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默白早以扭过身往司岚那边走过去的了,留下的一脸不解的张晨初在那边傻站了好一会儿!……“言言!”林雪静走回来时语气有些急,“晚会就得就了,我们的表演排在了第一个!舒言的手被她捏得发疼,再次将目光看向台下,莫名其妙地就锁定了顾默白的身上,她懊恼地皱了皱眉,台下那么多的人她怎么就一眼就看到他了呢?。...

顾默白早已转过身往司岚那边走过去了,留下一脸疑惑的张晨初在那边傻站了好一会儿!

……

“言言!”林雪静走过来时语气有些急,“晚会就要开始了,我们的表演排在了第一个!”林雪静语气里有些紧张,她的目光在人群里寻找着,再看到了人群之中被围在中央的那个人,抓着舒言的手也紧了紧。

舒言的手被她捏得发疼,再次将目光看向台下,莫名其妙地就锁定了顾默白的身上,她懊恼地皱了皱眉,台下那么多的人她怎么就一眼就看到他了呢?

舒言心里暗道就是那个微笑惹的祸,听着身边的林雪静低声说道:“他身边的那三个人应该是他那三个好朋友吧,我只认识其中一个,是房地产张氏的张晨初!”

顺着好友的目光看去,舒言诧异地发现自己的目光又转到了那个圈子,而跟顾默白含笑交谈着的人不就是经常在林雪静嘴里听到的司岚么。

她怔了一下,看他们含笑闲谈,他好像跟市长司岚挺熟稔的!

也对,来参加这种晚会的人目的都只有一个,通过所谓的慈善拍卖借机讨好政府以便获取更多的商业契机,让利润最大化。

舒言反握着好友的手,轻拍了一下示意她不要紧张。

而此时会场观众席那边的灯已经熄灭了,晚会的现场灯光全部聚集在了舞台之上,主持人先是一番致辞,接着便请上了今天晚上的嘉宾主持,D市的年轻市长司岚先生,舒言感觉到身边的林雪静是越发的紧张,尽管她们站的地方灯光照射/不到,而站在舞台上的人也根本不可能看到林雪静。

她握着好友的手,低声说道:“雪静,你一个人上去,我相信你可以的!”

虽然她也知道即便是林雪静上了台,那人也不一定认得她是谁,可是这是好友的心愿,她一个人上场吸引住他目光的几率更大了些。

“我?”林雪静诧异地看着好友,急忙说道:“不不不,我,不行!”

“怎么不行了?你可以的!”舒言说着抱住林雪静的肩膀,见林雪静还在摇头说‘不’,她眉头一皱,低头看着面前的一步阶梯,脚一踏上去,一歪,只听咔嚓一声,身边的林雪静一声低叫,被舒言伸手捂住了嘴,林雪静急得要跳脚。

“现在你不行也得行了!除非你想我一辈子变瘸子,你养我一辈子!”舒言的右脚一阵刺骨的疼,却还有心思跟林雪静打趣开玩笑。

林雪静扶着要送她下去坐着,舒言推了推她的手,“我在这边看着,你去!”听着那边的报幕词,林雪静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她急忙让舒言站在原地别动。

舒言嗯嗯嗯的点头,看着林雪静跑上舞台时,她把目光投向了致辞完毕下台的司岚身上,弯腰摸着自己崴了的脚,目光一沉,低咒一声,“真是亏大了!”

看着那悬挂在半空中的彩球有些头晕,她也没这个观看的兴致,想着去洗手间。

勉强扶着栏杆转身要走,就听见身后安安翻腾而起落入水中的声音。连穿两次圈,这样的表演说实话也只有小孩子们会喜欢,只不过下面坐着的人都是些有素养的有钱人,所以也有礼节地鼓起了掌。

舒言想要转身去看,却忽然脚下一滑,因为脚此刻痛着,根本使不上力,下一刻直接掉进了游泳池里。

第1章

2021-05-03

第2章

2021-05-03

第3章

2021-05-03

第4章

2021-05-03

第5章

2021-05-03

第6章

2021-05-03

第7章

2021-05-03

第8章

2021-05-03

第9章

2021-05-03

第10章

2021-05-03

第11章

2021-05-03

第12章

2021-05-03

第13章

2021-05-03

第14章

2021-05-03

第15章

2021-05-03

第16章

2021-05-03

书评(172)

我要评论
  • 在的贺&人物,

    对舒言来说,一个婚内出轨的男人跟一只花瓶一个样,光看不中用,拿来也是堵心,而现在的贺宇谦却是连花瓶都算不上的人物,谈何堵心?

  • 舒言脸&上带了

    舒言脸上带了丝嘲讽,“贺大少,你的臆测实在是侮/辱我的智商!”

  • 你!一&还是两

    “你想要钱是吗?要多少,开个价,我给你!一百万?还是两百万!!”相比于舒言的冷静,男人的说辞变得激进而失控。

  • &价?”

    舒言脑子有些眩晕,她捏紧了电话,有些不耐烦,语气淡淡的,“贺大少不知道自己的身价?”

  • 捡起自&音。

    起身,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衣服,迈步时脚尖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她抬脚将那碍事的玩意给一脚踹开,砰的一声,金属物砸在木质的门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声音。

  • &故纵?

    贺宇谦那边停顿了很久,语气变得森然,“你之所以不肯离婚,用这些来阻止我离婚难道是欲擒故纵?还是因为你最终的目的就是想要钱?”

  • 大身影&一个渐

    却不料,那道门缓慢地被拉开,门口的高大身影影射出一个渐渐清晰的轮廓,体格巍然,高大的身子把浴室的光线都遮住了。

  • 断电话&头男人

    舒言将手机移开,挂断电话的那一刻,她听见了电话那头男人抓狂的低咒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