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出门时时拿错了!林雪静抖了抖嘴角,舒言,你牛!除了这样当老师的啊?但是舒言的天资很聪明是出了名的,据说读书学习时连跳三级,硕士深入研究生本科毕业时才二十三岁,算得上是学校里林雪静看着舒言边开车边用GPS定位导航,疑惑,“舒言,吃饭不是老地方吗?你还不认识路?”。...

早上出门时拿错了!

林雪静抖了抖嘴角,舒言,你牛!

还有这样当老师的啊?

虽然舒言的天资聪明是出了名的,听说读书时连跳三级,硕士研究生毕业时才二十二岁,算得上是学校里的一个奇葩人物。

林雪静看着舒言边开车边用GPS定位导航,疑惑,“舒言,吃饭不是老地方吗?你还不认识路?”

“我要去见个人!”舒言将GPS的搜索位置定在了文昌路一家五星级酒店。

……

“很抱歉我来晚了!”于暖心出现的时候比两人约定的时间晚了半个小时。

舒言缓缓的抬头,看着走过来的亭亭玉立的女人,身材颇好,前凸后翘,身上释放出来的是属于女性的魅力。

贺宇谦的目光其实也不算太差!

“于小姐吗?如果可以,请帮我们来杯热茶!”舒言语气平静地说道,看着于暖心那张描画得极为端庄精致的容颜,展唇一笑。

这家酒店是于氏集团名下的酒店,来这里坐了这么久,冷板凳也坐了,暖气倒也像是失灵了越来越冷了,主人家来了总该能喝杯热水了吧?

于暖心静静地看着舒言,她很年轻,据她所收集的资料显示,她才刚满了二十三岁,已经是大学教授。

没有属于这个年纪的浮躁,有的却是让人诧异的镇定。

“招待不周!请见谅!”于暖心对着身旁的助理低低交代了几句,很快便有人送来了精致的茶点和茶水。

“舒小姐,你也知道我今天约你来的目的,我们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需要你的帮忙!”

“咳咳咳——”坐在一边当木头喝水的林雪静一个不慎被水呛了。

你妹,求人帮忙还这么横?坐冷板凳吹冷风,你来试试!

舒言很喜欢跟聪明人说话。

“你求我?”舒言伸手搅拌着手里的银勺子,在杯子上轻轻一磕,任谁也听出了她话语里的淡淡嘲讽之意。

于暖心微微蹙眉,镶着水钻的长指甲轻轻地扣着桌面,迎上舒言从容的目光,眼角抖了一下,既没承认又没否认,“舒小姐,你也知道,如果一个女人大着肚子出嫁这在平常人家并没有什么,但在贺家——”

吃着糕点的林雪静心里震惊,她居然怀上了贺宇谦的孩子?尼玛,没见过这么无耻的,第三者光明正大地要正室助她上位?刚刚在车上知道舒言要来见这个人时,她就一百个不同意!这哪里是来求人,是来给人耳光的吧!

舒言手里的勺子轻轻地放下,笑道:“于小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的协议已经终止,我也没义务参合这些事情!”

“舒小姐,协议终止可以再立,你想要什么尽管开口?”于暖心咬了咬牙,一只手摸着自己的小腹,轻声说道:“就当是看在我腹中孩子的份上,舒小姐——”

站起来的舒言觉得有些胃疼,她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最近老是睡不好了的原因了,别人的孩子跟自己有半毛线的关系?现在却拿来博取她的同情心。

她拿着自己的包,笑了笑,难得的好脾气,但熟悉她的林雪静却冷不防地打了个寒颤。

“于小姐,上位这种事情,我可没你这么擅长,要我帮你?我还想请教你呢,不如改天,你有时间的话,教教我怎么去把别人的老公抢来做自己的男人!如何?”

第1章

2021-05-03

第2章

2021-05-03

第3章

2021-05-03

第4章

2021-05-03

第5章

2021-05-03

第6章

2021-05-03

第7章

2021-05-03

第8章

2021-05-03

第9章

2021-05-03

第10章

2021-05-03

第11章

2021-05-03

第12章

2021-05-03

第13章

2021-05-03

第14章

2021-05-03

第15章

2021-05-03

第16章

2021-05-03

书评(211)

我要评论
  • 上带了&辱我的

    舒言脸上带了丝嘲讽,“贺大少,你的臆测实在是侮/辱我的智商!”

  • “我想&道?”

    “我想干什么贺大少会不知道?”回应他的是舒言冷静无波的声音。

  • 的舒言&睛。

    垒壁分明的胸肌上还沾着没有擦干的水渍,腰间用一条浴巾松松垮垮地缠着,棱角分明的脸上是淡然无波的情绪,见到站在房间里的舒言,黝黑的眼眸只闪动了一下,施施然走出来往旁边的沙发上一坐,慵懒地闭上了眼睛。

  • 属物砸&在木质

    起身,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衣服,迈步时脚尖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她抬脚将那碍事的玩意给一脚踹开,砰的一声,金属物砸在木质的门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声音。

  • 开,门&浴室的

    却不料,那道门缓慢地被拉开,门口的高大身影影射出一个渐渐清晰的轮廓,体格巍然,高大的身子把浴室的光线都遮住了。

  • &舒言将

    舒言将手机移开,挂断电话的那一刻,她听见了电话那头男人抓狂的低咒声。

  • 肯离婚&,用这

    贺宇谦那边停顿了很久,语气变得森然,“你之所以不肯离婚,用这些来阻止我离婚难道是欲擒故纵?还是因为你最终的目的就是想要钱?”

  • 都同意&干什么

    “舒言,你他妈到底是什么意思?都同意离婚了,临到头还搞这种下三滥的招数,你他妈到底想干什么?”

  • 不易察&很容易

    他的话语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却让舒言很容易地听出了他话里的暗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