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看到花开的过程  梦自己种的花开了  梦如花开歌词  为梦花开作文  梦花开伴奏  梦满山花开  梦花开歌词  


 

 《缘梦花开》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原因讲诉薛慕白,褚丽雯,周迪,董宪立之间的故事。缘梦花开约17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薛慕白有些火了,抓起脑袋底下的枕头,朝他丢了过去,口中嘶吼道:“给我滚!”

在带着对双亲的羞惭感中,薛慕白登上了南下的火车的。妈妈将薛慕白送到了车站,在薛慕白上车之前,又在薛慕白身上塞了一百块钱散钱,她解释说:“路上多买点好吃的。有点东西吃,坐车也就不再烦躁。”薛慕白不便推辞,只好收下,心里却又是一阵阵的酸楚。

想了很久,薛慕白将这些碎条装在一个纸篓之中,一个人去了村口的小河畔。这条小河,曾经承载了薛慕白太多的心事。

在公园里逛累的时候,薛慕白看着她坐在长廊上,嘴里咬着吸管,将奶茶饮进肚里,修长的双脚,俏皮的荡来荡去,散开的秀发,如同午后散霰的日光般散乱。那时候,薛慕白看着她,心底总是一阵阵的迷乱。

薛慕白回到宿舍的时候,王峰岳已经不在宿舍了,严子厚已然深深的睡着。他不禁好笑:“他那身肥肉,可不就这样养出来的?”严子厚人如其名,长着厚厚的肥肉,这让薛慕白想起了褚丽雯曾经给薛慕白发来的一个有趣短信,她说她室友之中,有一个肥胖妹,一次她隆重其事的宣布要减肥,褚丽雯毫不客气的泼了她一盆冷水:“减肥减肥,越减越肥。”让薛慕白忍不住“噗嗤”一笑。

“不好意思,来晚了一步。”欧佳有些气喘,想是刚才跑得有些急,红着脸和薛慕白说道。然后她又拉过和她一起来的女孩,笑着跟薛慕白介绍:“这是我最好最好的好朋友,吴佳瑶,也想出去做兼职的。”

褚丽雯似乎有些失望,却一句话也没说,小心翼翼的将照片用一张手帕包裹好,递到薛慕白手上,嘱咐薛慕白要保护好它们。

当她讲完最后一张照片的故事后,她明亮的眸子望着薛慕白,柔动的眸光,彷如流动的水流,淡淡的跟薛慕白说道:“这些照片,记录着我过往的一切,我把它们全送给你,你应该明白我的心意了?”

“五一”长假很快就过去了,薛慕白收拾行李包,准备回学校了。薛慕白默默的收拾行李,母亲如同往常一样,在薛慕白耳边絮絮叨叨,告诫着薛慕白该注意的一切,不时往薛慕白行李包中塞一些衣物或者生活品。我们有拦着薛慕白妈妈,尽管行李包已经鼓起来了。薛慕白知道,妈妈往行李箱中塞得,都是她对薛慕白的关心。

人人都说,初恋因为它的纯真,没有任何的色彩,所有美好,最让人怀念。然而,在褚丽雯身上,薛慕白却没有感受到任何初恋的美好,恰恰相反,她让薛慕白感到难言的沉重感。

那时的薛慕白,对哥哥的话很不服气。当薛慕白逐渐成长之后,薛慕白才明白,为什么哥哥每次在妈妈和奶奶吵架的时候,从来都是谁也不帮,他每次都是将奶奶扶走,再把妈妈安慰好。

整整一天,薛慕白都没有心情上课,一遍遍的发着短信,想要问清楚她,到底是什么样的态度?等待永远都是最让人煎熬的,尤其是没有期限的等待。薛慕白发出的每一条短信,都如泥牛入海,这就让薛慕白很是忐忑:她难道根本就对薛慕白没有意思?难道是薛慕白会错了意?可就算是要拒绝薛慕白,也应该给薛慕白一个回信吧?

他见薛慕白真的发火了,不由得耸了耸肩,苦笑着说:“不就随口开个玩笑嘛,至于发这么大的火吗?”

谁想夏晓伟仍是不依不饶,坐在薛慕白床沿,跟薛慕白嬉笑道:“想不到小白哥平时看着挺严肃,想不到竟有些重口味,喜欢比自己大的女生!”

正当薛慕白出神的时候,父亲推门走了进来。他塞到薛慕白手上3000多块钱,跟薛慕白说:“收好了,下半学期的生活费。”他再三叮嘱:“省着点用啊,别乱花钱。”在他把钱塞到薛慕白手上的时候,薛慕白突然发现,那是一双枯槁、粗糙的手,无论是手心还是手背,都留下了深深的风霜的痕迹。

确定恋情之后的日子,除了每天多见了些面之外,并没有什么不同。每天晚上,薛慕白送她回女生寝室,并肩走在一起,漫不经心的聊着各种话题。薛慕白能清楚地觉察到,她的手臂有意无意的和薛慕白的胳膊碰来碰去。直觉告诉薛慕白,这是她的信号,她希望薛慕白能牵着她的手,可是,每次薛慕白鼓起勇气,想要握住她的手的时候,脑海里总是回想起一些薛慕白不愿意想起的事情,以及那张薛慕白无法忘怀的面孔,终究让薛慕白没有勇气去牵着她的手。

可是她很久都没有反应。薛慕白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着她,但见她白净的几乎透明的脸颊,此时浸满了血色,显然,她也被薛慕白突然的告白弄得手足无措,两只手不由自主的攥紧了衣角。

书评(204)

我要评论
  • 慕白有&吼道:

    薛慕白有些火了,抓起脑袋底下的枕头,朝他丢了过去,口中嘶吼道:“给我滚!”

  • 的将照&薛慕白

    褚丽雯似乎有些失望,却一句话也没说,小心翼翼的将照片用一张手帕包裹好,递到薛慕白手上,嘱咐薛慕白要保护好它们。

  • 的时候&等着她

    当这些话说出口的时候,薛慕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急剧的心跳,羞赧的低下了脑袋,像一个等着行刑的死囚犯,等着她的回复。

  • 一张张&。她很

    “这些照片,记录着我的点点滴滴”,她指着这些照片,一张张的跟薛慕白介绍这些照片拍摄的时间和拍摄背后的故事。她很细心的跟薛慕白讲解,如数家珍一般,每一个细节都没拉下。

  • 的套动&亵渎,

    幻想着褚丽雯诱人的胴体,用手上下的套动着下体。吃力的将那些白色物事排出体外,享受一时的快感。薛慕白又恼恨起自己的龌龊,对褚丽雯的亵渎,竟反手给了自己一个巴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