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世雄也而已轻轻点点头,他是真的懒得说理睬黄子晨。黄山河一家人是刚从海外回去,当年黄山河在江南,算不上什么大人物,宋世雄自然而然不认识了他。貌似这些年黄子晨跟江南的富二代黄山河一家人是刚从海外回来,当初黄山河在江南,算不上什么大人物,宋世雄自然不认识他。。...

宋世雄也只是微微点头,他是真的懒得理会黄子晨。

黄山河一家人是刚从海外回来,当初黄山河在江南,算不上什么大人物,宋世雄自然不认识他。

倒是这几年黄子晨跟江南的富二代走的很近,在宋世雄的面前,也算是混了一个脸熟。

但今天宋世雄的心情不好,也没打算给黄子晨面子,就要朝着前面走去。

可是忽然间,他的瞳孔猛然收缩,怔怔的看着前方。

陈楚正淡然的看着他。

“是你!你敢来这里?”

“这天下之大,什么地方我去不得?”陈楚不屑的说道。

黄子晨在一旁撇嘴,心中却是欢乐了起来。

这小子敢在宋世雄面前装深沉,这不是作死吗?只是他有些诧异,宋世雄怎么也认识这小子了?

“哼,别得意,我迟早会让你还有苏家,在江南消失的!”

陈楚不屑的看了他一眼,“你还是想想,脸肿成了这样,明天怎么吃饭吧!”

“你!哼!”

宋世雄冷哼一声,连忙急匆匆的而去,身后的管家,也是紧随其后。

黄子晨愣了下,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等宋世雄离开之后,他就凑到了陈楚的面前。

“宋家主的脸怎么了?你知道吗?”

陈楚淡然的看了他一眼,“被我扇的。”

嘶!

黄子晨又倒吸了一口冷气。

把程家大少爷的腿给打断了,又把宋家家主的脸给扇肿了。

这小子,是要逆天吗?

难道是在说谎?

随后他就否定了这个想法,看程方还有宋世雄那恨不得要杀了陈楚的表情,应该是真的。

但陈楚都送上门来了,他们怎么就不动手?

看来,这个陈楚不简单啊!

他的心中就警惕了起来,而且他心中有些发毛,之前他也惹到了陈楚,这小子,不会记仇吧。

“我说你们磨蹭什么呢,赶紧去参观别墅啊,包房那边,快到时间了。”黄山河在不远处催促了起来。

黄子晨连忙就走了过去,想要把刚才的事情,告诉他。

可是黄山河一直在跟林氏聊天,根本就不给他机会。

到了别墅,黄山河笑意盈盈的拿出了钥匙。

“这就是云顶别墅了,我带大家进去看看。”

打开门之后,一股奢华的气息迎面而来。

“哇,不愧是云顶别墅啊,这装修,这设计,简直就是顶级的!”林氏忍不住赞叹了起来。

“也就那样吧,价值三个多亿呢,感觉不是很值。”黄山河淡笑着说道。

林氏当即瞪大了眼睛,“老黄,三个多亿,投资到别墅上了?”

苏氏的总资产才多少,这一栋别墅,恐怕都抵得上一个苏氏了。

“哈哈,这钱赚来就得花出去不是,你要是喜欢的话,你也可以搬进来住的!”

林氏连忙摇头。

她现在对黄山河的印象也只是好了一些而已,让她投怀送抱的话,那指定是做不到。

苏思妍也是满脸惊讶的样子。

“喜欢吗?”

陈楚在她的身旁轻声问道。

苏思妍下意识的就点头。

这云顶别墅,代表着国内别墅最顶尖的水准了,装修和设计,都无可挑剔。

“切,又不是你的别墅,这话应该你问吗?”黄子晨忍不住说道。

他虽然对陈楚有了一些警惕,可还没到害怕他的地步。

陈楚看了一眼四周,撇嘴道:“山脚的别墅,是装修的最低端的了,不能入眼。”

黄家父子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不能入眼?

你装什么大尾巴狼呢!

“陈楚,你闭嘴!”

这一次还没等父子俩说什么,林氏就骂了一句。

陈楚淡淡的看着她,“我也在这里买别墅了,等过几天,咱们也搬过去。”

“呸!就你这穷鬼,能在这里买别墅?”

林氏的态度,让陈楚皱起了眉头,“那到时候,我跟思妍搬过去住吧。”

林氏冷笑着看着他,“只要你能买一套这里的别墅,哪怕是最低级的,我都不会再干涉你跟思妍的事。”

陈楚缓缓的摇头,“我买的,是第一区域的。”

噗!

黄子晨刚喝了一口饮料,全都喷了出来。

“你小子吹牛的话,也不打草稿的吗?”

林氏也冷哼了起来,“好啊,那咱们话就说到这里,你要是买不到别墅的话,就给我离开思妍,把手里的股份交出来!”

“可以。”陈楚淡然的点头。

苏思妍却是紧张的拉着陈楚的胳膊,眼中的雾气都浮现了出来。

“放心吧,一套别墅而已。”

“哼!”黄山河冷哼一声,被陈楚这么一搅合,他也没有心情再介绍下去了。

“时间不早了,去吃饭吧。”

林氏狠狠的瞪了陈楚一眼,连忙跟着黄山河就走了出去。

“思妍,咱们去吃饭吧。”

黄子晨笑呵呵的来到了苏思妍的面前,轻声说道。

陈楚却是一把将苏思妍拉了过来。

“别来烦她,否则的话!”

陈楚冷冷的盯着他的脸,又看了一下他的双腿。

黄子晨顿时浑身一颤,心中既有些不自然了起来。

陈楚也没在意,拉着苏思妍就离开了别墅。

黄子晨捏紧拳头,凶狠的盯着陈楚的背影,“陈楚,我要让你死。”

笃笃笃!

手机的震动忽然响起,他拿起手机一看,眼睛就亮了起来。

“郑伯伯,您的人到了吗?”

“到了,就在护城河这边呢。”

“好,我马上就赶过去!”

黄子晨脸庞都有些扭曲了,他是一刻也不想看到陈楚了,他连忙就跑了出去,走了一条小路,直奔护城河。

不一会,电话又响了。

“你小子又去哪了?”

黄山河的声音传来。

“爸,我准备把陈楚这小子弄去吃牢饭,这傻逼太恨人了。”

黄山河沉默了一番,才轻声的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他对陈楚,也是相当的厌烦。

“子晨在停车场等着咱们呢,这就过去吧。”他对着林氏说道。

林氏连忙点头,加快了脚步。

陈楚跟苏思妍又落到了后面。

“陈楚......你是厌烦我了吗?”

陈楚愣了下,连忙摇头,“你怎么这么说呢,这一次我会一辈子都守护在你身边的。”

苏思妍疑惑的看了他一眼,“那你刚才怎么还答应妈那个条件,这里的别墅这么贵,山顶的别墅,应该更贵吧。”

陈楚捏了下她的脸蛋,笑道:“放心吧,我会给你一个惊喜的。”

苏思妍这才迷茫的点头。

说着,两人就走出了别墅小区。

“陈楚,还不过来认罪!”

刚一出门,就听到黄子晨得意的声音传来。

书评(283)

我要评论
  • 炯炯有&神。

    为首的是一个穿着中山装的中年人,面容消瘦,一双眼睛却是炯炯有神。

  • 听闻此&忙摇头

    他的后方,站着一位身材修长,相貌精致的红衣女子,听闻此话,连忙摇头,脸上浮现出一抹苦涩的笑容。

  • “老大&示的话

    “老大,您到了江南,他们要是没什么表示的话,那反而不正常了!”

  • 一门亲&”

    “如今苏腾给苏思妍定下了一门亲事,嫁给长胜集团的老总,已经五十多岁了,今天恰好就是定亲的日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