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楚有些不解的望着这三人,所以他更本就不认识了。“请问您,这里是林红英的家吗?”陈楚微微拧眉,这时候,苏思妍缓缓地的走了上去。“是黄叔叔?”身后一位穿着中山装的老者诧“请问,这里是林秋霞的家吗?”。...

陈楚有些疑惑的看着这三人,因为他根本就不认识。

“请问,这里是林秋霞的家吗?”

陈楚微微蹙眉,这时候,苏思妍缓缓的走了上来。

“是黄叔叔?”

身后一位穿着中山装的老者诧异的看了苏思妍一眼,便哈哈大笑了起来。

“没想到你还记得我,倒是你,女大十八变,走在路上,我都不敢认你了!”

黄山河跟苏思妍的父亲是老同学,也是发小,两人的关系相当的好。

在苏思妍小的时候,黄山河就跟苏思妍的父亲苏穆定下了娃娃亲,说是苏思妍长大之后,就嫁给他的儿子黄子晨。

只是后来黄山河去了海外,苏穆遭遇了车祸,两人也就没有再见过面。

“黄叔叔说笑了,我已经结婚了!”苏思妍低着头说道。

黄山河神情未变,却是看向了陈楚。

“这些年我虽然在海外,可是你们的事情,我也听说过一些。”

“放心吧,我们回来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黄子晨也上前两步,目光灼灼的盯着苏思妍。

“思妍,好久不见。”

他轻笑着伸出手来,要跟苏思妍握手。

不得不说,他的相貌,确实相当的英俊,就算跟那些男星比起来,恐怕都不逊色。

苏思妍只是略显慌乱的点头。

她实在是有些不知道怎么应付,特别是黄子晨的眼神,带着一种毫不掩饰的热烈。

“你好,我是思妍的老公。”

陈楚两步上前,挡在了苏思妍的面前,并且他还很热情的握住了黄子晨的手。

黄子晨的脸色顿时就冷了下来。

他当然听说过陈楚就是一个废物。

而且这些年在海外,最让他引以为荣的,就是锻炼了。

他天生就力气大,又经过专业的训练,单手的握力已经超过了一百公斤!

这是什么概念?

比普通人几乎是多了一倍,毫不客气的说,能把普通人的手给捏碎了。

“你也很好啊!”

黄子晨怪异的说了一句,握着陈楚的手,开始发力。

一旁的黄山河略微诧异,随后脸色浮现出了一抹戏谑。

他的儿子在海外,可是称得上力大无穷了。

随着黄子晨慢慢的用力,他的脸上也满是得意的神色。

只是,很快他就发现不对劲了,陈楚的手,就宛如一块坚硬的石块一般,无论他怎么捏,似乎都没什么反应。

他不甘心,再次用力。

嗯?!

还是没什么效果?

换成普通人的话,这手掌都要被捏碎了。

这家伙的手,是铁打的吗?

“陈楚......”

苏思妍看到两人还握着手,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黄山河也大感诧异。

但要是真一见面就把陈楚的手给捏碎的话,那终究还是不好。

“子晨啊,一会多跟思妍聊聊,这么多年不见了,好好熟悉一下,别生分了。”

黄子晨微微点头,才松开了陈楚的手,但眼中满是不甘。

但他也清楚父亲的意思,还是让他低调一些。

毕竟第一次登门。

“黄叔叔,你们快进来,我妈在楼上,我去喊她。”

说罢,她转身急匆匆的上了楼。

陈楚含笑点头,刚一转身,鞋柜上的一个烟灰缸被他

碰在了地上。

他一转身,就把那烟灰缸给拿了起来。

“哎,本来是打算扔出去的,还没来得及出去。”

“贵客登门了,也没个眼力价啊!”

本来黄山河父子也没有在意,可是陈楚这话,似乎还有其他的味道,两人就看了过来。

只是。

咯嘣。

陈楚用力之下,这铁质的烟灰缸,瞬间就变了形状,从中间凹陷了下去。

嘶!

黄子晨下意识的就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得达到什么样的握力,才能把烟灰缸给捏成这样啊!

同时他还庆幸不已,要是刚刚陈楚用力的话,自己的这手,肯定比烟灰缸更惨。

皇山河的脸色,也是苍白了几分。

“这种不识好歹的东西,就得这么对待!”

咯嘣咯嘣!

他再次用力,这烟灰缸,被他团成了一个球,扔到了垃圾桶当中。

他也没有理会父子俩,转身奔着客厅走去。

黄山河父子对视一眼,眼中满是震撼。

不是说,苏家的这个上门女婿是一个废物吗?怎么力气还这么大。

“哼,力气再大,那也是一个莽夫,按照计划来。”

皇山河冷哼一声,冷着脸走了进来。

恰好林氏急匆匆的从楼上跑了下来,见到黄山河的时候,脸上顿时就轻笑了起来。

“老黄,你回国啦!”

黄山河见到林氏,眼中的神色顿时就复杂了起来。

而且陈楚清晰的看到,他的眼中,还蕴含着一丝迷恋。

严格来说,林氏的容貌绝对不差,再加上保养的也不错,就跟三十岁左右的女人一般。

只是她性格泼辣,对陈楚非打即骂,也让陈楚忽略了她的长相。

而且他也确实见到林氏第一次这般温柔,简直就跟换了一个人一般。

“秋霞,这些年,辛苦你了。”

黄山河动容的说道。

林秋蓉的眼中顿时浮现出了雾气来,不过她刚要开口,忽然就看向了陈楚。

“愣着干嘛?还不给你黄叔叔准备饭菜!”

陈楚也不多说,朝着厨房而去。

“子晨,跟思妍去聊聊吧。”

黄子晨心中却有些疑惑,自己的老父亲,不会跟这个女人有染吧。

但他也不理会这些,转身含笑含着苏思妍。

“思妍妹妹,这些年一定发生了很多事,可以跟我说说吗?”

苏思妍看了陈楚的背影一眼,有些无奈的点头。

陈楚虽然到了厨房,可那里不清楚黄山河父子打的什么主意。

至于说林氏这边,他当然不会管,要是黄山河真把她给拐走的话,他还巴不得呢。

可是黄子晨要打苏思妍的主意,那就是找死了。

所以他到了厨房洗了个手之后,就走了出来。

这边,黄子晨已经跟苏思妍坐在沙发上,聊了起来。

“思妍,没想到你们还住在这别墅里,没打算换房子吗?”

他开门见山的问道。

虽说当年这别墅也算是价值不菲,也是身份的象征,可是住了这么多年,这母女俩混的也不怎么样。

他的声音很大,不远处的林氏听到,脸上也露出尴尬的神色来。

“我们正打算搬家呢!”

陈楚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们的身后,把黄子晨吓了一跳。

书评(344)

我要评论
  • ,一些&。

    身为长胜集团的高管,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也都认识,这两个人这么年轻,穿着又这么朴素,应该是苏家那边的人了。

  • 在岌岌&!”

    “思妍,咱们苏家现在岌岌可危,就等着长胜集团的救命钱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