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卸甲兵王  秦渊兵王卸甲枭雄  兵王卸甲小说完整版  兵王卸甲秦渊  兵王卸甲秦渊笔趣阁  兵王卸甲秦渊月下吟  兵王卸甲免费全文  兵王卸甲免费完本全文  兵王卸甲全集免费txt下载  兵王卸甲秦渊全文免费阅读  


 

 《战魂卸甲》是一本都市战魂小说,主要原因讲诉了秦渊苏倾月之间的爱情故事,秦渊是华夏国特种兵中的特种兵里面的战魂,所中执行的任务都是最非常危险的,但一次任务,秦渊在别国开枪射击了,最后没办法只开出兵籍。看秦渊在退伍之后会在都市中卷过怎样的风浪。“你抢了劫还想走?”中年人双手拽着秦渊,一副咬牙痛恨的样子。秦渊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自己好心帮他夺回钱包怎么就变成抢劫犯了?“你脑子有病吧,谁抢你钱包还看不清楚?”秦渊脸色微冷说道。其实中年人还真没看清楚是谁抢他的钱包,因为黑影的动作实在太快了,等他反应过来时早就跑出十几米外。“钱包在你手上,不是你抢的还有谁?”中年男人恶狠狠说道,抓住秦渊的手始终不肯放。“无聊,钱包是我帮你拿回来的,爱信不信,放手!”秦渊当真有些怒了,好心当作驴肝肺,这是什么世道?“我不管,就算不是你抢也是他的同伙,走,跟我去警察局,你这种人我见多了。”中年人一口咬定秦渊就是抢劫犯,死活不让他走。看着眼前那张丑恶的嘴脸,秦渊真恨不得一拳轰过去。“呜呜!”就在这时,警鸣声突然传来,很快一辆警车停靠在秦渊他们旁边,刚才中年人喊抢劫时就有好心人报警,没想到速度来的这么快。“怎么回事?谁被抢劫?”从警车走下来的不是小说中经常出现的美女警花,而是一个一脸威严的大汉,年龄大概三十岁,留着一个板寸头,看起来很精神。“警察兄弟,你来的正好,这就是抢劫犯,快抓他。”富态中年人急忙说道。大汉依旧面无表情,语气有些冷说道:“警察抓人是要讲究证据的,不能仅靠你的片面之词。”听到大汉质疑他的话,中年人顿时不高兴了,旋即叫嚣说道:“我是豪龙集团的董事长蔡光新,你们局长是我的朋友,我说他是抢劫犯他就是,你只要抓他回去就行。”大汉目光一冷,不为所动说道:“就算我们局长在这也得按照程序办事,你有什么要说的?”最后一句话他是对秦渊说的。秦渊手臂一震,直接将蔡光新的手给震开,微怒说道:“我不是抢劫犯,他的钱包是我从那人手中夺回来的。”对于这个大汉警察,秦渊还是升起一丝好感,至少他不畏惧蔡光新的身份压迫。“胡说,他一定是同谋,不然怎么钱包抢回来了那人却跑了?”蔡光新大声说道。“饭可以乱吃,可话不能乱说,你看我这身打扮,还稀罕你钱包那几个臭钱?”秦渊满脸不屑说道。他身上这身衣服是今天早上买衣服时试穿后一直没脱下来,别看衣服款式很简单朴素,可若是识货的人一定知道,没几万块绝对买不下来。“切,街边几十块的衣服也好意思拿出来说,我看你是没见过真正的名牌衣服,穷逼!”蔡光新冷哼说道。大汉的脸顿时露出为难之色,当下环顾四周,看看周围有没摄像头或者路人看到事情的经过。突然间,一个穿着一条素色连衣裙的女孩走了过来,女孩大概十五六岁,小脸精巧别致,扎着两束马尾垂在肩上,可爱之极。她似乎有些怯生,头微微低着,然后发出银铃般的声音说道:“警察叔叔,我看到了,这位大哥哥是好人,是他打跑坏人的。”“笑话,街道的灯光这么昏暗,你怎么能看清楚,莫非你也是他们的同伙?”蔡光新嗤笑一声说道。听到中年人的话,小女孩惊恐地往后倒退几步,不过嘴里却倔强说道:“小依才不是,我明明就看得很清楚。”“你真不要脸!”秦渊这回真的愤怒了,拳头猛地一握紧,杀机毕露!他可以容忍蔡光新污蔑他,可是却不能容忍他污蔑一个天真善良的小女孩。似乎察觉到秦渊眼中的杀意,大汉表情微微一愣,他从未感觉过这么凌厉的杀意。“我也看到了,这位小兄弟他是见义勇为的好市民。”一个遛狗大妈走上前来说道。“没错,我也看得很清楚,是他从那人手中抢回钱包的。”又有一个路人站出来说道。一时之间,围观的路人纷纷七嘴八舌,全都证明秦渊不是抢劫犯,其实他们绝大部分人都没看到,有的甚至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之所以这样是完全因为看不惯中年人那丑恶的嘴脸。“你……你们——”蔡光新气得结舌,他就算脸皮再厚也不敢说这里的人都是同伙,说出来也没人信。“好了,既然这是个误会,那就这样算了,你们两个,记录一下信息就可以离开。”大汉指着秦渊和中年大汉说道。。

《兵王卸甲》中主要人物是秦渊苏倾月,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这里提供秦渊苏倾月小说阅读。秦渊苏倾月小说内容精选:一时之间,围观的路人纷纷七嘴八舌,全都证明秦渊不是抢劫犯,其实他们绝大部分人都没看到,有的甚至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之所以这样是完全因为看不惯中年人那丑恶的嘴脸。

“咯咯,小混蛋居然也会害羞啦,果然长大了。”叶云曼媚眼横飞说道,看到秦渊如此窘态,她似乎非常开心。这一笑,胸前顿时波涛汹涌,颤颤巍巍,看得秦渊眼珠子都快掉下来。这是享受,也是折磨啊!秦渊索性埋头吃饭,装作什么没看到也什么没听到,再这样下去,他真不敢保证自己能够忍住叶云曼那撩人的诱惑。见到秦渊吃瘪,叶云曼眼底闪过一抹狡黠异样,不过也没继续撩拨秦渊,她知道什么时候该适可而止。“对了,跟你说件正事,明天晚上我公司有个酒会,推脱不了,所以你陪我一起去吧!”叶云曼整理了下有些散乱的衣服说道。“我去那干嘛?”秦渊放下手中的筷子疑惑问道,见叶云曼将衣服整理好,这才敢抬眼看着她。“当然是做我的男伴啦,一个女人参加那种酒会,没个男伴很丢脸耶,其他男人小姨又看不上,你不会这样都不肯帮小姨吧?”叶云曼笑脸嘻嘻说道,满脸期待地看着秦渊。秦渊自然不想让叶云曼失望,可是当男伴这种事似乎有些不太合适,毕竟从关系上来说,叶云曼是他的小姨,尽管他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这个似乎不太好吧?”秦渊小心翼翼说道。“哪里不好了,这点小忙都不肯帮,亏小姨平时还对你这么好,你说,你是不是嫌小姨老了,你这个没良心的小混蛋!”叶云曼激动说道,双眸顿时噙着泪花,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我见犹怜。秦渊立刻慌了,他没想到叶云曼反应这么激烈,急忙说道:“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去就是了,再说谁敢说小姨你老我第一个跟他急,你看起来明明就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女好不好。”秦渊说的是真心话,叶云曼今年已经二十九岁,可是一点也不显老,无论是身材还是脸蛋都保养的很不错,俨然如同一个十八岁的花季少女,只不过身上有种风韵成熟的气质,魅力更是被无限放大,这样的女人,很难有男人可以挡住她的诱惑。“真的?”叶云曼眼前一亮说道。秦渊很肯定地点着头,“当然是真的!”“咯咯,真好,算小姨没白疼你,来,啵一个!”说着,叶云曼还真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走到秦渊面前,俯下身在他侧脸蜻蜓点水般亲了一下。秦渊的脑袋再次当机,这算什么回事,怎么说亲就亲呢?“小混蛋,你自己慢慢吃吧,我先回卧室挑选明天晚上要穿的衣服,你可不许耍流氓偷看哦!”叶云曼吃吃一笑,不理会还没回过神来的秦渊,扭着性感的小蛮腰走向卧室。秦渊的身体顿时打了一阵激灵,本来他都没想过要偷看,可叶云曼这一提醒,不摆明在诱惑他要过来偷看么?“哦,还有件事忘记说了。”在走到卧室门口,叶云曼突然扭过头来说道。“什么?”秦渊下意识问道。“我也没穿内裤。”秦渊身体一晃,差点没从凳子上摔下来,老天啊,收了他这个妖孽的小姨吧!小姨卧室的门当真没有关上,听着里面传来细细碎碎的声音,秦渊顿时心猿意马,脑海中自动浮现出一副副香艳喷血的画面。草草吃完饭,秦渊觉得有必要当浴室冲个冷水澡冷静一下,若是一直呆在大厅,他真不敢保证会不会做出一些禽兽事情来。一夜无眠,秦渊从未觉得躺在床上是一件如此煎熬的事,差不多天亮的时候他才不堪困意睡着了。等秦渊醒来的时候已是中午,发现叶云曼不在,留下一张小纸条在桌上,大意是说她出去有事要办,午饭让秦渊自己解决,末尾还不忘画上一个可爱的笑脸。秦渊看完小纸条后轻轻一笑,然后拿到卧室里放好,尽管是张小纸条,他也不舍得扔,因为这是小姨写给他的。秦渊对吃基本没什么要求,只要填饱肚子就行,当年在国外执行任务的时候,吃树叶树根是常有的事,因此他在冰箱拿出一条面包直接啃了起来,午饭就算解决了。此时正值八月份,夏城的太阳十分毒辣,秦渊不想出门,只好选择在别墅内活动身体,他已经好几天没锻炼,感觉身体都快生锈了。曾经身为军人,秦渊每时每刻都必须保持巅峰状态,因为他不知道下一秒他是否会被派去执行危险任务,只有时刻保持最佳状态,他才能保证完好活下来。

“你抢了劫还想走?”中年人双手拽着秦渊,一副咬牙痛恨的样子。秦渊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自己好心帮他夺回钱包怎么就变成抢劫犯了?“你脑子有病吧,谁抢你钱包还看不清楚?”秦渊脸色微冷说道。其实中年人还真没看清楚是谁抢他的钱包,因为黑影的动作实在太快了,等他反应过来时早就跑出十几米外。“钱包在你手上,不是你抢的还有谁?”中年男人恶狠狠说道,抓住秦渊的手始终不肯放。“无聊,钱包是我帮你拿回来的,爱信不信,放手!”秦渊当真有些怒了,好心当作驴肝肺,这是什么世道?“我不管,就算不是你抢也是他的同伙,走,跟我去警察局,你这种人我见多了。”中年人一口咬定秦渊就是抢劫犯,死活不让他走。看着眼前那张丑恶的嘴脸,秦渊真恨不得一拳轰过去。“呜呜!”就在这时,警鸣声突然传来,很快一辆警车停靠在秦渊他们旁边,刚才中年人喊抢劫时就有好心人报警,没想到速度来的这么快。“怎么回事?谁被抢劫?”从警车走下来的不是小说中经常出现的美女警花,而是一个一脸威严的大汉,年龄大概三十岁,留着一个板寸头,看起来很精神。“警察兄弟,你来的正好,这就是抢劫犯,快抓他。”富态中年人急忙说道。大汉依旧面无表情,语气有些冷说道:“警察抓人是要讲究证据的,不能仅靠你的片面之词。”听到大汉质疑他的话,中年人顿时不高兴了,旋即叫嚣说道:“我是豪龙集团的董事长蔡光新,你们局长是我的朋友,我说他是抢劫犯他就是,你只要抓他回去就行。”大汉目光一冷,不为所动说道:“就算我们局长在这也得按照程序办事,你有什么要说的?”最后一句话他是对秦渊说的。秦渊手臂一震,直接将蔡光新的手给震开,微怒说道:“我不是抢劫犯,他的钱包是我从那人手中夺回来的。”对于这个大汉警察,秦渊还是升起一丝好感,至少他不畏惧蔡光新的身份压迫。“胡说,他一定是同谋,不然怎么钱包抢回来了那人却跑了?”蔡光新大声说道。“饭可以乱吃,可话不能乱说,你看我这身打扮,还稀罕你钱包那几个臭钱?”秦渊满脸不屑说道。他身上这身衣服是今天早上买衣服时试穿后一直没脱下来,别看衣服款式很简单朴素,可若是识货的人一定知道,没几万块绝对买不下来。“切,街边几十块的衣服也好意思拿出来说,我看你是没见过真正的名牌衣服,穷逼!”蔡光新冷哼说道。大汉的脸顿时露出为难之色,当下环顾四周,看看周围有没摄像头或者路人看到事情的经过。突然间,一个穿着一条素色连衣裙的女孩走了过来,女孩大概十五六岁,小脸精巧别致,扎着两束马尾垂在肩上,可爱之极。她似乎有些怯生,头微微低着,然后发出银铃般的声音说道:“警察叔叔,我看到了,这位大哥哥是好人,是他打跑坏人的。”“笑话,街道的灯光这么昏暗,你怎么能看清楚,莫非你也是他们的同伙?”蔡光新嗤笑一声说道。听到中年人的话,小女孩惊恐地往后倒退几步,不过嘴里却倔强说道:“小依才不是,我明明就看得很清楚。”“你真不要脸!”秦渊这回真的愤怒了,拳头猛地一握紧,杀机毕露!他可以容忍蔡光新污蔑他,可是却不能容忍他污蔑一个天真善良的小女孩。似乎察觉到秦渊眼中的杀意,大汉表情微微一愣,他从未感觉过这么凌厉的杀意。“我也看到了,这位小兄弟他是见义勇为的好市民。”一个遛狗大妈走上前来说道。“没错,我也看得很清楚,是他从那人手中抢回钱包的。”又有一个路人站出来说道。一时之间,围观的路人纷纷七嘴八舌,全都证明秦渊不是抢劫犯,其实他们绝大部分人都没看到,有的甚至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之所以这样是完全因为看不惯中年人那丑恶的嘴脸。“你……你们——”蔡光新气得结舌,他就算脸皮再厚也不敢说这里的人都是同伙,说出来也没人信。“好了,既然这是个误会,那就这样算了,你们两个,记录一下信息就可以离开。”大汉指着秦渊和中年大汉说道。

书评(373)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