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氏的话,让陈楚无比的汗颜。到了这样的酒店,居然还心里想再打包,这许氏,还啊够极品的了。许氏却有些不不甘心,把那瓶还也没未拆封的酒收在了包包里面。“妈!”苏思妍有些无到了这样的酒店,竟然还想着打包,这林氏,还真是够极品的了。。...

林氏的话,让陈楚无比的汗颜。

到了这样的酒店,竟然还想着打包,这林氏,还真是够极品的了。

林氏却有些不甘心,把那瓶还没有拆封的酒收在了包包里面。

“妈!”苏思妍有些无奈的看着她。

“你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啊,这一瓶酒就一百多万呢,我干嘛不拿?”

苏思妍沉默了起来,别看她是苏氏的高管,可是每个月就算加班的话,拿到一万都已经不错了。

这一瓶酒,就抵得上她好几年的工资了。

“走吧。”

陈楚淡然的说了一句,就走了出去。

苏家的别墅,苏腾跟苏志浩正神色凝重的端坐在沙发上。

在他们的面前,是一位相貌堂堂的老者,他的手中,还拿着一个金黄色的拐杖。

“苏老,我们已经在索菲特定下了房间款待您的,没想到......”苏腾苦笑着说道。

苏云泽却是一摆手,“你们的心意我领了,索菲特定到包房不容易,回头我把包房的钱,打到你们的账户上。”

苏腾愣了下,连连摇头,惊慌的说道:“苏老,您这是折煞我们了,就一顿饭而已。”

“就这么定了,我不喜欢把事情弄的太复杂,这一次我来这里,还是为了苏思妍而来。”

苏腾父子对视一眼,显然都有些震惊。

苏家在燕京那可都是一等一的大家族了,怎么会为了一个苏思妍,就派人来到了江南?

要知道,苏老爷子虽然也是苏家的人,但燕京苏家,从来就没有承认过他。

哪怕苏老爷子在江南的地位如日中天,依旧不被苏家看在眼中。

“你们好好的为苏家做事,苏家是不会忘记你们的。”

“江南这一脉,也只有你们父子,能入我们眼了。”

苏腾父子连连点头,神情都激动了起来。

不过随后,苏腾却是皱起了眉头,“苏老,苏思妍这一次拿到了百亿的大合同,这本身就是一个无解的难题。”

“我猜她这一次,是熬不过去的。”

苏云泽淡然的看了他一眼,“熬不过去更好,反正一个月之内,把她逼到绝境,最好是生不如死,二十个亿就是你们父子俩的。”

“表现的好,还可以让你们回归燕京沈家,好处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父子俩的脑袋点的,跟拨浪鼓一样。

“而且这段时间,你们遇到苦难,都可以跟我的秘书说,我还要去见几位江南的领导,就不在这逗留了。”

“恭送苏老。”

父子俩连忙起身,恭敬的说道。

苏云泽离开之后,苏腾松了一口气,拿出手帕擦了擦汗。

“爸,搭上了苏家这条大船,咱们父子俩可就要飞黄腾达了。”苏志浩激动的说道。

苏腾却是冷着脸摇头,“燕京苏家,那可是庞然大物,现在让我们做事,自然客气。”

“可是我们无法完成他们交代的任务,咱们父子恐怕连口饭都吃不上。”

苏志浩的脸色也变了,“爸,那您的意思是?”

“哎,还能怎么样,把苏思妍!往死里弄!”

苏志浩眼中的寒光,也闪烁了起来。

此时。

三人打车来到了苏家的老别墅。

“陈楚,这么晚了,要不你就在这住吧!”苏思妍低声说道。

林氏冷哼一声,“他有脸在这住?别忘记了咱们的约定,要是弄不到云顶别墅的话,你就从我们身边消失。”

冷冷的说了一句之后,林氏就拉着苏思妍,回到了别墅。

陈楚的脸色,依旧是无喜无悲,不多时,一辆黑色的吉普车就缓缓的停在了他的身旁。

“老大,天凉了,上车吧。”

红舞连忙下车,打开了车门。

陈楚缓缓点头,上了车。

“老大,事情有了进展,宋家、程家还有柳家,都参与了那个行动,金家当初跟苏老爷子交情不错,他们是去帮忙的。”

“只可惜,遇到的力量实在是太过庞大,金家也是无能为力。”

陈楚眯起眼睛,“这么说的话,还有更大的鱼,没有浮出水面?”

“是的。”

陈楚揉着太阳穴,没有言语。

许久之后,他才抬起头:“送我回去,继续查。”

“是。”

翌日。

苏思妍早早的就来到了苏氏,没想到陈楚比她还早,已经在集团大楼门前等着了。

“本来想去接你了,害怕惹妈生气,就没过去。”

苏思妍连连点头,“妈这几天心情不怎么好,你还是少见她,免得挨骂。”

“能骂我的人,也没有几个了,我得珍惜。”

苏思妍被他这话逗的噗嗤一下就笑了出来。

“走吧,今天可是你接任董事长的日子,别迟到了。”

陈楚笑道。

闻言,苏思妍的脸色,却是凝重了几分。

“陈楚,他们不会就这么妥协的。”

思索了一番,苏思妍苦笑着说道。

陈楚的神色冷了几分,“你很不幸,生在了这样一个家庭当中,那些家伙都是吸血鬼。”

“你越软弱,他们就会越变本加厉,只有他们怕了,才会消停。”

苏思妍想了下,很认真的点头。

“我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说完,她便走入了大楼,陈楚依旧是在后面跟随着。

会议室中。

苏腾父子坐在前面,其余的董事则是坐在四周,他们的目光,都落在苏腾父子的身上。

“家主,这到底咋办啊,难道真的把集团交给思妍那丫头吗?”

一个董事忍不住问道。

苏腾冷哼一声,“交给她?她惹了多大的祸难道你们不清楚吗?”

“就算把集团交给她,那都不够给北极军工塞牙缝的。”

这些董事的脸色也都变了。

“今天不谈集团的事,我要执行家法!”

众多董事愣了下,神色就怪异了起来。

苏腾可是家主,苏思妍惹了祸端,那家主自然有权利责罚她。

“她就是一个跳梁小丑而已,有什么资格在咱们面前蹦跶啊。”苏志浩冷冷的说了一句。

话音刚落,会议室的门打开,苏思妍跟陈楚走了进来。

苏腾冷哼一声,拍桌子就站了起来,“苏思妍,还不跪下谢罪!”

书评(168)

我要评论
  • 啊!嫁&可就是

    “思妍今天可真漂亮啊!嫁给了刘总,那可就是上流社会的人了!”

  • 上了他&!

    陈楚缓缓的抬起头,那高管刚要开口,迎上了他的目光,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脸色煞白!

  • 苏家每&日子。

    只是,十年的时间,苏家每况愈下,苏老爷子也撒手人寰,苏家在江南,过着拾人牙慧的日子。

  • 老爷子&你要眼

    “思妍,难道你想改变主意了吗?老爷子对你那么好,你要眼睁睁的看着苏家倒下吗?”

  • 宴会厅&坐满了

    宴会厅之中,坐满了宾客,长胜集团还有江南的一些名流,占据着宴会厅的中央位置。

  • 红舞满&脸愕然

    红舞满脸愕然,堂堂北极战神,竟然是苏家的上门女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