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言现在的是连司机开车都会觉得是一件让她想发脾气发飚的事情,再再加她右脚右脚踝,后知后觉地地才觉得到疼,她一转方向盘将车停在了路边,手握着拳头,牙齿紧紧地地咬着自己的食指,良“你什么意思?”舒言的语气很平静,是强压着怒气的平静,拿着电话的手握得很紧。。...

舒言现在是连开车都觉得是一件让她想发火发飙的事情,再加上她右脚扭伤,后知后觉地地才感觉到疼,她一转方向盘将车停在了路边,手握着拳头,牙齿紧紧地咬着自己的食指,良久,拿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你什么意思?”舒言的语气很平静,是强压着怒气的平静,拿着电话的手握得很紧。

电话那边的声音好半响才缓声说道:“大西北自然环境恶劣,现在又是冬天,你不该去的!”

“那是我的自由,你没权利决定!”舒言对着电话低沉出声,不等那边反应,她便挂了电话。

冬季的夜雨淅淅沥沥,气象台才报告了最近气温将有继续下滑的趋势,宝马停在路边,车窗却是大开着,但舒言还是觉得空气沉闷。

她从车里下来,不管不顾自己的大衣被雨水给淋湿,下了车就靠在车门边上。

暗光下她颀长高挑的身影在路灯中拉得很长,身后是年久失修的民房,看起来有种萧索孤寂的味道。

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从她的身边驶过,车内的人正闲适地靠在车窗边打量着车外的夜景,他刚来这里,对有着绵绵细雨总是蒙着一层薄薄雾气的城市有种说不出的抑郁感。

车窗外的景致晃了过去,他的眼前望见了站在细雨中靠车的女子,深邃的眸光微微一闪,呵——

驾车的关阳似乎听到了他低低而玩味的笑声,低声说道:“先生,她叫舒言,是D大历史学教授,还是该校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一位大学教授!今晚冉先生想要给您介绍的人就是她!”

……

经过了昨天晚上的一夜的绵绵细雨,早间天一亮便是天高云淡。

D大师范是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大学,是个文科重于理科的研究性学府,历史学是一门冷门学科,说兴趣那是一定有的,只不过兴趣这个东西可不是一节课就能培养起来的。

舒言并没有采用多媒体教学,她握着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一长串漂亮的行书,引得下面坐着的学生们一阵艳羡的低呼。

今天上的是选修课,选这课的人本来是很少的,但舒言的教室里却挤满了人。

林雪静绝对有这个认知,这教室里的人有一大半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一节课四十分钟,舒言拿捏时间的精确度简直让人叹为观止,铃声响起之前的五秒钟,她的课完美地画上了一个句号,等她都收拾好书本离开教室之后教室里的人才反应过来。

“哎哎,舒言舒言,等等等等!”林雪静追在舒言身后,两人从四楼下来,朝停车的位置走去。

“舒言,你的单位房还没分下来吗?”林雪静问,看了看那不远处新修的一栋居民楼,大学里的居住环境比较好,至少感觉就是不一样。

“我才刚来!”言下之意是没资格分到学校的房子。

舒言将怀里的书递给她,打开了车门,林雪静看着接过来的书,瞪大了眼睛,“《犯罪心理学》?舒言,你的备课本呢?”不要告诉她,她刚才讲课用的就是这本书?

坐上座位的舒言面不改色地说道:“我拿错书了!”

第1章

2021-05-03

第2章

2021-05-03

第3章

2021-05-03

第4章

2021-05-03

第5章

2021-05-03

第6章

2021-05-03

第7章

2021-05-03

第8章

2021-05-03

第9章

2021-05-03

第10章

2021-05-03

第11章

2021-05-03

第12章

2021-05-03

第13章

2021-05-03

第14章

2021-05-03

第15章

2021-05-03

第16章

2021-05-03

书评(228)

我要评论
  • 懒洋洋&在房间

    身后传来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低沉而充满磁性,慵懒地在房间里慢慢地扩散开。

  • 捡起自&,发出

    起身,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衣服,迈步时脚尖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她抬脚将那碍事的玩意给一脚踹开,砰的一声,金属物砸在木质的门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声音。

  • 多少我&,但该

    “婚内出轨证据确凿,你的身价是多少我不想过问,但我想告诉你的是,别拿唬孩子的手段来应付我,多一分我舒言不屑要,但该给我的,一分都不能少!”

  • “我想&无波的

    “我想干什么贺大少会不知道?”回应他的是舒言冷静无波的声音。

  • 很容易&嘲!

    他的话语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却让舒言很容易地听出了他话里的暗嘲!

  • ,该她&。

    所以,她决定快刀斩乱麻,但她不是圣人,没有净身出户的那套理论,该她要的,她不会少一分。

  • 大半,&气场的

    连室内的空气都被他张扬的呼吸夺去了一大半,锐利而逼人的气势把天生冷气场的舒言都震得愣了一下。

  • 大身影&。

    却不料,那道门缓慢地被拉开,门口的高大身影影射出一个渐渐清晰的轮廓,体格巍然,高大的身子把浴室的光线都遮住了。

  • &分明的

    垒壁分明的胸肌上还沾着没有擦干的水渍,腰间用一条浴巾松松垮垮地缠着,棱角分明的脸上是淡然无波的情绪,见到站在房间里的舒言,黝黑的眼眸只闪动了一下,施施然走出来往旁边的沙发上一坐,慵懒地闭上了眼睛。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