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言明白了昨天早上她真的是无偿提供其他工作了,周末加班费都没捞到一点儿!在对上顾默白投来的目光时,她有些违背良心地笑道:“不客套,本职其他工作而已!”幸亏是真品,没让她失落。“舒小“舒小姐,有关费用问题先生已经跟文教授有所交涉!”关阳看出了舒言在看顾默白的时候眼神有些怪怪的,便说了这么一句,见舒言愣了一下,随即笑道:“舒小姐,需要我送你回家吗?”先生的意思是这么晚了,让他开车送她回家,这也算是对她的帮助的额外答谢吧!。...

舒言知道了今天晚上她真的是无偿工作了,加班费都没捞到一点儿!

在对上顾默白投来的目光时,她有些违心地笑道:“不客气,本职工作而已!”幸好是真品,没让她失望。

“舒小姐,有关费用问题先生已经跟文教授有所交涉!”关阳看出了舒言在看顾默白的时候眼神有些怪怪的,便说了这么一句,见舒言愣了一下,随即笑道:“舒小姐,需要我送你回家吗?”先生的意思是这么晚了,让他开车送她回家,这也算是对她的帮助的额外答谢吧!

舒言没想到自己想什么来什么,想着自己的账户上又将多一笔,心情顿时美好。

“不用,我自己开车来的!”舒言笑,突然觉得坐在车里一句话都没说的男人,也不是那么讨厌了。

爬上自己的车,包里的手机再次吵了起来,舒言关上车门接起电话,那边舒女士倒是有些诧异电话怎么突然通了,但随即就咬牙道:“舒言,别忘了今晚把我女婿带来,你都推了那么多次了,今晚我一定要见到他,除非你说了谎,你根本就没有结婚!”

舒言懊恼地伸手揉着自己的头发,“妈,都跟你说了,我结婚了,你为什么就不相信呢?”

电话那边的舒女士笑得有些阴森,“恩,你说过好几遍了,所以,今天晚上我就是想见见我女婿,丈母娘见女婿,例行程序是天经地义!”

舒言额头上冒出了一串黑线,第一想法是怎么办?在哪儿找个女婿?贺宇谦?那不可能,他是巴不得见她出洋相,那找牛郎?九分钟开车过去都要五分钟,四分钟让她现在去抢人啊?

旁边的黑色轿车慢慢地倒了出去,她的目光带着一丝无奈地扫过,瞥见旁边的车后车窗慢慢地滑上去,车里坐着的人影在眼前一晃就淹没在暗色中,她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发动了车!

……

舒言出现在朗曼餐厅的门口时,外面正下起了雨,酒店的门口停满了车,她下车的时候没带伞,一阵小跑着跑到门口,整个人有些狼狈。

在服务生‘欢迎光临’的声音中快步走进旋转玻璃门,身后响起一阵恭敬地声音,“顾先生您好,张少预定的包间在——”

舒言耳根子动了动,今晚她对‘顾’这个姓氏很敏感。

但她也没时间去看,快步往VIP207赶过去,眼看着就要走到207的门口,一道声音传了过来,“舒言?”

舒言转过身,是嫂子阮欣。

阮欣一向与舒女士不合,当然就更和舒言不对付,但舒言这些年没怎么去秦家,也就相安无事。

阮欣看到舒言,眼神里带着一丝讥诮,“我以为你不来了呢?”

舒言在见到阮欣的这一刻,也明白了今天晚上所谓的跟母亲“只是见个面吃个饭”是跟秦家人有关,早知道是这样,哪怕是舒女士以死相逼,她也不来!

“是,我来了!”舒言语气淡淡地说道,脸上带着无可挑剔的笑容。

阮欣挑了挑眉,两年不见这丫头又高了一头,那张脸跟她妈的那张狐狸精似的脸如出一辙,只不过没有化妆的她皮肤看起来更加细嫩柔滑,这么近的距离都看不到一点毛孔,皮肤白皙得让人嫉妒。

“娅姨说你要带老公来,舒言,你老公呢?”阮欣双手抄在胸口,似嘲非笑朝舒言身旁望了望!

她刚刚将舒童娅打的电话听得清清楚楚,舒言今天是要带老公来的!

舒言愣了一下,但平素冷静的她脸色却没变,心里却在感慨舒女士啊,你怎么就不对你这便宜儿媳妇使出镇妖宝塔呢?要不用芭蕉扇也行,一煽煽她个十万八千里眼不见耳根子也清静!

舒言笑了笑,听见身后有人走过来,脚步沉稳,她忽然脑子一抽,冲着阮欣笑,伸手指了指身后,“他来了!”说完转身看着从身后走过来的人,“老公,你迟到了!”

第1章

2021-05-03

第2章

2021-05-03

第3章

2021-05-03

第4章

2021-05-03

第5章

2021-05-03

第6章

2021-05-03

第7章

2021-05-03

第8章

2021-05-03

第9章

2021-05-03

第10章

2021-05-03

第11章

2021-05-03

第12章

2021-05-03

第13章

2021-05-03

第14章

2021-05-03

第15章

2021-05-03

第16章

2021-05-03

书评(126)

我要评论
  • &了他话

    他的话语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却让舒言很容易地听出了他话里的暗嘲!

  • 上带了&,“贺

    舒言脸上带了丝嘲讽,“贺大少,你的臆测实在是侮/辱我的智商!”

  • 得自己&男人貌

    舒言记得自己昨天在酒吧喝多,睡了一个陌生男人,不过也无所谓,吃亏的是自己,这个男人貌似也不计较什么。

  • 懒洋洋&的声音

    身后传来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低沉而充满磁性,慵懒地在房间里慢慢地扩散开。

  • 是圣人&她不会

    所以,她决定快刀斩乱麻,但她不是圣人,没有净身出户的那套理论,该她要的,她不会少一分。

  • 从地上&捡起自

    起身,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衣服,迈步时脚尖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她抬脚将那碍事的玩意给一脚踹开,砰的一声,金属物砸在木质的门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声音。

  • “我想&无波的

    “我想干什么贺大少会不知道?”回应他的是舒言冷静无波的声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