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很显然这句话没可以得到回应,林雪静叹了口气,她有时候候真的会觉得,舒言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舒言要去爷爷奶奶家,让林雪静将她先送过去的,再开了她的车走。尹家山庄并也不是城乡交舒言要去爷爷奶奶家,让林雪静将她先送过去,再开了她的车走。。...

但显然这句话没得到回应,林雪静叹了口气,她有时候真的觉得,舒言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舒言要去爷爷奶奶家,让林雪静将她先送过去,再开了她的车走。

尹家山庄并不是城乡交界处的那种集住地,而是依山傍水的绝佳别墅群,毗邻D市最大的天然风景水库区。

舒言直接去了水库区接还在钓鱼的老爷子。

他都快七十岁了,大冷天的坐这里吹冷风,水库边上多危险啊,舒言忍不住的道:“爷爷,你又是一个人来的?”

冉爷爷穿上羽绒服裹得圆滚滚的,被风一吹羽绒帽子里灌了风吹得鼓鼓的,“我跟老张一起来的,搭他的顺风车!”说完他开始收鱼竿,献宝似的提起面前的桶,“丫头你看,晚上啊,我给你做正宗的松鼠鱼。保证比你奶奶做的芋头糕好吃!”

舒言有些哭笑不得,接过爷爷手里递过来的小桶,急忙点头,“好好好,我保证都吃光!”

两人回家,奶奶已经做好了晚饭,爷爷最后端上松鼠鱼时,舒言忽然脸色一变,连忙跑进了卫生间,趴在马桶边一阵干呕地吐了起来。

奶奶一脸紧张的进去看她,她本意想开口安慰,但是才刚张开嘴,再一次干呕得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言言,丫头啊,你这是怎么了啊?”奶奶着急的问道,冉爷爷也被这一幕给吓住了,连忙叫了家里的佣人菲姐搀扶起舒言。

舒言全身乏力,靠在佣人菲姐的身上也使不出力来,她看着急得满脸愁容的奶奶和爷爷,好不容易挤出一个笑容,轻声安慰道:“我没事,我就是有些感冒了,身体不舒服!你们别担心!”

菲姐扶着舒言上了楼,躺上了床,冉奶奶和冉爷爷围在床边一脸担忧,“言言,我送你去医院吧,要不,我打120,这里离得很近的!”

舒言躺在床上直摇头,“不用了,我之前看过医生的,没事,我躺一会儿就好!”

两位老人还是不放心,冉奶奶让菲姐下楼去厨房端一碗热汤上来,看着舒言喝下一碗,又看了看她的脸色,这才松了口气,“有哪儿不舒服的要告诉奶奶!”

舒言点点头,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好好的一个周末,她是专门回来陪他们的,结果又让他们担心了。

两位老人让她先休息一会儿,他们离开卧室下楼张罗晚餐,而躺在大床上的舒言凝着头顶的灯光,眉头慢慢地蹙紧。

她想起了和顾默白一夜之后的事情。

那天,她在离开酒店房价的那一刻听见身后传来声音,“记得吃药!”

语气温雅而低沉,如果不是一面之缘的人,这种语气会让舒言觉得就是体己关心让人会感到窝心的话语,只不过当时听起来,怎么都觉得心里有那么一种不适感。

“你放心,我知道!”

她扔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离开,并在附近的药店买了药,在还没进家门之前就已经吃了下去。

可是后来她晕倒了。

第1章

2021-05-03

第2章

2021-05-03

第3章

2021-05-03

第4章

2021-05-03

第5章

2021-05-03

第6章

2021-05-03

第7章

2021-05-03

第8章

2021-05-03

第9章

2021-05-03

第10章

2021-05-03

第11章

2021-05-03

第12章

2021-05-03

第13章

2021-05-03

第14章

2021-05-03

第15章

2021-05-03

第16章

2021-05-03

书评(486)

我要评论
  • &头男人

    舒言将手机移开,挂断电话的那一刻,她听见了电话那头男人抓狂的低咒声。

  • 舒言脑&价?”

    舒言脑子有些眩晕,她捏紧了电话,有些不耐烦,语气淡淡的,“贺大少不知道自己的身价?”

  • 懒洋洋&而充满

    身后传来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低沉而充满磁性,慵懒地在房间里慢慢地扩散开。

  • 连室内&舒言都

    连室内的空气都被他张扬的呼吸夺去了一大半,锐利而逼人的气势把天生冷气场的舒言都震得愣了一下。

  • ,用这&婚难道

    贺宇谦那边停顿了很久,语气变得森然,“你之所以不肯离婚,用这些来阻止我离婚难道是欲擒故纵?还是因为你最终的目的就是想要钱?”

  • 百万!&言的冷

    “你想要钱是吗?要多少,开个价,我给你!一百万?还是两百万!!”相比于舒言的冷静,男人的说辞变得激进而失控。

  • “婚内&段来应

    “婚内出轨证据确凿,你的身价是多少我不想过问,但我想告诉你的是,别拿唬孩子的手段来应付我,多一分我舒言不屑要,但该给我的,一分都不能少!”

  • 所谓,&男人貌

    舒言记得自己昨天在酒吧喝多,睡了一个陌生男人,不过也无所谓,吃亏的是自己,这个男人貌似也不计较什么。

  • 捡起自&下,她

    起身,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衣服,迈步时脚尖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她抬脚将那碍事的玩意给一脚踹开,砰的一声,金属物砸在木质的门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声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