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思妍难以置信的望着陈楚,摇了摇头了出来。“陈楚,这是招标大会,别闹了了。”许氏是怒气冲冲的盯着陈楚,“你个废物,给我闭嘴!”陈楚也不理睬他们,拿起来标书,便把第一个“陈楚,这是招标大会,别闹了。”。...

苏思妍难以置信的看着陈楚,苦笑了起来。

“陈楚,这是招标大会,别闹了。”

林氏也是怒气冲冲的盯着陈楚,“你个废物,给我闭嘴!”

陈楚也不理会他们,拿起标书,便把第一个项目给写了上去,然后放到了信封之中。

“陈楚...”

苏思妍被他这一阵猛如虎的操作给弄蒙了。

“标书填好了。”

他站起来,对着一旁的护卫说道。

因为这里是贵宾区,所以护卫的数量很密集。

“好的,先生。”

护卫走过来,恭敬的收下了标书。

周围的人都愕然的看着这一幕,这也太儿戏了吧,随后,这些人就纷纷冷笑了起来。

看来苏家也是破罐子破摔了,填了第一个项目,简直就是可笑。

“陈楚,你要死啊!”

林氏低声咒骂了起来。

陈楚笑着摇头,“填个标书,也不犯法,填哪个项目都行的。”

苏思妍跟林氏愣了下,似乎也是这个道理。

反正哪个项目跟苏氏都没有什么关系。

“咱们走吧。”陈楚笑道。

林氏瞪了他一眼,缓缓的站了起来。

留下来,也是丢人现眼。

三人在过道上走着,两侧的目光,不时的扫来,让林氏跟苏思妍感觉到无比的尴尬。

特别是林氏,宁愿没有什么顶级的邀请函,今天丢人算是丢到家了。

“呦,这不是思妍吗?投的哪个项目啊?”

快到了门口的时候,苏志浩笑呵呵的问了一句。

苏思妍跟林氏的脸色,都不好看。

陈楚淡然的看了他一眼,“第一个项目。”

周围的人也都听着呢,闻言,纷纷愕然了起来。

“哈哈,不错啊,上百亿的大项目,那我就提前恭祝苏总,喜提百亿大项目了。”苏志浩阴阳怪气的说道。

“应该的。”

陈楚淡然的说了一句,就走了出去。

“该死的!”

苏志浩捏紧拳头,本来他是打算嘲讽一下这几人,没想到陈楚这不咸不淡的表情,倒让他相当的不爽。

苏腾却是皱起了眉头,“逞一时的口舌之利,又有什么用,我跟燕京苏家那边达成了协议,他们会给咱们提供资金的支持。”

“只要咱们拿到了项目,把苏思妍他们踢出苏氏,也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苏志浩的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爸,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啊,让我干着急。”

苏腾叹息一声,“我也是早上才得到消息,算了,回去再说这件事,先看项目。”

陈楚走出会议室后,林氏就把他拉到了一旁。

“陈楚,你这个废物,你给我滚的远远的,下周就去办理离婚手续!”

“还有,把你在苏氏的股份,都转给苏思妍,你跟苏家,没有任何的关系!”

林氏指着陈楚的鼻子,大声的咆哮了起来。

“妈!”

苏思妍急的不行。

“你跟我回家,这几天,不能出去,也不准你再见他!”

不由分说,林氏拉着苏思妍,就上了出租车。

陈楚皱起眉头,最终还是叹息了一声。

“老大!”

修罗战战兢兢的走了过来。

他后悔极了,早不出来,晚不出来,怎么就碰到了陈楚被修理的时候出来了。

“看到什么了?”

修罗顿时浑身一颤,行了一个军礼。

“报告老大,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眼睛不行了?”

“老大......”

陈楚眯起眼睛,“不管怎么样,林氏都是我的岳母,她骂我也好,打我也罢,我都得受着。”

“战场上,你是战将,我是战神,可亲人面前,我们还是一个普通人。”

“是,谨记老大教诲!”

陈楚皱眉看着他,“叫唤这么大声,怕别人听不到?在外面,一切礼节从简。”

“是!”

修罗撤下了军礼,低声问道:“老大,军工合同这边,怎么安排啊?”

“把第一个项目,给苏氏!”

修罗的脸上顿时苦涩了起来,“可是苏氏连一个军工车间都没有,给了他们,恐怕也完不成啊!”

“这种事,也要我操心吗?完不成,你就滚蛋。”

说完之后,陈楚缓缓的远去。

修罗无奈的摇头,赶忙跟北极境那边联络。

“老五啊,遇到麻烦了,你得帮我联络一些最先进的军工设备。”

刑天哈哈大笑了起来,“老八,你不是主持军工大会了吗?怎么还弄起军工设备了?”

修罗冷哼一声,“爱弄不弄吧,反正到时候完不成任务,咱们都得完蛋!”

“老大那边的事?”

“你以为呢?”

“早说啊,我这就去联络。”

……

苏志浩走出别墅后,顿时感觉到一阵的神清气爽。

他跟苏腾商量了一下,决定投了一个十二个亿的合同。

并且燕京苏家决定投资他们十五个亿,加上苏家的资产,足以吃下这个合同了。

“爸,不知道咱们拿下了合同,苏思妍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啊!”苏志浩得意的说道。

苏腾微微皱眉,:“凡事要有远见,苏思妍迟早要滚出苏氏,如何让苏氏成为江南的一流家族,才是重中之重!”

苏志浩连连点头。

“对了,你提前安排一下,燕京苏家那边的人,三日后抵达江南,必须要最高规格的款待!”

“放心吧,保证安排妥当。”苏志浩重重的点头。

陈楚刚到别墅门口的时候,就见到一辆加长的林肯停在别墅外面。

这种老式的车,非但没有被淘汰,放眼全球,数量都不多,价格相当的昂贵。

更重要的是,这竟然是燕京的车牌。

车门打开,一位穿着西装,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的老者,缓缓的走了过来。

见到陈楚,他的脸上顿时堆满了笑容。

“小少爷,好久不见。”

陈楚的脸色顿时就冷了下来。

“为何要见?”

老者笑着摇头,“小少爷,就别说气话了,无论如何,你都是陈家人,老爷子说了,让你抽空回家看看。”

“回家?”陈楚冷笑了起来,“我的家在江南,苏家才是我的家。”

“至于说陈家,我会回去的,但不是看看,而是收债!”

说完这话,他便朝着别墅而去。

书评(139)

我要评论
  • 紧进去&待的起

    “别在这挡着路,赶紧进去,参加婚礼也不知道换身衣服,冲撞了大人物,你们担待的起吗?”

  • 的红衣&听闻此

    他的后方,站着一位身材修长,相貌精致的红衣女子,听闻此话,连忙摇头,脸上浮现出一抹苦涩的笑容。

  • 抬头就&是杀机

    抬头就见到陈楚的眼神变得锐利了起来,眼中更是杀机乍现!

  • 眼眸闪&过一丝

    陈楚的眼眸闪过一丝异色,这人正是苏腾,也是改了遗嘱,抢夺了苏家家产之人。

  • 事,嫁&天恰好

    “如今苏腾给苏思妍定下了一门亲事,嫁给长胜集团的老总,已经五十多岁了,今天恰好就是定亲的日子……”

  • 家的那&着。

    陈楚径直朝着角落走去,苏家的那些人,有些拘谨的坐在一起,轻声的交谈着。

  • 许久之&物才面

    许久之后,这些大人物才面露失望之色,转身默默的离开了码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