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车祸,父亲溺毙,已婚夫消失了。她厚颜无耻找上前任,死缠又烂打。订婚礼,她凤冠霞帔,却终是他眼中不可以宽恕的罪人。结婚了宴,新娘也不是她,新郎将她扑到,劈头盖脸云里听得云。“不会的……不会……”。

砰……

叶冰离弯腰打量痞笑男人,看清他泾渭分明的眸,倏地挑起唇角露出梨涡。

一场连环车祸,她父亲溺死,未婚夫死得不明不白。

可她似乎周身力气被抽走,叶冰离在她手下屁事没有。

“二少,今晚别走。”

“不会的……不会……”

“不!日濡!”叶冰离张牙舞爪反抗,但还是被保安拖行离开手术室。

可眼前这男人却顶着与戚日濡相似的面容,而带着戚月染的不良习性。

头顶白灯持续发亮,但远不及手术中三个字刺眼。

她呲着艳红的嘴,飞身骑在叶冰离身上,死死掐住她脖子。

七八个挂着厚重粉的美女,扭腰离去。

“让保安把她轰出去!百奇集团旗下所有场所,她都不得踏入半步!”戚美惠呲牙裂嘴咆哮。

戚月染抬头,看不清她面容,越发勾起强烈好奇心。

这戚月染住院俩月,出院一月,却像变个人似得,雷厉风行拿下大小近百个单子,手段无人知晓。

她心急寻找戚美惠,伸手苦苦哀求:“阿姨,我要见日濡,你让我见他最后一面,阿姨!”

兄弟俩之前容颜性格大相径庭。

“啊?哦,是冰灵,头牌冰灵。”甘以微摸额角碎发讪笑,挑眉示意叶冰离快离开。

戚月染彻底醒酒,斜睨床上面如白纸的叶冰离,提拳愤恨离去。

病房内两张床,两个人,一个身上插满管子,一个身上盖着白布,那是她可怜的两个孩子。

楔子

2021-04-26

书评(398)

我要评论
  • 一面,&”

    她心急寻找戚美惠,伸手苦苦哀求:“阿姨,我要见日濡,你让我见他最后一面,阿姨!”

  • &三次被

    她瘫软的身子第二十三次被保安丢出去,直直砸在水泥地上,闷响加上头顶闷雷,炸响在她耳边。

  • &而降,

    瞬时,豆大雨珠从天而降,洗去她破烂四肢上的鲜血,打湿她瘦弱身体,比落汤鸡更不堪。

  • 高跟鞋&门,这

    她气恼地抄起地上的高跟鞋狠命砸向叶冰离,正中她脑门,这才稍稍解气。

  • 白脸上&有额头

    恍如隔世的叶冰离在保安拖她胳膊时,猛然回神。她苍白脸上遍布泪痕,只有额头被砸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