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意不曾减  


 

 第一次朋友见面,她小心以及维护着他做为萝莉控的骄傲和自尊心,而他被她这样一场误会却乐在其中。第二次朋友见面,她是一朵盛开的白莲花,对曾被抛弃自己的父亲面前言听计从,对豪无感情的妹妹一辆越野车开过来,车速慢得像一只装甲大王八。。

看着屏幕上的定位,赖小只扬起眉,笑笑:“我的天,眠生这小媳妇挺有劲啊,自己扛着行李走那么远去按脚……不对啊,他又没见过她,他怎么知道他找到的人就是……”

林眠生垂眸想了想,发动了车子,转进主干道,悄无声息地从背后接近街边的人。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娘?”

从车上下来的人向她走过来,在她的注视里自然地接管了她的行李,走了两步又回头看一动不动的她,目光淡漠。

看着屏幕上的定位,赖小只扬起眉,笑笑:“我的天,眠生这小媳妇挺有劲啊,自己扛着行李走那么远去按脚……不对啊,他又没见过她,他怎么知道他找到的人就是……”

他开得极慢,到她身边的时间,足够她来回过好几趟马路,可她却盯着信号灯跳转了好几轮也没有迈开步子。

“你的小未婚妻胆子够肥的啊,凌晨一点敢一个人到处瞎跑……”辜战顿了一下,生出了猜想,“这么没有危机意识,怕是长得不咋地。”

两个人之间突然微妙起来的气氛,反而让举止奇怪的人感到困惑,看着千浅问道:“怎么了?”

陪着她傻站了一会,他在她身后不远的地方停下来,发了两条短信。

“你的小未婚妻胆子够肥的啊,凌晨一点敢一个人到处瞎跑……”辜战顿了一下,生出了猜想,“这么没有危机意识,怕是长得不咋地。”

机场附近,上一班飞机的乘客很快就散了,留下更加寂寞的街道,红色的信号灯没意义地跳着。

千浅侧目看身边的男人,纵然她想象过她那个所谓的未婚夫的样子成千上万遍,也绝没想过他会是一个长得冷冷清清却能面不改色地对她说他怪害怕的人。

“滚滚滚!”赖小只没好气地关了辜战的频道,专心和第三方交流,“你们在哪?”

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千浅挤出完整的形容词,林眠生仍是那副看不出喜怒的样子,轻轻吐出两个字。

“讨厌。”

“车呢?”

不过,她对他的判断确实有些武断,毕竟她与他也只是见过一面,只凭只言片语就将他划为伪娘的队伍的确不太慎重。

“哟,生气了?”辜战倒车躲着赖小只,赖小只越恼他越容光焕发,“可别,生气会影响术后恢复的,万一,我是说万一还得再来一刀,是不是得不偿失了?”

接机,接机……机。机!

“你**!”

书评(168)

我要评论
  • &,连未

    诶……赖小只打了个哈欠,眠生这家伙也真是的,连未婚妻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就带他们过来接机,这能接到机么?

  • 起手机&吉普停

    千浅收起手机,回头,一辆看起来很不好惹的大吉普停在她的身后。

  • 也低头&冷漠又

    回头去看拎着她背包的林眠生,不料对方也低头看她,表情又冷漠又严肃。

  • 林眠生&的冲击

    林眠生似是看不见她的冲击,晃了晃手里的钥匙问道:“你想走路还是坐车?”

  • 越恼他&”

    “哟,生气了?”辜战倒车躲着赖小只,赖小只越恼他越容光焕发,“可别,生气会影响术后恢复的,万一,我是说万一还得再来一刀,是不是得不偿失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