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说她,她的身体对避孕药中的药物成分皮肤过敏,以后尽量避免别吃。她谨遵医嘱在后服药了抗皮肤过敏的药物,而已当她问到之后的药吃了会会作用一定的疗效时,医生只说她不能够她谨遵医嘱在之后服用了抗过敏的药物,只是当她问起之前的药吃了会不会起到一定的疗效时,医生只告诉她不能给她一个肯定的答复。。...

医生告诉她,她的身体对避孕药中的药物成分过敏,以后尽量别吃。

她谨遵医嘱在之后服用了抗过敏的药物,只是当她问起之前的药吃了会不会起到一定的疗效时,医生只告诉她不能给她一个肯定的答复。

眼看着月底即将过去,她经期一向准时,每个月月初的几天,但在之前就会有两三天的痛经,若是以往的这几天,她身体就会有反应,只是这个月,还没有!

舒言内心开始焦躁起来,会不会……

“砰砰砰——”卧室的门被人轻轻敲响,进来的是冉奶奶,舒言急忙从床上坐起来。

“奶奶!”

“躺着躺着——”冉奶奶手里端着盘子,笑着说道:“奶奶怕你饿,端了东西来给你先垫垫肚子!”说完把盘子放在床头柜上,伸手端过来的是一小盘切得小块小块的芋头糕。

淡紫色的颜色,豁着糯米的奶白色,蒸好的糕点还散发着一阵热气,舒言伸手拿起一块就往嘴里送,软香扑鼻入口香软。

“好香好甜啊!”舒言夹起一块递给坐在床边的奶奶,“奶奶也尝尝!”

冉奶奶也咬了一小口,笑着说道:“你知道你喜欢吃这个,每次来都少不了!”

见舒言脸色好了许多,奶奶也放了心,坐上了床聊起了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舒言也跟奶奶说起了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奶奶认真听着,等舒言说完了,她伸手拂过舒言的唇角,替孙女擦掉嘴角落下的芋头糕渣子,爱怜地看着舒言,欲言又止地轻轻说道:“丫头,你见过你爸爸了吗?还有你妈妈?”

舒言动作一滞,脸上的笑容还没有及时收回去,笑容显得有些僵硬,拿着芋头糕的手明显是僵了僵。

冉奶奶见状急忙岔开话题,此时听见窗外一阵汽车的低鸣声,奶奶起身下床走到床边看了一眼,拉上窗帘时蹙眉说道:“最近来这里的人不少,都没有平日里安静了!”

“出什么事情了吗?”舒言朝窗口看了一眼,门铃声这时响了起来。

“夫人,顾钢的人又来了!”菲姐敲门进来,冉奶奶脸上露出一抹愁容,“你去告诉来人,就说老冉不在家!”

菲姐点点头,“好!”

“奶奶,他们是来找爷爷的吗?”舒言看向奶奶。

顾铭集团舒言知道,是D市第一大钢铁集团公司,在全国也是排的上号的企业,但前段时间她看到有关这个公司的报道,说D市一楼盘出现了安全事故,经详细调查确定是因为采用的螺纹钢存在电腐蚀,D市质检总局为此对当下建材市场进行了抽查,牵扯出一大批不合格的钢制品生产企业,为首一家便是顾钢!

冉奶奶叹息一声,“丫头,你也知道你爷爷所在的国营炼钢厂早在五年前就要破产了,这个厂即便是想私营化也没人要,但是这几年这块地皮的开发力度不断加大,让人想起了这个炼钢厂,想要收购了去,你爷爷是厂长,又在这批老职工里颇有声望,所以——”

“爷爷手里还持有一部分股份对吗?”舒言问道。

第1章

2021-05-03

第2章

2021-05-03

第3章

2021-05-03

第4章

2021-05-03

第5章

2021-05-03

第6章

2021-05-03

第7章

2021-05-03

第8章

2021-05-03

第9章

2021-05-03

第10章

2021-05-03

第11章

2021-05-03

第12章

2021-05-03

第13章

2021-05-03

第14章

2021-05-03

第15章

2021-05-03

第16章

2021-05-03

书评(401)

我要评论
  • “婚内&段来应

    “婚内出轨证据确凿,你的身价是多少我不想过问,但我想告诉你的是,别拿唬孩子的手段来应付我,多一分我舒言不屑要,但该给我的,一分都不能少!”

  • 上,纤&头下面

    舒言长发散落在丝被上,纤细的手腕从枕头下面滑了出来。

  • &久,语

    贺宇谦那边停顿了很久,语气变得森然,“你之所以不肯离婚,用这些来阻止我离婚难道是欲擒故纵?还是因为你最终的目的就是想要钱?”

  • 了电话&知道自

    舒言脑子有些眩晕,她捏紧了电话,有些不耐烦,语气淡淡的,“贺大少不知道自己的身价?”

  • “我想&的是舒

    “我想干什么贺大少会不知道?”回应他的是舒言冷静无波的声音。

  • 酒吧喝&过也无

    舒言记得自己昨天在酒吧喝多,睡了一个陌生男人,不过也无所谓,吃亏的是自己,这个男人貌似也不计较什么。

  • &服,迈

    起身,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衣服,迈步时脚尖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她抬脚将那碍事的玩意给一脚踹开,砰的一声,金属物砸在木质的门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声音。

  • !”相&人的说

    “你想要钱是吗?要多少,开个价,我给你!一百万?还是两百万!!”相比于舒言的冷静,男人的说辞变得激进而失控。

  • &内出轨

    对舒言来说,一个婚内出轨的男人跟一只花瓶一个样,光看不中用,拿来也是堵心,而现在的贺宇谦却是连花瓶都算不上的人物,谈何堵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