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这性子,实则严谨认真,实际上,还啊粗枝大叶!……舒言进电梯的时候用手按着那数字键,多次反复地摁了两次,望着电梯/门在合上的那一刻走廊上没人跟去时她才后腿了两步紧靠着电包里响起的手机铃声响了,她哆哆嗦嗦地伸手打开了包,从里面取出手机,看着是林雪静打来的电话,她随即脑海里想起了那个开车送她回来的男人。。...

她这性子,看似严谨,其实,还真是粗枝大叶!

……

舒言进电梯的时候用手按着那数字键,反复地摁了两次,看着电梯/门在合上的那一刻走廊上没人跟来时她才后腿了两步背靠着电梯背后,呼出一口气来,脑子慢慢地苏醒过来。

包里响起的手机铃声响了,她哆哆嗦嗦地伸手打开了包,从里面取出手机,看着是林雪静打来的电话,她随即脑海里想起了那个开车送她回来的男人。

林雪静怎么把她扔给了他?

舒言心里虽然是有些埋怨,但好在自己是安全到达了家,电梯/门一开的时候,她接通了电话。

“言言,你到家了吗?是不是一切都好?他有没有把你安全送回家啊?”林雪静在电话里很着急,听电话里传出来的声音,好像她正在车上。

舒言踏出电梯,胃里又是一阵难受得绞痛,她皱了皱眉,心知是自己今天晚上没有吃东西,加上又落水受了凉的缘故,她用钥匙打开了门,在林雪静那焦急的声音中沉沉打断了她,“你跟他很熟?”

舒言虽然感谢好友的关心,但是这丫头还真是没有一点防备的戒心,居然把她扔给了一个男人。

“啊?”电话那边的林雪静诧异地低叫了一声,紧接着低声咕哝着,“你跟他不是很熟吗?”

看样子真的很熟啊!

舒言无话可说,她进门之后谢绝了好友要过来陪同的好意,伸手将客厅里的灯打开,把手里的包往不远处的沙发上一扔,右脚一个踉跄,此时她才发现自己有多狼狈,她一双脚都暴/露在了空气中,踩着门口那软绵绵的地毯她才后知后觉地响起,自己的鞋早已落在了水池了,而她,是一路打着光脚回家的!

舒言蹲下身去,伸手摸着自己已经有些红肿的右脚脚踝,皮肤周边都是苍白的,惟独中间的那一块肌肤,红肿不堪,用手摁一下便是钻心的疼。

她的双脚已经冰凉的失去了知觉,有着被水泡过的苍白,脚板心还起了褶子,是泡过了水之后脚皮都翻了起来。

饿得太难受,舒言起身走进厨房,打开了冰柜开始翻吃的。

而冰柜里除了两袋子的方便面,偌大的空间就一小盘子的小西红柿,她伸手把西红柿给端出来,手却因为太冷了打了个颤,盘子直接落了地,啪的一声砸碎了,小西红柿全都滚在了地上。

人倒霉了事事不顺,她今天真的是有些倒霉!

好不容易插上电磁炉的水刚翻腾而起,厨房里却突然沉浸在了一片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的五指的她手扶着冰凉的大理石灶台,挪开脚步才走出两步,脚掌心便是一阵刺痛,她也顾不上疼朝着厨房门口那边走去,头却撞到了墙,明明门就是在这个方向,但是她却在黑暗中摸索着找不到方向。

黑,很黑,她什么都看不见!

周边的一切都是黑暗的,她内心的惶恐不安越聚越浓,恐惧感终于在使她又一次撞上门跌下去的那一刻失控地大叫出声。

“啊——”

“舒言——”那边响起了一声急促的呼喊和脚步声,黑暗中随即便亮起了一簇火光,光源透过了门缝传递了进来,跌在地上的舒言就像抓到了救命稻草,她控制不住内心的恐惧甚至是连扶着墙站起来的勇气都没有了,爬起来又滑下去。

直到那火光越来越近,她落进了一个微凉的怀抱,才停止了自己疯狂的呐喊和挣扎,双手紧紧地抱着这个突然出现的人,自己是拼命地靠近他,似乎觉得这么紧紧的拥抱还是不够紧,她伸手一阵乱拉拉掉了他的衬衣,一下将自己的脸完全像包粽子一样地藏进了他怀里才作罢。

第1章

2021-05-03

第2章

2021-05-03

第3章

2021-05-03

第4章

2021-05-03

第5章

2021-05-03

第6章

2021-05-03

第7章

2021-05-03

第8章

2021-05-03

第9章

2021-05-03

第10章

2021-05-03

第11章

2021-05-03

第12章

2021-05-03

第13章

2021-05-03

第14章

2021-05-03

第15章

2021-05-03

第16章

2021-05-03

书评(134)

我要评论
  • 的脚踝&踩在地

    听见手机铃声,她坐了起来,白皙的脚踝踩在地上凌乱不堪的衣服上,从一堆杂乱的布料下面找到了手机。

  • &在丝被

    舒言长发散落在丝被上,纤细的手腕从枕头下面滑了出来。

  • “我想&回应他

    “我想干什么贺大少会不知道?”回应他的是舒言冷静无波的声音。

  • 刻,她&低咒声

    舒言将手机移开,挂断电话的那一刻,她听见了电话那头男人抓狂的低咒声。

  • 静,男&激进而

    “你想要钱是吗?要多少,开个价,我给你!一百万?还是两百万!!”相比于舒言的冷静,男人的说辞变得激进而失控。

  • 那边停&?”

    贺宇谦那边停顿了很久,语气变得森然,“你之所以不肯离婚,用这些来阻止我离婚难道是欲擒故纵?还是因为你最终的目的就是想要钱?”

  • 都同意&干什么

    “舒言,你他妈到底是什么意思?都同意离婚了,临到头还搞这种下三滥的招数,你他妈到底想干什么?”

  • 子有些&价?”

    舒言脑子有些眩晕,她捏紧了电话,有些不耐烦,语气淡淡的,“贺大少不知道自己的身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