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父亲逼得去问要天价彩礼,却被未婚夫半夜里被抛弃荒野。唯一深爱的姐姐,在同一天用一张张艳照让她被赶出家门。无助之下,一门心思求死,一个神秘的的男人从天而降,明明不给她死出生在一个落魄的豪门,没有光鲜亮丽的外表,没有疼她爱她的父亲、母亲,有的只是一个住进ICU病房急需等着她拿钱救命的姐姐。。

姐姐为了救自己,却可以出卖她。

经常欺负她的妹妹,也是叶永宏最宠溺的小女儿——叶佳佳从房间出来,倚在楼梯栏杆上,不屑地哼了声:“回来了?这次又是跟哪个男人睡的?衣服都换了一身,还全都是大牌,也不知道是哪位金主这么乐意给你掏钱。”

“穿破鞋的,滚吧,我可不想你连累我们叶家。这么多年,真是受够你了!吕修杰有洁癖,最讨厌女人背着他干这种龌蹉的事情,偏偏你还自找苦吃。”

撕裂的心已经无法愈合,在这个永远只有痛苦的家里多待一刻,她就觉得自己痛苦多一分。

不管怎么说,叶星凝还是无法相信姐姐会背叛她的事实:“叶佳佳,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鬼话?”

楼下的吴婶正在做饭,想拦都拦不住。

刚刚在抱这个女人的时候,明显察觉到女人在昏迷中潜意识地缩紧身体保护自己,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还是在演戏?玩欲擒故纵的戏码?

没想到,叶永宏对她姐姐的事情只字不提,尤其在“钱”这个字眼上咬的特别特别的重:“钱要回来了吗?”

贱,真贱。

司机兼全能助手的顾飞看到韩雨泽满身的血渍,紧张坏了:“少爷您怎么了?怎么全身都是血?怎么不去做检查?”

一旁看笑话的叶佳佳,得意扬扬地打断她。她的话,字字像毒刺一般扎在她的身上,有多痛,就有多清醒。

“我没事,是昨天那个女人被我撞了!”相比之下,韩雨泽十分冷静,眉头一直紧锁着,双眼露出凌厉的光芒,随手将一串钥匙递到他跟前,“去把我的车查一查,看看有没有被人装定位器。这个女人,很可疑!”

出来的时候,吴婶已经给叶星凝处理好额头上的伤口,残留在大半边脸上的血迹被清理干净,叶星凝受了点暖气,脸颊开始泛起阵阵红晕。

此刻的叶星凝坐在奢华的迈巴赫内,无比忐忑,因为她知道,她和身边男人的婚姻,是父亲亲手策划的一场商业联姻。

鼻子酸酸的,眼泪感动到不争气地就掉了下来,在自己家生活了二十几年,从来没有哪一天享受过这个待遇。

丢下这么一句话,转身就上楼进卧室洗漱。

韩雨泽怎么都没有想到,竟然有女人不顾自己性命地朝着他扑过来:“疯了!疯了!你这女人疯了!”

叶星凝并不知道,她在一夜之间得罪了一个在A国能够只手遮天的大佬——盛世集团总裁,韩雨泽。

旁边的叶佳佳好不得意,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堆垃圾一般厌恶:“你知道这满地的照片是谁给我的吗?就是你那个好姐姐,要不是她大义灭亲,及时将你的事情告诉了爸,爸也就不会出那么昂贵的医药费,给她治病了!”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不知道装得有多清纯,没想到竟是个破鞋。”

第4章 逃离

2021-04-27

第4章 逃离

2021-04-27

第23章 背叛

2021-04-27

第23章 背叛

2021-04-27

书评(263)

我要评论
  • 墅已经&好衣服

    回到别墅已经是凌晨1点,吴婶早早地睡下,听到客厅里面有动静,连忙穿好衣服出来看看。

  • 鼻子酸&从来没

    鼻子酸酸的,眼泪感动到不争气地就掉了下来,在自己家生活了二十几年,从来没有哪一天享受过这个待遇。

  • 叶星凝&人睡在

    叶星凝看着散了一地的她跟各种男人睡在一起的照片,这才明白,为什么吕修杰会对她做出那般极端的举动。

  • ,她还&颤栗着

    被人如此羞辱,她还颤栗着花光自己所有的勇气,说这么一句毫无尊严的话。

  • 撕裂的&待一刻

    撕裂的心已经无法愈合,在这个永远只有痛苦的家里多待一刻,她就觉得自己痛苦多一分。

  • 一条狗&,叶星

    想到自己因为一些莫须有的诬陷,让她在吕修杰面前连一条狗都不如,叶星凝十分气愤:“照片里的人不是我,这些男人我都不认识,分明是PS高手P进去的。”

  • !你这&格吗?

    “闭嘴!你这副不知廉耻的样子,还想知道你姐姐在哪?你有这个资格吗?”

  • 并不知&道,她

    叶星凝并不知道,她在一夜之间得罪了一个在A国能够只手遮天的大佬——盛世集团总裁,韩雨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