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言堆在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荡回去,听着对方说话的语气,不由自主地瞪圆了眼睛,恩??他该不会来真的吧?黑色奔驰缓缓驶来。“先生,上车吧!”关阳一晚上都还处在深深的疑惑之中,如果不...

舒言堆在脸上的笑容还没来得及荡回去,听着对方说话的语气,不由自主地瞪圆了眼睛,恩??

他该不会来真的吧?

黑色奔驰缓缓驶来。

“先生,上车吧!”关阳一晚上都还处在深深的疑惑之中,如果不是这位舒小姐走到先生前面,在他们抵达酒店之前进去,他险些要以为这位舒小姐是故意跟着他们的。

顾默白灭掉了手里的烟头,静静地朝舒言这边看了一眼,薄唇一张,“上车!”

舒言站在原地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果断地摇头,“多谢,我自己开车来的,慢走!”

她说完转过身去就朝停车的地方走去,感觉到身后的人朝她身上投注过来的目光,她怎么突然有了一种被当成了猎物的错觉,但是这种感觉很快就消失不见,走出几步之后,身后传来汽车车前灯闪烁的光,紧接着那辆黑色的轿车已经融进了大路车流之中。

呼——

舒言浑身都轻松了下来,摸着自己有些发凉的掌心,手心里居然有一层薄薄的细汗,明明是很冷的,夜风穿透冷得她都忍不住打起了哆嗦,但她的掌心却冒出了汗水来,舒言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看似温柔无害的人一句再平常不过的话都会让她突然有种难以抗拒的压抑感。

或许是她今天状态不够好吧!

……

D市高档住宅小区风尚嘉年华F座大门口,被保安拦下的轿车停放在路边,有人从车里下来,手里撑着伞。

伞下的男人面容清瘦,打扮得也是办公白领的精英范儿,一手撑伞,一手拿着一只牛皮纸的大信封,站在寒风中翘首以盼。

望见不远处的那辆黑色奔驰缓缓靠近,他握着伞快步走了过去,在车停下的一刻叩响了车窗门。

“大少!”他态度恭敬地喊了一声。

车窗滑开,坐在车里的顾默白不动声色地看着他,“有事?”

“这是董事长让我交给您的!”对方言语很轻地说完,将手里拿着的牛皮纸信封递给他。

坐在车里的顾默白并没有伸手接,只用平静的目光看着他,“如果我没记错,五年前我就说过我不会再插手!”

车窗的玻璃门缓缓地关上,不再理会站在车外的人,“关阳,开车!”

让开路的男人看着那辆车驶进了小区大门,轻轻一叹,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态度恭敬地轻声说道:“董事长,大少不肯接!”

电话那边是长久的沉默,待他反应过来时,已经被挂断了。

……

“先生,你忘记了这个盒子!”关阳下车的时候将副驾驶座上的袋子提了出来,追上了顾默白的脚步,笑着说道:“舒小姐说这块高古玉价值连城,看来张少这次是真的输大了!”

两人在古董跳蚤市场逗留一圈,别的东西他没看上,就看上了这块玉佩,张晨初说这玉是假货,他笑笑不语执意买了下来,两人不过一句玩笑话,赌这玉的真假,他也不过是玩玩便临时找了一家鉴定所,只是没想到,会遇上她!

第1章

2021-05-03

第2章

2021-05-03

第3章

2021-05-03

第4章

2021-05-03

第5章

2021-05-03

第6章

2021-05-03

第7章

2021-05-03

第8章

2021-05-03

第9章

2021-05-03

第10章

2021-05-03

第11章

2021-05-03

第12章

2021-05-03

第13章

2021-05-03

第14章

2021-05-03

第15章

2021-05-03

第16章

2021-05-03

书评(390)

我要评论
  • 一个念&外情,

    舒言醒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老公有了婚外情,自己都快离婚了还出轨!

  • 三滥的&干什么

    “舒言,你他妈到底是什么意思?都同意离婚了,临到头还搞这种下三滥的招数,你他妈到底想干什么?”

  • ,语气&淡淡的

    舒言脑子有些眩晕,她捏紧了电话,有些不耐烦,语气淡淡的,“贺大少不知道自己的身价?”

  • &舒言长

    舒言长发散落在丝被上,纤细的手腕从枕头下面滑了出来。

  • 语里带&地听出

    他的话语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却让舒言很容易地听出了他话里的暗嘲!

  • ,但该&少!”

    “婚内出轨证据确凿,你的身价是多少我不想过问,但我想告诉你的是,别拿唬孩子的手段来应付我,多一分我舒言不屑要,但该给我的,一分都不能少!”

  • 但她不&套理论

    所以,她决定快刀斩乱麻,但她不是圣人,没有净身出户的那套理论,该她要的,她不会少一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