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玉镶金吊坠好吗  墨玉襄金挂件  金镶墨玉戒指  金镶墨玉关公  和田洒金墨玉是什么  十二生肖金镶墨玉  鲁豫有约金墨玉  


 

 一个众人尽人皆知的放荡公子,吃吃喝喝嫖赌,无恶不作。虽在豪门,但心在江湖。想调戏有夫之妇,猥亵行为帮主女儿,道德败坏了江湖好多女儿清清白白,江湖中怨恨值长年第一,负着“江湖奸污令”,是的,是奸污令,只要你谁能奸污此人,可得黄金十万两!他仍在江湖风生水起,傲视飞翔的,周围热闹非凡,小家小户的人们都出门看这场宏大的迎亲。在两边兵士的阻挠下,才没拿出什么大乱子,看热闹的人也只能远远的看着,指手画脚的说着这“别开生面”的场面。不过这次也确实别开生面,这偌大的迎亲队伍,有红轿子,有大红马,却没有新郎!。

  在喜悦的吵闹中,迎亲队伍终于来到了叶家。大红轿子落下,在两个婆女的服侍下,唐琴慢慢的走出了轿子。透过红纱,看了一下叶家,果然十分气派,单单大门口的两座石玉狮子不知道耗费多少财力。朱红色的大门内,虽然看不到什么,一股大家族的气息油然的扑向了唐琴。这是其他家族不曾带给自己的压力,这就是洛阳第一大家族的气魄?站在门口,唐琴儿感受到了不一样的窒息。深深的屏了口气,顿感压力小了好多。

  “这个。。。你当然是我二嫂。。”回答了这一句,叶青枫就闭上了嘴巴。

  “这幅样子,不正是标准的纵欲过度的酒囊饭袋公子哥吗?”唐琴的心总算落了下来,自己的未来夫君果然如传说一般,想到自己以后悲惨的命运,唐琴一阵哽咽。是什么在撕裂?为什么会有撕裂的疼痛?唐琴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怎么了?但是清楚的知道,自己真的很痛苦!

  想起剑辰哥,唐琴的心中默然出现一丝暖流,转而又变成一股撕裂的疼痛!

  叶金夕露出胜利的笑容,向着叶夫人跪拜一下,便跑了叶夫人身后,“我的好好娘亲啊,你看我这个老婆怎么样啊?肯定能为我们叶家生出好多胖头娃娃的!”

  叶青枫眉头微皱,接着脸上又挂上了那种温柔笑容,“二嫂,我们走吧!”

  自己的手被他轻轻的握着,感觉好温暖,嗯?有点异样,唐琴低头一看,一行血从两人的手间流了下来。

  可是这次不同了,如果她真的偷跑了,恐怕唐家真的要覆灭了。叶家的势力实在太大了,只要稍微动动手指,唐家可以瞬间灰飞烟灭。

  叶金夕却兴趣盎然的打量着这素昧谋面的新娘子,虽然早听说祖母为自己找个一个老婆,原以为只是一个玩笑,没想到是真的

  在两个人的扶持下,叶金夕醉醺醺的走了过来,而在他身后,跟着一个大汉,古铜色的肌肤散发出力量的光辉,双眼炯炯神光,放佛靠眼神就能杀死弱者。

  “一拜天地”

  现在听着这个儿子竟然又搬出叶老夫人,叶战脸上阴晴变化,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算了,快给你母亲请安吧!”

  今天对于洛阳,确实是个大日子。因为今天是洛阳第一家族叶家二公子娶亲的日子。而赢娶的姑娘来自在洛阳家族中根本数不上号的唐家。和叶家接亲,对于唐家来说可以说家族历史上最重要的一件事了。就像蚂蚁榜上了一头大象,以后的日子唐家很定会发生质变的飞跃。而对于叶家,堂堂的二公子为什么要迎娶这个小家族的女子,原因就不得而知了,但至少可以看出来,叶家的二公子没有出现在迎亲的队伍中。。

  “好想逃出去!”唐琴的心在无尽的挣扎。逃婚对于她来说可以说是轻车就熟了,上次逃婚就是新郎迎亲之前逃跑的。当时是和一个和唐家差不多实力的家族公子定的亲,但唐琴讨厌那个家伙,所以在迎亲的前一夜,她逃了,逃到了司马剑辰那里。司马剑辰家境很普通,对于一心想要发展扩大家业的唐家来说,他显眼不合适当唐琴的夫君。可是,唐琴早已深深的爱上了他。唐琴不止一次的劝说他和自己私奔,但是司马剑辰放不下自己的父母,况且对于这种不合礼法的事情,司马剑辰内心也是抗拒的。

  连唐琴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当看到前方的叶青枫身体微微震了一下的时候,唐琴好像明白了,好像让这个冷静如水的叶青枫震惊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

  “这!”唐琴一阵气哭,到了如今,这个败家子竟然还能说法如此厚颜无耻的混账号,看来这个人果真无可救药了。

  “什么!?哼,竟然拿我和那些不干不净的女人相比?”唐琴听到这里,全身发抖,脸全白了,真想一拳打向这个畜生!

  叶金夕仍然满意的打量着新娘,这个时候,叶青枫轻轻的拉了下他的衣袖,然后目光一闪,叶金夕顿时意识到什么。感受到旁边一股怒气,叶金夕立即对着叶战跪下,“父亲大人,是夕儿糊涂,竟然忘了自己的终身大事,哎,如果奶奶知道了,肯定会使劲批评孙儿的。”

  周围叶家的人嘴角立即出现一种怪笑。虽然如今在叶家当年的是叶战,可是在叶战之上还有一位权势熏天的人物,那就是叶家老夫人。这个叶家老夫人十分不简单,据说年轻之后便和当今帝国皇帝的父亲闯荡天下,而当今的皇帝见到叶老夫人也要恭敬的问候。而在叶家,叶老夫人最疼爱便是这个吊儿郎当的败家二公子,仗着老祖母的宠爱,叶金夕才如此无法无天,甚至叶战,也不敢管教叶金夕。不然,这个儿子只要在叶老夫人身前胡言乱语一番,叶战就吃不了兜着走了。曾经,叶老夫人为了叶金夕这个孙儿可是绝食三天,吓得叶战在门外跪了足足一天,才让老夫人开口吃饭啊。。

书评(167)

我要评论
  • &上了嘴

      “这个。。。你当然是我二嫂。。”回答了这一句,叶青枫就闭上了嘴巴。

  •   “&大,这

      “你懂什么?这是叶家家大势大,这唐家只是个几十人的小家族,对于这种小家族根本不用小少爷来迎接,可见魄力!”

  • ,二哥&道。

      “回父亲,二哥正在换衣服,马上就来!”叶青枫低头回道。

  • 只能嫁&坚持多

      “是的,剑辰哥哥,但我没有办法,为了唐家,我只能嫁给他,我只有嫁给他!”留下这句话,唐琴儿快步逃开了。她不敢回头,因为她不能确定自己能在司马剑辰的嘶吼中坚持多久。。

  • 琴满肚&化作眼

      “混蛋!那个混蛋!”此刻在大红轿子中,断断续续的低骂声从头红下响起,然后一滴一滴的眼泪落到了新娘子胸前火红的绸纱上。唐家三小姐唐琴满肚子的委屈只能化作眼泪来作为此刻的发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