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女总裁的问话,班莮倩忍不住在心中嘀咕道,“明明是您不想被一群女人把门口给围的水泄不通才把这事儿推给我的吧。”不过想归想,她肯定不能这么说的,既然事已至此,她不过想归想,她肯定不能这么说的,既然事已至此,她早已在心中想好了说辞。。...
[!--newstext--]

书评(485)

我要评论
  • 两个选&脑袋。

    纹身青年皱着眉头,直接打消了袁策套近乎的想法,眯眼道,“小子,给你两个选择,你是自己过来一头撞死在我这板砖上呢,还是我们过来,用它砸烂你的脑袋。”

  • &知道如

    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如何得知他的名字的,但是,已经在这鱼龙混杂的燕京摸爬滚打好几年的他,知道如何应付现在的局面。

  • 燕京护&了出来

    深夜的燕京护城河旁,袁策对着河道大喊,吓的不远处两个幽会的小情侣落荒而逃,以为是哪家精神病院的病人偷跑了出来。

  • 调的女&谁?”

    看着手中的结婚证,那登记照上表情冷的犹如3.P空调的女子,袁策就想忍不住骂一句,“这他妈的到底是谁?”

  • 的,你&的嘲笑

    “白痴,难不成是吓傻了,流星,现在黑不溜秋的,你要编也编个像样点的。”纹身青年在同伴的嘲笑声中,对着袁策嗤之以鼻的说道,随后更是嘴角翘起,“看来,我有必要给你的脑袋开个光。”

  • 领,脸&一丝的

    只见他正了正身子,整理了一下雪白的衣领,脸上更没有露出一丝的慌乱。

  • 男子,&能看出

    袁策抬头,入眼的是三个穿着吊儿郎当的男子,那脸上怪异的笑容,怎么掩饰,都能看出不良青年的影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