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茂玉的精品其工艺是较为很复杂非常精美的,玉材大都出自于昆仑山脉,这枚玉器的沁色过渡色自然而然深入地肌理,短时间做假的赝品肯定会像这个样子。”对于不喜欢古玉的舒言来说,的话对于喜欢古玉的舒言来说,如果能遇上一枚极为罕见的高古玉精品,她是欣喜得爱不释手,但在确定此物是真品之前,秉着一向的严谨认真的工作态度,她用手指小心翼翼地夹住直径不到七厘米的圆形玉器,距离移得远了一些,接着室内的灯光目光像一道道的X光慢慢地从玉器的边缘部位沁色的过渡区认真地看。。...

“高古玉的精品其工艺是相对复杂精美的,玉材大多出自昆仑山脉,这枚玉器的沁色过渡色自然深入肌理,短时间作假的赝品绝对不会像这个样子。”

对于喜欢古玉的舒言来说,如果能遇上一枚极为罕见的高古玉精品,她是欣喜得爱不释手,但在确定此物是真品之前,秉着一向的严谨认真的工作态度,她用手指小心翼翼地夹住直径不到七厘米的圆形玉器,距离移得远了一些,接着室内的灯光目光像一道道的X光慢慢地从玉器的边缘部位沁色的过渡区认真地看。

“这枚玉佩的表面刻上了龙和凤,玉质细嫩光滑润泽,渗色自然还有蛤蜊宝光的夺目耀眼之色!”

办公室里静得出奇,舒言难掩语气里的惊喜,取下手套,用指腹轻轻地揉着玉器上镌刻出来的凤纹,忍不住地低声喃喃,“战末汉初的腰佩,真的是好东西啊!”

文教授笑了起来,“顾先生,你看,我说得没错吧,这小姑娘的一双眼睛那就是火眼金睛!”

顾默白笑了笑,看着身边坐着的拿着那块玉佩舍不得放下的舒言,眼神不明,轻言出声,“舒小姐有一双慧眼!”

……

从研究所出来,舒言心里的那点遗憾也被夜风吹得淡了些,当年在博物馆见到那枚以假乱真的玉佩时心情自然是失落的,但好在有生之年让她见到了真品,想想也值得了!

接下来就该是去赴她母亲舒女士的约了。

舒言看着手腕上的表,九点十分,舒女士足足打了十分钟的电话,一分钟都没断过!

抬起头时,电梯门外站了两个人。

关阳又见到这位大晚上在马路上追丝巾的女孩有些惊讶,但很快就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算是礼貌地打招呼。

舒言也愣了愣,刚才在楼上见到那辆车她就觉得世界特小,没想到还真见到了他。

只不过,那人跟那位顾先生是什么关系?

“先生,请进!”

先生?舒言听着这带着一丝恭敬的尊称,脑子里冒出了几个圈圈,往旁边让了让。

顾默白是空手进来的,他带来的东西都放在了关阳的提包里,看着站在自己身后,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女子,她的羊毛大衣极为修身,一双细长的腿下面套着一双高跟鞋,一条长围巾随意地搭在颈脖上,头发倒是有些凌乱的美感,也许是里面太安静,空气显得有些沉闷。

这是舒言感觉坐电梯最难受的一次,包里的手机在不停地震动着,舒言伸手摁住了包,站着却没动,但手机的震动声在这么安静的环境下就跟轰雷似的,她呼出一口气,从包里摸出手机来,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不自觉地抖了抖唇角,伸手摁下拒接按键。

等到了底楼,舒言抓着那只手机,快步出门,身后的脚步声轻轻传来,她听见有人开口,“舒小姐,今天晚上谢谢你!”

舒言脚步一停,见说话的是关阳,关阳一副彬彬有礼为人和善的摸样让人无可挑剔,舒言朝一边站着的顾默白看了一眼,挑眉,要谢,是不是也该他说‘谢谢’?

第1章

2021-05-03

第2章

2021-05-03

第3章

2021-05-03

第4章

2021-05-03

第5章

2021-05-03

第6章

2021-05-03

第7章

2021-05-03

第8章

2021-05-03

第9章

2021-05-03

第10章

2021-05-03

第11章

2021-05-03

第12章

2021-05-03

第13章

2021-05-03

第14章

2021-05-03

第15章

2021-05-03

第16章

2021-05-03

书评(500)

我要评论
  • 个样,&,而现

    对舒言来说,一个婚内出轨的男人跟一只花瓶一个样,光看不中用,拿来也是堵心,而现在的贺宇谦却是连花瓶都算不上的人物,谈何堵心?

  • 的白衬&腿迈开

    她将捡在手里的衣服慢条斯理的穿好,质地精良的白衬衣将她挺翘的臀烘托出一个更加完美的弧度,修长的双腿迈开,她像只高贵的白天鹅朝浴室走去。

  • 地被拉&。

    却不料,那道门缓慢地被拉开,门口的高大身影影射出一个渐渐清晰的轮廓,体格巍然,高大的身子把浴室的光线都遮住了。

  • 意,却&嘲!

    他的话语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却让舒言很容易地听出了他话里的暗嘲!

  • 丝嘲讽&辱我的

    舒言脸上带了丝嘲讽,“贺大少,你的臆测实在是侮/辱我的智商!”

  • 所谓,&,这个

    舒言记得自己昨天在酒吧喝多,睡了一个陌生男人,不过也无所谓,吃亏的是自己,这个男人貌似也不计较什么。

  • 起身,&绊了一

    起身,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衣服,迈步时脚尖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她抬脚将那碍事的玩意给一脚踹开,砰的一声,金属物砸在木质的门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声音。

  • 舒言长&头下面

    舒言长发散落在丝被上,纤细的手腕从枕头下面滑了出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