为了他,上穷碧落下黄泉,跨进怎奈破生死轮回为了她,染红神殿,寂寥千百年他万物起由皆为她,他负尽天下定不辜负她~“喂,李总?这么晚有事吗?”。

一双漂亮的瑞凤眼隐藏在刘海之中,被那淡紫色的双眼睛微微一瞄,蝶舞都觉得自己的心跳有些加速。

“这是命令。”男人冷冷的说。

在绝望之际突然发现他们似乎起了内讧,至于原因它也弄不清,不过是个好机会,趁着这两个人内讧赶紧逃。

“王猛,你个混蛋,杀了你。”怒气冲冲的张良,拿着雷神杵向王猛劈去。

张良似乎感觉到那恶心的视线,不自觉的看向王猛,看着王猛那犹如母鸡保护小鸡的表情,手中神杵无意间一用力,将一只‘兽人’震的粉碎。

女人看着怪物伸出的手,脸色骤白,牙齿咬的咯咯直响。

蝶舞只好壮着胆子战战兢兢的走到了村口,一个巨大的石碑赫然立在路旁,王合村三个大字在手电光的照射下显得是那么的诡异,蝶舞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手电筒微弱的光芒射向前方,照在不远处一道房门之上,漆黑的木质大门犹如黑暗中看不见巨兽的大嘴,似乎想要吞噬着什么,殷红的液体从门缝中湍湍流出,隐约有女人的求救声传出······

蝶舞伸着脖子从后座探头向前看去,车前灯照亮的方向确实有一道深深的管道沟,又看到了旁边不远处的汽车,似乎是李总的,看来他也是在这里下车走进去的。

“诶?喂,李总?喂?”

“玄天。”

“什么人?”刺耳的声音响起。

妖艳的女人看着自己喜爱的一名爱将被秒杀不说,还有一个被虏走了尸身,气的直咬牙,但是它知道,不能轻举妄动,这两个人很强,它要做的是全身而退,向主人汇报这两个灵能者的事情。

强忍着开心和激动,将尸体送入自己的第三收纳空间“尾戒”之中。

“没看到前面修路嘛,劳您受累,下去走几步吧。”

刚刚捡起手机的蝶舞被这突兀的声音吓得再次将手机扔了出去。

“哐哐!”

左耳一只八卦耳钉连着银色的狐尾耳骨夹格外的耀眼,显得他纤长的脖颈意外好看。

“不会吧······”蝶舞摸索着透明的墙体,陷入了绝望,她很清楚这是进入某种结界了,毕竟她的父母是玄学届的教授,这点东西她明白的很,之所以绝望是因为她不会破结界。

粗略一看后,蝶舞似乎没有那么害怕了,也放心了不少,毕竟长得好看的人大多心地也是善良的嘛!

书评(156)

我要评论
  • 直以为&跟自己

    蝶舞一直以为这个可能是要出马设堂口的梦,还跟自己的好姐妹韩菲商量了堂口摆设以及如何宣传自己的事项。

  • 看了看&的定位

    蝶舞看了看漆黑的四周,又看了看手机上的定位,还差500米才到目的地,“师傅再往前开一段吧,离目的地有些远呢。”

  • 边打开&怎么来

    “叫人来,手机又关机,微信消息也不回,什么老板嘛!”蝶舞一边抱怨一边打开了手机手电筒功能:“李总怎么来这么偏僻的地方谈生意?”

  • 了起来&aby

    一股浓重的血腥味直传蝶舞的鼻翼,蝶舞站在原地犹豫了起来,她的直觉告诉她这里面很危险,可偏偏在这时电话又响了起来“画画的baby,画画的baby······”

  • 就在蝶&哑剧演

    就在蝶舞如同哑剧演员一样在结界周围疯狂寻找出入之时,三道人影映入眼帘,蝶舞大喜,挥动着手臂“我在这·····帮帮我······”

  • 的走到&然立在

    蝶舞只好壮着胆子战战兢兢的走到了村口,一个巨大的石碑赫然立在路旁,王合村三个大字在手电光的照射下显得是那么的诡异,蝶舞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 “这么&一句,

    “这么远?就算打车都要一个来小时吧。“梦蝶舞嘟囔一句,不情不愿的返回卫生间擦干身子,连头发都来不及吹,穿好衣服便赶往公司。

  • 来的电&···

    蝶舞被突如其来的电话声音吓得尖叫一声,下意识的将手机扔了出去,掉落在村碑石的后方,村子的里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