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宇谦轻轻眯了眯眼睛睛。他昨天晚上是代表贺氏集团来报名参加这个晚会的,按照惯例,对政府牵头组织举行的活动会需要支持,他昨天是一个人来的,望着了走在前面的人,他轻轻眯眼睛,大踏步地跟他今晚是代表贺氏集团来参加这个晚会的,按照惯例,对政府牵头举办的活动会支持,他今天是一个人来的,看着已经走在前面的人,他微微眯眼,大步地跟了过去。。...

贺宇谦微微眯了眯眼睛。

他今晚是代表贺氏集团来参加这个晚会的,按照惯例,对政府牵头举办的活动会支持,他今天是一个人来的,看着已经走在前面的人,他微微眯眼,大步地跟了过去。

顾默白这个人一向低调,贺宇谦得到的最新消息,是他现在正在一个小公司做代理业务,只不过过了今天晚上,可能就不是一个小小的代理商那么简单了。

听闻顾钢的董事长顾佐铭至今还躺在医院,而顾家二少在部队,这段时间暗中操持顾钢的人可能就是他!

普华的业绩才刚上去,从顾钢手中抢过来的市场都还没有来得及清盘,他就出现了!

该死的!

……

顾默白进入会场并没有寻找位置坐下来,而是环顾四周看了看。

会场的舞台是个游泳池,中间是个T型舞台,待会要拍卖的东西就会出现在那个台上,顾默白靠近那边,从穿梭在人群中的侍者手里端过一杯果汁,闲适地靠在靠近游泳池旁边的钢铁栅栏,听见有海豚的欢快叫声,他怔了怔,朝游泳池那边望去。

就见到池里的一只海豚游到了岸边,探出脑袋跟岸边的人友好互动着。

摸在海豚脸侧的那只手嫩白修长,沾着水的指尖在空中画着圈,俏皮的小家伙便随着她的手势在水里转起了圈愉快地玩了起来,发出一声声愉悦欢快的叫声。

他的目光顺着那只手往上滑,那只手的手指很长,在柔和的灯光下泛着莹白的光芒,顾默白很奇怪自己此时的举动,在意识到自己竟然会因为对方的一只手而失态时,他心里微颤,表情却是不动声色地淡淡一笑,抬起头在在看到那张熟悉的脸时,镇定的脸色微微怔了怔。

原来这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是因为她!

舒言一早就来到了宴会场,因为没有事情可做,就一直在和安安玩耍。

感觉到有人看她,她抬脸望过去,愣了一下,华丽的灯光下,男人一手端着水晶高脚杯,姿态优雅而闲适地轻轻靠在了游泳池边的围栏上,他也不怕被飞溅而出的水溅湿了衣服,在对视上对方的目光时,朝她遥遥举杯,温和一笑。

有一种人的风华不需要华丽的衣饰来烘托展现,他只需要往那边一站,仅需要一个温和的笑容,就会让人突然有了一种眩晕感。

明明不曾有过任何一个出挑的动作,却深深吸引住了她的眼球!

舒言觉得用这样的话来修饰一个男人,对她来说,多少是有些不可思议的,但就是在她看到他嘴角微勾脸上朝着她溢出那笑容的那一刻,她脑子里真的有了短时间的空白,不可思议的恍惚感!

“默白,你看谁呢?”张晨初过去跟司岚和一众政府要员打了个招呼,就见顾默白一人远远地站在水池那边,单手放在裤袋里,一手举杯的动作优雅而迷人,他走过来用胳膊碰了一下顾默白。

顾默白正好收回了眼神,垂眸品酒时看见了好友过来,淡淡一笑,“人!”

张晨初脸部表情石化了,好吧,我知道你看的是人而不是动物!他顺着顾默白刚才看向的方向看了过去,看见台上蹲着的那个身影,眯了眯眼,“咦,我怎么觉得有些眼熟呢?默白——”

第1章

2021-05-03

第2章

2021-05-03

第3章

2021-05-03

第4章

2021-05-03

第5章

2021-05-03

第6章

2021-05-03

第7章

2021-05-03

第8章

2021-05-03

第9章

2021-05-03

第10章

2021-05-03

第11章

2021-05-03

第12章

2021-05-03

第13章

2021-05-03

第14章

2021-05-03

第15章

2021-05-03

第16章

2021-05-03

书评(164)

我要评论
  • 上,纤&细的手

    舒言长发散落在丝被上,纤细的手腕从枕头下面滑了出来。

  • 意思?&头还搞

    “舒言,你他妈到底是什么意思?都同意离婚了,临到头还搞这种下三滥的招数,你他妈到底想干什么?”

  • 吗?要&还是两

    “你想要钱是吗?要多少,开个价,我给你!一百万?还是两百万!!”相比于舒言的冷静,男人的说辞变得激进而失控。

  • 开,门&巍然,

    却不料,那道门缓慢地被拉开,门口的高大身影影射出一个渐渐清晰的轮廓,体格巍然,高大的身子把浴室的光线都遮住了。

  • 到了手&机。

    听见手机铃声,她坐了起来,白皙的脚踝踩在地上凌乱不堪的衣服上,从一堆杂乱的布料下面找到了手机。

  • 一个念&自己都

    舒言醒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老公有了婚外情,自己都快离婚了还出轨!

  • 道?”&的是舒

    “我想干什么贺大少会不知道?”回应他的是舒言冷静无波的声音。

  • 子有些&,“贺

    舒言脑子有些眩晕,她捏紧了电话,有些不耐烦,语气淡淡的,“贺大少不知道自己的身价?”

  • 大半,&震得愣

    连室内的空气都被他张扬的呼吸夺去了一大半,锐利而逼人的气势把天生冷气场的舒言都震得愣了一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