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的脸色,所以陈楚的话,而变的很难看出来。“小少爷,老爷还说了,也没陈家自小的培养,也就也没你昨天的地位。”“在外人面前很光鲜亮丽,可在他眼中,你依旧是那个长并不大的“小少爷,老爷还说了,没有陈家从小的培养,也就没有你今天的地位。”。...

老者的脸色,因为陈楚的话,而变得难看起来。

“小少爷,老爷还说了,没有陈家从小的培养,也就没有你今天的地位。”

“在外人面前很光鲜,可在他眼中,你依旧是那个长不大的孩子!”

陈楚略微顿了顿,没有回头,也没有多说,走入了别墅。

老者眯起眼睛,这才转头回到了车中。

“吴管家,下一步去哪里?”司机疑惑的问道。

“返回燕京。”

“可是,咱们的任务还没完成啊!”

“任务?”吴管家冷笑了起来,“已经完成了!”

司机不敢多问,发动车,扬长而去。

回到别墅,陈楚的脸色阴沉的可怕。

当初陈家发生夺权之战,他的父亲失败,被当场处死,母亲也是郁郁而终。

还好苏老爷子将他带回了江南,否则的话,也是死路一条。

这些债,他迟早会跟陈家算的。

想到此,他的拳头捏的咯嘣直响。

两日后,玄北境的招标大会召开。

依旧是在那个酒店,林氏真是捏着鼻子来的。

之前投了标书,那就得到场。

这一次她明确的告诉陈楚,不用他来接,所以陈楚早早就来到了酒店门口等候。

苏思妍也没有什么像样的车,母女俩干脆就打车过来,免得丢人。

到了门口,林氏才松了一口气。

“那个讨厌鬼,总算没跟来!”她有些庆幸的说道。

“思妍。”

话音刚落,陈楚就在人群当中走了出来。

林氏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苏思妍倒没感觉到什么,毕竟跟陈楚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那种亲切感犹在。

而且她也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当初陈楚的离开,给她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但陈楚真的站到她的面前,她又恨不起来。

“这个送给你。”

还没等林氏开口,陈楚就拿出了一根纸包的雪糕。

苏思妍顿时瞪大了眼睛,“天啊,现在还有这种雪糕呢,这不是咱们小时候吃的吗?”

“是的,我也找了很久的!”陈楚笑道。

实际上,何止是很久,修罗足足在江南找了两天,简直就是把江南翻了个底朝天。

啪!

还没等苏思妍接过来,林氏就把雪糕给打掉在地上。

“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吃五毛钱的雪糕?不嫌丢人?”林氏怒道。

陈楚眯起眼睛,眼中有些不快。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纷纷愕然。

恰好苏志浩带着几个狐朋狗友笑呵呵的走了过来。

“呦,这不是陈楚吗?刚才看到你拿着雪糕跑的挺欢的啊?”苏志浩讥笑道。

陈楚转过头冷冷的看着他。

“哎呦,说到你的痛处了?不是我说你,你想要讨好人家,怎么也得付出一点吧!”

“六块钱的麻辣烫我都感觉挺过分的了,你特么倒好,送人家五毛钱的雪糕!”

陈楚眸子闪了闪,“是六毛!”

苏志浩愕然了一番,拍着大腿就笑了起来。

“我尼玛,你还真能搞笑啊!行,我输了啊,六毛,你赢了,哈哈!”

他身后的那些人,也跟着一同大笑。

陈楚也不理会他们,而是转头将雪糕捡了起来。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昔日的记忆。

从燕京被苏老爷子带回家之后,苏思妍就送给他一块这样的雪糕。

那情景,他终生难忘。

只是,见到他这般,周围的人纷纷摇头。

在场的都是大人物,谁会理会几毛钱的雪糕,看向陈楚的眼神,满是不屑。

人群中,红舞跟修罗站在一起,两人的脸色阴沉如水,眼中更是杀机涌动。

“那些人,该死!”红舞缓缓的说道,但语气当中,满是冰冷。

修罗的双眼已经血红了起来,“确实该死!”

若不是陈楚在场,他们说不定就要大开杀戒。

苏志浩看到陈楚捡起雪糕,笑的满脸通红。

“我是服了你了,你连上百亿的标书都敢写,还在意一根几毛钱的雪糕啊?”

陈楚淡然的看了他一眼,“两码事。”

“两码事?你不会以为,你那标书真的能中吧!”

“一定会。”

苏志浩最烦的就是他这种淡然的态度。

“这么肯定?不如咱们打个赌怎么样啊?”

“好。”

“我要是拿到那个标书,就把你苏氏的股份转让给我!”

“好。”

苏志浩的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你当真?”

林氏连忙拉了他一把,“你疯了,别忘记了,你手中苏氏的股份,可是思妍的!”

苏思妍也是担忧的看着陈楚,她倒不是因为股份,苏志浩这明显就是给他下了一个套。

陈楚却是笑了起来,“妈,别担忧,那个项目,咱们会拿到的。”

林氏翻了个白眼,连最低价的合同,他们都吃不下,百亿合同,给他们的话,也得压死他们。

“陈楚,你可是一个男人,说话算话啊!大伙可都看着呢!”

苏志浩害怕陈楚反悔,赶忙说道。

“当然算话,就这么定了,不过,你要是输了呢?”

苏志浩愣了下,哈哈一笑,“随你怎么样。”

“好,我们要是拿到那标书的话,你就当着所有人的面,学三声狗叫。”

“你...好,我答应你!”苏志浩捏着拳头说道。

反正他又不会输,而且按照遗嘱,陈楚手中,有着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呢,可不算少。

陈楚也没多说,拉着苏思妍就走了进去。

这一次的会议,就没有什么座位的说法了,反正就是宣布一下招标的结果。

他们进去的时候,前面已经座无虚席,根本没有座位。

“坐这边吧。”

苏思妍指着后排的几个座位。

三人坐下没多久,招标大会就开始了。

主持这一次招标大会的,是一位北极境的领导。

原本还是修罗过来的,这两天他都在帮陈楚找那种雪糕,军工设备还没有着落呢。

哪里还有心思来主持会议。

“大家都安静一些,今天的会议,主要就是跟合作的企业,签订一下合同。”

“在此之前,我还是要先宣读一下,获得标书的企业。”

按照历届大会的规矩,都是从标准最低的合同宣读。

获得合同的,都是一些顶级的企业。

如四大家族,每一个家族,至少都有两份合同。

金家更是一口气拿下了五份合同,价值达到了七十多个亿。

“第十九号合同,苏家获得。”

领导的话音刚落,坐在不远处的苏志浩激动的疯狂的舞动着拳头。

还不忘记得意的回头看了一眼陈楚他们几人。

书评(363)

我要评论
  • 知道自&不会触

    一行大人物见到游轮上久久没有动静,非但没有不耐烦,反而有种不安之感,也不知道自作主张前来迎接,会不会触了那位大人物的霉头。

  • 这人正&家家产

    陈楚的眼眸闪过一丝异色,这人正是苏腾,也是改了遗嘱,抢夺了苏家家产之人。

  • ,咱们&可危,

    “思妍,咱们苏家现在岌岌可危,就等着长胜集团的救命钱呢!”

  • 他救回&不顾苏

    十年前,苏老爷子从京都把他救回,并且不顾苏家之人反对,将苏思妍许配给他,两人定了亲,并且昭告了整个江南。

  • &“思妍

    “思妍今天可真漂亮啊!嫁给了刘总,那可就是上流社会的人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