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言巧笑兮言,扭过身去望着自己身后的人,她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但实际上心里却都忍地说起了嗓子眼,在她说出来这句话扭过身去时,心里了在就懊悔自己不应该这么荒唐的,也她扭动脖子的速度非常慢,转过脸去的那一瞬间,她差点都闭上了眼睛,万一,万一是个女人怎么办?。...

舒言巧笑兮言,转过身去看着自己身后的人,她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但其实心里却忍不住地提起了嗓子眼,在她说出这句话转过身去时,心里已经在开始懊恼自己不该这么荒唐,也懊恼自己不该跟舒女士提什么已经结婚,来拒绝她安排的相亲。

她扭动脖子的速度非常慢,转过脸去的那一瞬间,她差点都闭上了眼睛,万一,万一是个女人怎么办?

站在离她不到一步之遥身后的男人也停了脚步,身上那件黑色的大衣上沾了一层薄薄的雨水,看样子也是进来的时候没有撑伞,他一只手微微抬高,骨节分明的手指轻握着手机正靠在耳边打着电话,但在舒言转身的那一刻,他停下来,唇角轻抿,视线一对上时,唇角微微勾起。

在舒言一眼望过去就望见他那深邃的黑瞳时,舒言发誓,她是真的后悔了!

“先生,小姐,请您们让一让!”餐厅的服务生手里端着高档的酒水站在一边,身后还跟着两个服务生。

舒言退后一步,脚跟闪了一下,她咬着牙嘴角僵硬地抖动了下,硬是没吱声。

“舒言,这就是你老公?”堵在门口一步不让的阮欣轻嘲出声。

一向果断的舒言居然在这个时候也有了一丝迟疑!

尤其是在看到她指的‘老公’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才刚分开不到十分钟的顾默白!

“舒言,你该不会是学那些言情小说,随便抓个男人冒充你老公吧,那样的情节也够烂的了!”阮欣将舒言那短暂的呆愣看在了眼里,觉得看舒言吃瘪原来也是一种赏心悦目的事情,至少现在,她就等着在看戏!

舒言心里此时可算是百转千回,抬眸看向顾默白,暗吸一口气,本想走上前去解释一番,却见顾默白唇角动了动,好像是在跟电话那边的人简单地说了些什么,挂上电话的他迈着优雅地步伐朝她走了过来,薄薄的唇线轻轻抿起。

“抱歉,我来晚了!”

舒言的身体因为他的突然靠近而变得僵硬起来,连脸上的表情都不知道该如何变幻,却因为他这句‘我来晚了’突然有种莫名的深深感触。

直到她身上一暖,他褪下的外套披在了她身上,她身体抖了抖,被这暖暖的香气包围着,热气扑面又是一阵眩晕,她侧脸看着自己身上的大衣,这才听见耳畔飘来的声音,“进去吧!”

“哼——”阮欣冷眼看着眼前的一幕,这才将注意力转移到面前的这个男人身上,刚才是因为她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舒言身上,对着这个所谓的‘舒言老公’的男人是一点都没放心上,现在才稍稍分心朝他看了一眼,这一眼让她不由得心里一愣,这真的是舒言的老公?

“阮欣,你站门口干什么呢?”阮欣的丈夫秦羽非朝这里走来。

看到了门边的舒言,满脸的惊喜,“言言,是你吗?”说完用目光将舒言打量了一番笑道,“两年不见,你这丫头又长高了,哦,这位是——”

秦羽非这才注意到舒言身旁还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穿着浅色的衬衣,套着一件暗色的V字领羊绒毛衣,领带扎得一丝不苟,一只手伸进休闲裤袋里,闲适地靠着舒言那边站着。

“舒言的老公!”阮欣冷哼一声,不等秦羽非惊讶,用修长的手指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一副难受的模样,“二十三岁就跟人私定终身,唉,现在的女孩子——”

第1章

2021-05-03

第2章

2021-05-03

第3章

2021-05-03

第4章

2021-05-03

第5章

2021-05-03

第6章

2021-05-03

第7章

2021-05-03

第8章

2021-05-03

第9章

2021-05-03

第10章

2021-05-03

第11章

2021-05-03

第12章

2021-05-03

第13章

2021-05-03

第14章

2021-05-03

第15章

2021-05-03

第16章

2021-05-03

书评(81)

我要评论
  • “你想&!”相

    “你想要钱是吗?要多少,开个价,我给你!一百万?还是两百万!!”相比于舒言的冷静,男人的说辞变得激进而失控。

  • 意思?&干什么

    “舒言,你他妈到底是什么意思?都同意离婚了,临到头还搞这种下三滥的招数,你他妈到底想干什么?”

  • &地扩散

    身后传来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低沉而充满磁性,慵懒地在房间里慢慢地扩散开。

  • 身价是&我想告

    “婚内出轨证据确凿,你的身价是多少我不想过问,但我想告诉你的是,别拿唬孩子的手段来应付我,多一分我舒言不屑要,但该给我的,一分都不能少!”

  • 好,质&鹅朝浴

    她将捡在手里的衣服慢条斯理的穿好,质地精良的白衬衣将她挺翘的臀烘托出一个更加完美的弧度,修长的双腿迈开,她像只高贵的白天鹅朝浴室走去。

  • 内出轨&,而现

    对舒言来说,一个婚内出轨的男人跟一只花瓶一个样,光看不中用,拿来也是堵心,而现在的贺宇谦却是连花瓶都算不上的人物,谈何堵心?

  • 语里带&了他话

    他的话语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却让舒言很容易地听出了他话里的暗嘲!

  • 的舒言&的眼眸

    垒壁分明的胸肌上还沾着没有擦干的水渍,腰间用一条浴巾松松垮垮地缠着,棱角分明的脸上是淡然无波的情绪,见到站在房间里的舒言,黝黑的眼眸只闪动了一下,施施然走出来往旁边的沙发上一坐,慵懒地闭上了眼睛。

  • 净身出&少一分

    所以,她决定快刀斩乱麻,但她不是圣人,没有净身出户的那套理论,该她要的,她不会少一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