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林氏夸奖了一番后,黄子晨的脸上,满是洋洋得意的神色。他给黄山河倒酒的时候,父子俩对望几眼,眼中的神色都意味深长了出来。要不然把这对母女轻松搞定的话,那还啊皆大欢喜了。“思他给黄山河倒酒的时候,父子俩对视一眼,眼中的神色都玩味了起来。。...

被林氏夸赞了一番后,黄子晨的脸上,满是得意的神色。

他给黄山河倒酒的时候,父子俩对视一眼,眼中的神色都玩味了起来。

要是把这对母女搞定的话,那还真是皆大欢喜了。

“思妍,你也尝尝这酒,一瓶的话,就一百多万呢。”

黄子晨来到了她的面前,给她的酒杯倒满。

苏思妍微微皱眉,也没有多说。

可是到了陈楚面前的时候,黄子晨就冷笑了起来,“平时喝红酒吗?”

陈楚眯起眼睛,缓缓的摇头。

“喝什么?”

“老虎头。”

“哈哈,十块钱一瓶的老虎头?”黄子晨哈哈大笑了起来。

林氏默默的低下了头,这个家伙,也太丢人了吧。

陈楚皱眉看着他,“在玄北境,老虎头是标配,这种酒很烈,能抵御严寒!”

黄子晨连忙摆手,“行了,我错了行不?那这么好的红酒,你也没必要尝了。”

说完,他回到座位上,给自己倒了一别。

苏思妍皱眉看着他,有些气愤。

但因为黄山河的原因,才能喝到这酒,所以给谁倒酒,还真是人家说了算。

陈楚也不在意,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这茶水也好几百一壶呢,对你来说,档次已经够高了!”黄子晨幽幽的说道。

话音刚落,敲门声响起。

“进来。”黄山河中气十足的喊道。

包房的门打开,一个穿着中山装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他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似乎是一个瘸子,黄子晨刚要开口,黄山河连忙就迎了上来。

“陆总,您真是太客气了啊!”

他笑呵呵的走过来,就抓住陆总的手。

黄子晨心中一惊,连忙起身走了过来。

“陆伯伯!”

黄山河连忙笑掉:“这是犬子,皇子晨。”

陆晓峰疑惑的看着他们,“好啊,年少有为啊!”

黄子晨顿时就有些激动了起来。

“陆总,感谢款待,我们父子真的有些受宠若惊了。”

陆晓峰的脸色就有些变了,“我还要去拜访大人物,等咱们稍后再聊啊!”

说完,他就抽回了自己的手。

黄山河有些傻眼了,难道说,自己不是那位贵客?

黄子晨也有些不明所以,但陆晓峰这样的大人物,他们当然也不敢多询问。

陆晓峰两步就来到了陈楚的面前,身子顿时就颤抖了起来,眼中都浮现出了雾气来。

“小六子,终于见到您了!”

他几乎是低吼了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陈楚无不动容,赶忙起身,将他扶了起来。

“你这是干嘛?跟我还来这个?”

“是是!我太激动了。”

其余的人都已经傻眼了。

索菲特酒店的老总,怎么还给一个废物跪下了?

看样子,两人都很熟的样子。

“得到消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了,就让他们燃放了烟花。”

黄山河父子顿时就惊愕了起来。

难道说,迎接的那位大人物,就是陈楚?

开什么玩笑呢!

“不知道我帮你点的酒,你喝的......”

陆晓峰说着,看到陈楚面前的茶杯的时候,脸色顿时就变了。

“酒为什么没倒上?”

他转身看着黄山河就咆哮了起来。

别看他在陈楚面前,如同一个绵羊一般,但曾经他在战场上,实力也是不输于九大战将一般的存在。

因为负伤,这才被迫退役。

但身上那股气势犹在,这一怒吼之下,黄山河父子就连续后退了几步,脸色都有些发白。

“陆伯伯,他说喜欢喝老虎头的......”黄子晨连忙说道。

黄山河也是不断点头,父子俩看向陈楚的眼神,满是祈求。

他们算是看出来了,只要陈楚一句话,陆晓峰就要对他们下手。

就算黄家现在有点底蕴,可跟陆晓峰比起来,那也是天壤之别。

陆晓峰转过头,疑惑的看着陆晓峰,“老虎头我这边还真有,我就是想换换口味......”

陈楚笑着摇头,“喝什么,都没什么区别,等过几天,我到你那去,咱们聊聊!”

陆晓峰的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那可说定了啊,等哪天您有时间了,我把整个索菲特都停业,咱们好好喝点!”

几人无不倒吸了一口冷气。

索菲特在江南可第一酒店,每一天的营业额都是一个天文数字,停业一天,那得损失多少钱。

陈楚苦笑着摇头,“那就不必了,到你家里去就行。”

陆晓峰也不敢多说,点头之下说道:“那行,我就不打扰您用餐了,就等您的消息了!”

恭敬的说完之后,他就急匆匆的退出了包房。

包房中,再一次的寂静了下来。

几人的目光,都落到了陈楚的身上。

“你怎么认识陆总的?”黄山河皱眉问道。

但显然,他心中对陈楚已经忌惮了几分。

“当年在战场上,我救过他。”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份交情,那就难怪了。

林氏冷哼一声,“人家现在可是大人物,对你客气,那是来还人情来了,你还吆五喝六的,什么东西。”

黄子晨也冷笑起来,“这种人情啊,用几次也就淡了,而且掌握不好分寸的话,可是要弄巧成拙的。”

林氏的脸色就变了,“别以为救了这样大人物就了不起了,你仍然是一个废物,别总去打扰人家。”

陈楚皱起眉头,也没有多说。

黄子晨看了一眼杯中的酒,虽然价值不菲,但他忽然就没了兴趣了。

这酒还有一桌子的菜,可都是因为陈楚的原因,才上的。

之前他说的那些话,等于是在打自己的脸。

黄山河的脸色也不好看,所以简单的吃了点,就站了起来。

“今天就到这里吧,咱们下次再聚!”黄山河淡然的说道。

“老黄,你看今天这事弄的!”林氏连忙说道。

黄山河大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脸色才缓和了一些:“这不怪你,等哪天咱们约!”

林氏赶忙点头。

黄家父子走出去之后,林氏几步就来到了陈楚的面前。

“以后你能不能少给我丢人,出门少说话,记住了吗?”

陈楚皱眉看了她一眼,还是点头。

“还愣着干嘛,跟服务员去要塑料袋,打包!”林氏不耐烦的说道。

陈楚的脸色,就怪异了起来,“这酒店,好像没有这个业务。”

书评(372)

我要评论
  • ,难道&你想改

    “思妍,难道你想改变主意了吗?老爷子对你那么好,你要眼睁睁的看着苏家倒下吗?”

  • 神变得&起来,

    抬头就见到陈楚的眼神变得锐利了起来,眼中更是杀机乍现!

  • 北极战&然是苏

    红舞满脸愕然,堂堂北极战神,竟然是苏家的上门女婿?!

  • &啊!嫁

    “思妍今天可真漂亮啊!嫁给了刘总,那可就是上流社会的人了!”

  • 候,眼&。

    当陈楚的眼神游动,落到了他后方的一个女孩身上的时候,眼神顿时就凝滞了起来。

  • &“老大

    “老大,您到了江南,他们要是没什么表示的话,那反而不正常了!”

  • &热情的

    热情的迎进了几位明星企业家之后,就看到两个年轻人走了过来,几位高管脸上的笑容,逐渐的收敛了起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