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里的女子好像是被吓得不轻,浑身都在抖。这也不是装出的未知的恐惧,连他都能体会可以得到她这许旻内心的未知的恐惧感。顾默白左手还拿着打火机,是上次他在门口走廊上听到她的一声尖叫声冲这不是装出来的恐惧,连他都能感受得到她这发自内心的恐惧感。。...

怀里的女子似乎是被吓得不轻,浑身都在抖。

这不是装出来的恐惧,连他都能感受得到她这发自内心的恐惧感。

顾默白一手还拿着打火机,是刚才他在门口走廊上听见她的一声尖叫冲进来时滑开的,屋子里漆黑一片,他本想掏出手机借着手机的光照明,只是怀里的人将他抱得很紧,他就是动一下手,她都会忍不住地抖动起来,他只能保持着这个姿势,右手微抬着拿打火机,站着一动不动,亮出的蓝色火焰将黑暗的公寓照亮了小小的一块空间。

随即目光落在暗色中她颤抖不已的身体上,她身上的衣服都还没有换,而且像上楼时一样,连鞋子都没穿,他刚才在她下车时就要提醒她,只是没想到她跑得太快。

暗色中他敏锐地发现浅色的地板上依稀有一连串的暗褐色脚印,他目光一缩,眉头微微蹙起,不由分说地将怀里的人拦腰抱起,怀里的舒言开始不安分地挣扎,顾默白双手一顿,低低出声,语气里带着一丝无奈的诱哄,“别闹了,舒言!”

他的声音很轻地钻进了她的耳朵里,惊恐未定的女子身体刚开始有些发僵,但很快因为这种熟悉感让她渐渐地放松了戒备,依靠在他怀里真的没再乱动,像极了一只听话的乖顺猫咪。

顾默白感受到怀里的女子的乖顺,松了口气,转过身去朝身后的空间里望了望,渐渐地适应了这黑暗中的光线,室外有灯光投射进来,他能勉强看清室内的装修格局,他朝门口望了一眼,就在刚才他进门时额头不小心撞到了头顶的物体,现在一看原来是个布偶吊饰,上面还悬挂着一只铃铛。

他想先把房间里的光照问题解决了,外面并没有停电,但是这里面却停了,应该是电路受阻跳闸了,他准备把舒言放沙发上去检查一下电路问题,结果怀里的舒言不肯松手,他刚要把她往沙发上放,她整个人就像一只考拉熊一样攀住了自己,让弯腰的他冷不防地因为她的这个突然暧昧的亲密动作而倒在了沙发上。

两人的衣服本来都是湿的,而顾默白因为觉得衣服湿了不舒服早在上楼之前就褪去了外面的西装马甲,没衣服换的他仅穿着的那件衬衣,刚才又被她那么胡乱一扯,领口的上面的几颗纽扣都被扯掉了,她埋进胸口的小脸还在不安分地动着,温软的肌肤触碰在他微凉的胸口,让他忍不住地颤了颤,更别说此时的她双手紧搂着他的颈脖,浅浅的呼吸在他胸口环绕开来,胸口的柔软紧贴而来,热与冷的对撞让一不留神跌了下去的男人根本都不敢动了。

“别走,别走——”舒言近似呢喃地出声,身体更是亲密地往他的身上靠去。

她怕黑,从小就怕,她更怕一个人留在黑暗中。

顾默白被她紧紧地抱着,身体斜斜着躺在沙发上,而舒言则像一只猫儿窝在他怀里,他是没办法起身去处理电路问题了,只能任由她这么攀附着自己的身体,时不时地往他身上靠紧,她落在他胸口的柔软随着他起伏不定的呼吸,热度也在慢慢地上升,顾默白忍不住地在心里无奈低笑,他是怎么想着要上来的呢?

第1章

2021-05-03

第2章

2021-05-03

第3章

2021-05-03

第4章

2021-05-03

第5章

2021-05-03

第6章

2021-05-03

第7章

2021-05-03

第8章

2021-05-03

第9章

2021-05-03

第10章

2021-05-03

第11章

2021-05-03

第12章

2021-05-03

第13章

2021-05-03

第14章

2021-05-03

第15章

2021-05-03

第16章

2021-05-03

书评(324)

我要评论
  • 意思?&你他妈

    “舒言,你他妈到底是什么意思?都同意离婚了,临到头还搞这种下三滥的招数,你他妈到底想干什么?”

  • 了一个&所谓,

    舒言记得自己昨天在酒吧喝多,睡了一个陌生男人,不过也无所谓,吃亏的是自己,这个男人貌似也不计较什么。

  • 一个婚&在的贺

    对舒言来说,一个婚内出轨的男人跟一只花瓶一个样,光看不中用,拿来也是堵心,而现在的贺宇谦却是连花瓶都算不上的人物,谈何堵心?

  • 去了一&大半,

    连室内的空气都被他张扬的呼吸夺去了一大半,锐利而逼人的气势把天生冷气场的舒言都震得愣了一下。

  • &丝嘲讽

    舒言脸上带了丝嘲讽,“贺大少,你的臆测实在是侮/辱我的智商!”

  • 而充满&磁性,

    身后传来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低沉而充满磁性,慵懒地在房间里慢慢地扩散开。

  • 所以不&故纵?

    贺宇谦那边停顿了很久,语气变得森然,“你之所以不肯离婚,用这些来阻止我离婚难道是欲擒故纵?还是因为你最终的目的就是想要钱?”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