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浅色的衬衣皱巴巴地贴合在了身上,西装长裤的裤脚还在滴着水,走廊上的地毯上因为他的停下脚步脚跟一圈都有湿湿的水迹,即使是浑身浸满了水,但他那一身的打扮都让火眼金睛的此时的男人一手托着怀里女子的腰,一手将她的膝盖轻松地抬高,一个标准的公主抱的姿势完美的呈现了出来。。...

他浅色的衬衣皱巴巴地贴合在了身上,西装长裤的裤脚还在滴着水,走廊上的地毯上因为他的停步脚跟一圈都有湿湿的水迹,即便是浑身浸透了水,但他那一身的打扮都让火眼金睛的林雪静挑不出一丝搭配不当的刺耳来,相反的,这一身的打扮粗略的看觉得是有些暗沉不起眼,但是一细看就能发现,低调奢华又有内涵。

此时的男人一手托着怀里女子的腰,一手将她的膝盖轻松地抬高,一个标准的公主抱的姿势完美的呈现了出来。

林雪静被这个姿势怔得愣了愣,即便是两人现在全身湿透,但却让人感觉不到两人的狼狈,甚至说,男人的举手投足都表现出了一种绅士的风度。

当她看清对方的那张脸时,惊讶得伸出了手指失态地指向了他的脸,“你,你,你——”

这不就是那天,那天在会所里,舒言醉酒后缠着不放的那个男人??难道这两人早就认识的?

还不等她多说什么,男人已经径直道:“她落了水,我先带她走。”

林雪静被面前的这个男人震得哑口无言,但男人的话仿佛天生有种命令感,林雪静下意识的让了道,将舒言的包给了他。

顾默白悠悠转身,直接离开。

直到两人都看不到身影了,林雪静才跺了跺脚,刚刚,该问男人要个电话号码的,至少要确保下舒言的行踪。

……

而另一边。

车里开了暖气,舒言的身子因为扣上了安全带而不能随意地乱动,她只是觉得难受,从破水而出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处于了昏昏然的状态。

蜷缩了一下身子,她身体开始冷得发抖,睁开眼见到了窗外一晃而过的路灯,只可惜一盏接着一盏,就像是永无止境地往下闪动着,她强撑起厚重地眼皮,张了张嘴,哑声说道:“文昌路119号星座国际B栋三号门!”

舒言是连脸都没有朝驾驶座那边看一眼,说完之后便闭着眼,闭眼时沉着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

她还真是淡定!

开车的人朝舒言那边看了一眼,转过脸来时带着一丝早有预料的释然,车里连音乐都没有放,安静得只能听见迎面或是从后面超过来的车刷刷飞过的声音,他开车一向很稳。

舒言也是感觉到很不舒服,浑身湿透的她衣服全黏在了身体上,连动一下都觉得很沉重,四肢更是使不上力气,加上车里吹出来的阵阵暖风,让她寒颤不断。

不到半个小时,车出现在了星座国际的B栋三号门,舒言自己解开了安全带,正要去推开旁边的车门,却见车门紧闭着,她也终于朝驾驶座那边看了过去,坐在那边的男人正用安静的目光平视着她

对上舒言那疑惑的目光,顾默白不避也不躲,而是淡淡一笑,将放在自己脚边的一只包递给了她,“钥匙在包里面!”

舒言怔了怔,听着他的话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就好像是,他们认识了很久很久,熟悉到她要回家都是他提醒她忘记了拿钥匙,舒言伸手接过包,用近似抢夺的方式将自己的包从对方的手里拿了过来,打开了车门头也不回地往电梯间那边走。

顾默白收回手,手背上刚才传来的一阵轻微的疼,他摊开手背,两条淡淡的指甲印在手背上越来越醒目,他低头看着车钥匙孔上悬挂着的那串钥匙,近似无奈地叹息一声。

第1章

2021-05-03

第2章

2021-05-03

第3章

2021-05-03

第4章

2021-05-03

第5章

2021-05-03

第6章

2021-05-03

第7章

2021-05-03

第8章

2021-05-03

第9章

2021-05-03

第10章

2021-05-03

第11章

2021-05-03

第12章

2021-05-03

第13章

2021-05-03

第14章

2021-05-03

第15章

2021-05-03

第16章

2021-05-03

书评(290)

我要评论
  • 来的第&一个念

    舒言醒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老公有了婚外情,自己都快离婚了还出轨!

  • 都被他&去了一

    连室内的空气都被他张扬的呼吸夺去了一大半,锐利而逼人的气势把天生冷气场的舒言都震得愣了一下。

  • 在丝被&上,纤

    舒言长发散落在丝被上,纤细的手腕从枕头下面滑了出来。

  • ,棱角&上了眼

    垒壁分明的胸肌上还沾着没有擦干的水渍,腰间用一条浴巾松松垮垮地缠着,棱角分明的脸上是淡然无波的情绪,见到站在房间里的舒言,黝黑的眼眸只闪动了一下,施施然走出来往旁边的沙发上一坐,慵懒地闭上了眼睛。

  • 上凌乱&的布料

    听见手机铃声,她坐了起来,白皙的脚踝踩在地上凌乱不堪的衣服上,从一堆杂乱的布料下面找到了手机。

  • 他的话&了他话

    他的话语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却让舒言很容易地听出了他话里的暗嘲!

  • 长的双&只高贵

    她将捡在手里的衣服慢条斯理的穿好,质地精良的白衬衣将她挺翘的臀烘托出一个更加完美的弧度,修长的双腿迈开,她像只高贵的白天鹅朝浴室走去。

  • &贺宇谦

    贺宇谦那边停顿了很久,语气变得森然,“你之所以不肯离婚,用这些来阻止我离婚难道是欲擒故纵?还是因为你最终的目的就是想要钱?”

  • 起身,&尖被什

    起身,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衣服,迈步时脚尖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她抬脚将那碍事的玩意给一脚踹开,砰的一声,金属物砸在木质的门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声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