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言望着阮欣那副模样,不动声色地扯了扯唇角,秦羽非扭脸瞪了妻子几眼。“言言,别在乎你嫂子的话,她这人是这样的!”舒言缓慢地地将身上的大衣给取了下去,却也没及时还“言言,别在意你嫂子的话,她这人就是这样的!”。...

舒言看着阮欣那副模样,不动声色地扯了扯唇角,秦羽非转脸瞪了妻子一眼。

“言言,别在意你嫂子的话,她这人就是这样的!”

舒言缓慢地将身上的大衣给取了下来,却没有及时还给身边的顾默白,而是挽在自己的手腕上,看着对着她笑的秦羽非,唇角勾了勾,溢出的笑容有着一丝浅浅的疏离,“秦羽非,我没嫂子!”

她可没承认自己是秦家人,既然不是秦家人,什么嫂子?

秦羽非眼睛里闪过一丝无奈,但善于交际的他很快掩饰了下去,冲着顾默白无奈地笑了笑,“既然都来了,进来坐坐吧!爸爸和娅姨都在等你们!”

秦羽非说着便让开了路,舒言迟疑了一会儿,她朝身边的顾默白看了一眼,声音很轻地说道:“我很抱歉!”

身边跟她步伐同步的顾默白没有出声,舒言抬脸看过去只看到他勾起的唇角。

“今晚的鉴定费我就不收了!”虽然这个时候谈这个让舒言自己都觉得有些市侩,但人家凭什么帮你?刚才你不是也因为他没给你钱而心里不爽吗?

舒言没听到身边人的回应,走出两步了又停下来,有些焦急地看着他,他们都走进包厢了,都听见里面的说话谈笑声了,若是他不愿意现在走还来得及!

顾默白看着眼前用试探眼光打量着自己的舒言,挑了挑眉头,刚要说什么,就听见那屏风后面有人走过来了,当前那位打扮得时尚又奢华的女人欣喜出声,“言言!”

舒童娅在喊出这一声之后,大步走到女儿面前,脸上闪过一抹欣喜,可是很快又板起了脸,“周末都加班,用得着这么拼命吗?”

舒言很明白舒女士之所以这么说是在为她的迟到而开脱,但她觉得本来就没什么,秦家人也知道她是不想来找借口罢了,舒言看着从座位上起身的秦候远,他正朝这边走过来,此时舒女士都说出口了,她总不能拆了她的台!

“言言,饿了吧,快过去坐!”秦候远笑着说道,脸上露出慈爱的面容,见到舒言身边站着的顾默白,表情有些疑惑却又觉得是在情理之中,便朝舒言轻声问道:“言言,这位是——”

舒言这才觉察到自己的失礼,她没有给顾默白引荐,她看向身侧的顾默白,有些抱歉地吐了吐舌头,接着便说道:“顾默白!”如果她没记错,他应该就叫这个名字,因为刚才在研究所,文教授就是这么叫的。

秦候远温和一笑,礼貌地朝顾默白伸出了手,“欢迎你!”

“你好!”顾默白也伸出手轻轻一握算是答礼,看着身边的舒言侧脸过去有种超负荷的呼吸感,忍不住地低低一笑。

……

“我没看错吧?”靠在门边踩着丁字步表情似木偶状的张晨初喃喃出声,眼看着近在咫尺,再跨出两步就到终点的顾默白,居然停下步伐走进了另外一间包间,而且他刚才在电话里听见什么了?

老公,你迟到了!

第1章

2021-05-03

第2章

2021-05-03

第3章

2021-05-03

第4章

2021-05-03

第5章

2021-05-03

第6章

2021-05-03

第7章

2021-05-03

第8章

2021-05-03

第9章

2021-05-03

第10章

2021-05-03

第11章

2021-05-03

第12章

2021-05-03

第13章

2021-05-03

第14章

2021-05-03

第15章

2021-05-03

第16章

2021-05-03

书评(207)

我要评论
  • 服,迈&尖被什

    起身,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衣服,迈步时脚尖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她抬脚将那碍事的玩意给一脚踹开,砰的一声,金属物砸在木质的门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声音。

  • 堆杂乱&机。

    听见手机铃声,她坐了起来,白皙的脚踝踩在地上凌乱不堪的衣服上,从一堆杂乱的布料下面找到了手机。

  • 头下面&来。

    舒言长发散落在丝被上,纤细的手腕从枕头下面滑了出来。

  • &,“贺

    舒言脸上带了丝嘲讽,“贺大少,你的臆测实在是侮/辱我的智商!”

  • 懒洋洋&,低沉

    身后传来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低沉而充满磁性,慵懒地在房间里慢慢地扩散开。

  • 是圣人&她不会

    所以,她决定快刀斩乱麻,但她不是圣人,没有净身出户的那套理论,该她要的,她不会少一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