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宇谦伸出手扯掉了自己颈脖上的领带,松了衬衣的纽扣可但是会觉得无比的闷气。秘书听了低下头声音很低,“总经理,之后我就跟你曾说的。”秘书抬眼战战兢兢地看了贺宇谦几眼。“秘书听了低头声音很低,“总经理,之前我就跟你说过的。”秘书抬眼战战兢兢地看了贺宇谦一眼。。...

贺宇谦伸手扯掉了自己颈脖上的领带,松了衬衣的纽扣可还是觉得无比的闷气。

秘书听了低头声音很低,“总经理,之前我就跟你说过的。”秘书抬眼战战兢兢地看了贺宇谦一眼。

“你说过什么了?”贺宇谦眯着眼睛睨他。

秘书急忙说道:“哦,不不,总经理,是我忘记了,我该提前告诉你的,顾钢,顾钢曾经的董事长已经回来了!”

秘书说完心里直冒汗,有没有搞错?他那天确实是说过的,只不过总经理跟杨律师有什么急事要谈,谈了回来就是一脸的不愉快,把办公室里的杯子时摔地砰砰砰直响,是早就忘记了他说过的了。

不过,上司哪会有错的呢!!

“曾经的董事长?”贺宇谦猛的从座椅上坐了起来,“你是说顾默白回来了?”

……

冬日一天冷过一天,很快,D市的慈善拍卖会被迎来,这次规模不小,在丽都水城举行。

三天前,林雪静请求舒言出场帮忙。海洋馆里的海豚安安,平时最听舒言的话,林雪静想要和她一起让安安在那天跳水。林雪静暗恋的新任市长司岚想要让海豚安安跳水作为开场节目,舒言磨不过林雪静,答应了下来。

当然这次来慈善拍卖会,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文教授几天前告诉过她,她心仪已久的那块龙凤高古玉会在今天的拍卖会上拍卖,所以舒言是一定要来参加的。

晚上七点,已经有人陆陆续续的来了,这种场合也少不了媒体的介入,在会场的外面也铺着长长的红地毯供每一位前来参加晚会的贵宾落脚。

穿戴贵气的来宾们相继踏过红地毯进入会场,但进去的人都忍不住地打了个寒颤,尤其是穿着晚礼服出席的美女太太们,心里都在郁闷着今天晚上的晚会场地也选得太变/态了些!

“她们都在心里骂死司岚了!”穿着正装出席的张晨初,朝身边坐着的人说道:“司岚说你今天要上台,有没有这回事?”

两天前,顾家老爷子突然病倒了,随之的,这两天D市闹得沸沸扬扬的建材质量检测莫名其妙地安静了,就连之前蜂拥不断爆料诋毁顾钢的消息也被一扫而空,老爷子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没有主事,这些事情,谁做的?

张晨初趴在车窗边笑得狡黠,“秋风扫落叶,还真像是你的作风!”

打开车门下车的顾默白蹙了蹙眉,一身黑色西装的他下车后身姿挺拔地站直了,目光平视着走在前面停下的市政府的车辆,眯了眯眼睛,“我只想着我那块玉!”

张晨初摸了摸鼻子,看着顾默白那张黑脸,嘿嘿地讨好着笑着,“咱们兄弟几个好东西一起享用!”

“恩,我也是这么想的!”顾默白语气淡淡地说道,朝松了一口气的张晨初看了一眼,挑眉,“所以待会麻烦你负责将它给我赎回来!”

啊??张晨初就像炸了毛的猫儿,不要吧,就司岚那吸血鬼的性子,今天进去的人都会被扒了一层皮,他去买下来,岂不是要被扒两层?

“总经理,就是他!”秘书靠近贺宇谦的身边,脸朝着前方那一位已经缓步走进会场的人,贺宇谦抬头看去,不过只看到一个一个黑色的背影,只是很奇怪,为什么那么多人一起走进那扇大门,可那个人的身影确实最能吸引他眼球的?

第1章

2021-05-03

第2章

2021-05-03

第3章

2021-05-03

第4章

2021-05-03

第5章

2021-05-03

第6章

2021-05-03

第7章

2021-05-03

第8章

2021-05-03

第9章

2021-05-03

第10章

2021-05-03

第11章

2021-05-03

第12章

2021-05-03

第13章

2021-05-03

第14章

2021-05-03

第15章

2021-05-03

第16章

2021-05-03

书评(342)

我要评论
  • 断电话&低咒声

    舒言将手机移开,挂断电话的那一刻,她听见了电话那头男人抓狂的低咒声。

  • 故纵?&的就是

    贺宇谦那边停顿了很久,语气变得森然,“你之所以不肯离婚,用这些来阻止我离婚难道是欲擒故纵?还是因为你最终的目的就是想要钱?”

  • ,白皙&堆杂乱

    听见手机铃声,她坐了起来,白皙的脚踝踩在地上凌乱不堪的衣服上,从一堆杂乱的布料下面找到了手机。

  • 三滥的&你他妈

    “舒言,你他妈到底是什么意思?都同意离婚了,临到头还搞这种下三滥的招数,你他妈到底想干什么?”

  • 发散落&头下面

    舒言长发散落在丝被上,纤细的手腕从枕头下面滑了出来。

  • 的门上&脆的声

    起身,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衣服,迈步时脚尖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她抬脚将那碍事的玩意给一脚踹开,砰的一声,金属物砸在木质的门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声音。

  • 道?”&无波的

    “我想干什么贺大少会不知道?”回应他的是舒言冷静无波的声音。

  • 的男人&在的贺

    对舒言来说,一个婚内出轨的男人跟一只花瓶一个样,光看不中用,拿来也是堵心,而现在的贺宇谦却是连花瓶都算不上的人物,谈何堵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