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冷千雪这个样子,不明白为什么,穆凡奇的心却不由自主的刺痛了一下。“你但是冷千雪吗?我认识了的那个冷千雪可也不是这样的!她很悲观开朗活泼,也从来不不反讽别人,更为会践“你还是冷千雪吗?我认识的那个冷千雪可不是这样的!她很乐观开朗,也从来不讽刺别人,更加不会践踏自己!”穆凡奇叹了叹气说道,他的脸上露出了惋惜和心疼之情。。...

看到冷千雪这个样子,不知道为什么,穆凡奇的心却不由自主的刺痛了一下。

“你还是冷千雪吗?我认识的那个冷千雪可不是这样的!她很乐观开朗,也从来不讽刺别人,更加不会践踏自己!”穆凡奇叹了叹气说道,他的脸上露出了惋惜和心疼之情。

看到穆凡奇这个样子,冷千雪不由得心里一愣,难道这个男人以前认识她?

“以前的冷千雪那个冷千雪已经死了,是被人活生生的逼死了!”冷千雪冷冷的说道。

这些话让穆凡奇不由得一愣,他的心好像被楸住了一样,顿了顿,他温柔的说道:“冷小姐,我知道,最近可能发生了很多的事情让你难以接受,我相信,总有一天,事情会真相大白的,不要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好吗?”

冷千雪奇怪的看着他,没想到对方竟然说出这样的话,这好像是一个朋友的安慰一样。听到这里,冷千雪脆弱的心终于忍不住了,她的眼睛变得通红起来。

“你认识我吗?为什么你会那么相信我?现在外面的人肯定会说我很多的坏话,肯定觉得我是个坏女人,可是你为什么认为我不是呢?”

“我不认为一个可以经常去孤儿院看那些孩子,过马路还会帮助老人的女人,会是别人说的那样不堪,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别人说的再真实,也有可能是假象!”

听到这话,冷千雪彻底吃惊了,这个男人怎么会知道她做过的事情呢?他究竟是谁?

她努力的去回忆,可是不管怎么努力,还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看着穆凡奇的神色,她不由得皱了皱眉。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对我所做的事情那么清楚?”冷千雪不由得更加的警惕了,在不了解别人的时候,她是不会再那么轻易的上当了。

“既然你想知道,那就告诉你,我叫穆凡奇,就是你曾经帮助过的一个老奶奶的孙子。也许你已经不记得我了,但是我对你记忆犹新!”穆凡奇淡淡的笑道。

穆凡奇的话再一次勾起了冷千雪的回忆,她有些记起来了。当初有一处,她送一个老奶奶回家,然后看到那个老奶奶的孙子却是在家埋头看书,然后就被冷千雪大骂了一顿。而她则是帮那个老奶奶整理了一下东西,然后才离开那里的。

她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在这个地方再一次遇到那个男人。想到这里,冷千雪露出了一种复杂的笑容。

“想当年我骂了你一顿,现在你的机会来了,如今我落到这样的地步,你怎么讽刺我都可以,我不会还口的!”冷千雪看着眼前的男人,冷笑道。她已经做好了准备,她还记得当初她骂这个男人的时候,男人是有多么的不满。

“我怎么会骂你呢,当初要不是你骂醒我,我还不知道自己做错了很多事情。可以说,是你拯救了我,可是你呢?你怎么会变成这样?看到你这样,我真的很难过!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不平衡,很难受,听我的话,我帮你找个心理医生,她是我的朋友,她会帮到你的!”穆凡奇劝道。

“好吧,那我听你一次!”

冷千雪想不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一个人在关心她,她也不好意思再拒绝对方的好意了。看着他淡淡的微笑,她突然感觉到有一些温暖。

穆凡奇看着冷千雪竟然听他的话,也是开心一笑,马上离开房间就去给她安排。

冷千雪愣愣的一个人呆在那里,原来世界上还是有好人的,这感觉真好。

“希望我们永远都是朋友,希望你永远都可以像现在一样!”看着穆凡奇离开的背影,冷千雪淡淡的说道。

第3章 失望

2021-04-09

第3章 失望

2021-04-09

第5章 新闻

2021-04-09

第5章 新闻

2021-04-09

书评(439)

我要评论
  • “没听&做错事

    “没听到我说的吗?滚!冷千雪,我不会再说第三遍!”床上的沈天浩愤怒的声音有些颤抖,好像此刻做错事的是冷千雪一样。

  • 了一下&前开着

    冷千雪的头部被重重的撞击了一下,然后整个人直接昏迷了过去,而车子还在一直直接往前开着。一直撞到一边的山脚下这才停了下来。

  • 药?你&个混蛋

    “避孕药?你以前竟然跟我说是补品。沈天浩,你就是个混蛋!简直禽兽不如!”冷千雪再也忍不住的爆发起来。

  • 上的杯&。

    这时候沈天浩也注意到了,他急忙抓起床上的杯子,盖在了身边女人的身上。

  • 也不会&以给你

    “冷千雪,不管这件事是不是真的,就算这个孩子是真的,我也不会要的。我告诉你,如果你把这个孩子打掉的话,到时候我还可以给你一笔补偿费。否则的话,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 了?马&出去,

    “你怎么回来了?马上给我出去,立刻滚出去!”沈天浩一脸诧异,紧接着他愤怒的吼道。

  • 不太一&可能是

    进入房间内,冷千雪感觉到有些不寻常,因为地面上有些东西很乱,跟平时不太一样,房门是虚掩着的,她心想老公沈天浩可能是还没又睡醒,不如偷偷进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