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因为他昨天早上第几眼看见她时,她脸上流露出出的浅浅笑容?顾默白伸出手去摸了摸她的长发,头发但是湿的,他五指慢慢的地梳理进她的发丝间,任胸口传来的暖暖的呼吸的节奏声慢慢的地变的暗色中他微怔地看着她那双黑曜石一般闪亮的眼睛,只是明明很闪亮但却在她的眼里看不到焦点,她柔软的手腕开始往他颈脖上缠上去,微凉的掌心贴合在他的脸上,温热的鼻息扑了过来,呵出的热气伴随着从她手腕和耳后散发出来的香水气息一起弥漫开来,这是一种名为‘罪爱’的香水气息,带着狂野而神秘的极致诱惑力。。...

是因为他今天晚上第一眼见到她时,她脸上流露出来的浅浅笑容?

顾默白伸手去摸着她的长发,头发还是湿的,他五指慢慢地梳理进她的发丝间,任胸口传来的暖暖呼吸声慢慢地变得不再急促,气息渐稳时他以为她已经睡着了,正要松开手,怀里的人却突然扬起了脸。

暗色中他微怔地看着她那双黑曜石一般闪亮的眼睛,只是明明很闪亮但却在她的眼里看不到焦点,她柔软的手腕开始往他颈脖上缠上去,微凉的掌心贴合在他的脸上,温热的鼻息扑了过来,呵出的热气伴随着从她手腕和耳后散发出来的香水气息一起弥漫开来,这是一种名为‘罪爱’的香水气息,带着狂野而神秘的极致诱惑力。

湿润的衣衫紧贴在了一起,她单膝斜跪在了他的胯/间,紧致的腰绷直,S腰线随着她的姿势将胸前的饱/满全都倾靠在了他的胸口。

这样的姿势……

顾默白想起了那一晚,这只小野猫也是这样凭空出现,他斜躺着一动不动,暗色中唇角却不由得慢慢勾起。

“别离开,别离开好吗?”她突然凑近了他的脸,用颤抖不已的唇瓣吻向了他,用身体跟他紧紧地贴合,肢体化作柔软的水缠住他。

迎上来的吻落在顾默白的脸颊上,紧接着移至他的唇瓣青涩地吸允了起来,这一吻撒出来的火星顿时将他身体里的火种给彻底点燃,顾默白一把抓住那只游走在自己胸口的手,一口咬住她的唇瓣,松开便低笑着慵懒出声:“像上次一样?”

上一次,依然是她火热地投怀送抱,是他想象不到的热情!

上一次?

沉迷进思绪中的舒言被他这句话给惊醒,脑海里像是被他这句话所牵引,又因为这让人迷幻的黑暗空间让她想起了那天晚上的疯狂,厚重缠绵的呼吸,抵制不住身体里被释放出来的野兽,只能依靠着对方的身体才能缓解出来的欲/望……

她肯定是因为头脑恍惚才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舒言突然松开紧抱着他颈脖的手,仓皇失措地撑起双手要从他身上离开,她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意乱情迷到这种地步?她今晚并没有像那天晚上那样喝酒,但人却不如平时那样的清醒。

舒言撑起双手,却被他叉/开的长腿一收紧缠住了她想要挣开的身子,身体一个重重地反扑将她抵在了沙发上,头顶传来一个低哑的声音,“舒言,是你招惹我的!”

黑暗中,沙发上的男人形同伺机而动的猎豹,翻身而起时,将怀里的女人紧紧地抱住,腰间一紧,舒言一声低呼喊出了声。

酝酿而起的灼热之吻落在了她的唇瓣上,紧接着便攻城略地般地凶猛地朝她袭来。

撩拨而起的火热,岂容她说退就退?

是你招惹我的!

耳边响起了他的话语,舒言的唇被他紧紧地封住,被他身上贴上来的凉意惊得一个激灵,听似温柔话语的背后,那只本质邪恶的手已经从紧身的衣服下摆处探进了里面。

他居然——

第1章

2021-05-03

第2章

2021-05-03

第3章

2021-05-03

第4章

2021-05-03

第5章

2021-05-03

第6章

2021-05-03

第7章

2021-05-03

第8章

2021-05-03

第9章

2021-05-03

第10章

2021-05-03

第11章

2021-05-03

第12章

2021-05-03

第13章

2021-05-03

第14章

2021-05-03

第15章

2021-05-03

第16章

2021-05-03

书评(375)

我要评论
  • 干什么&回应他

    “我想干什么贺大少会不知道?”回应他的是舒言冷静无波的声音。

  • “婚内&子的手

    “婚内出轨证据确凿,你的身价是多少我不想过问,但我想告诉你的是,别拿唬孩子的手段来应付我,多一分我舒言不屑要,但该给我的,一分都不能少!”

  • 气变得&“你之

    贺宇谦那边停顿了很久,语气变得森然,“你之所以不肯离婚,用这些来阻止我离婚难道是欲擒故纵?还是因为你最终的目的就是想要钱?”

  • 拿来也&是堵心

    对舒言来说,一个婚内出轨的男人跟一只花瓶一个样,光看不中用,拿来也是堵心,而现在的贺宇谦却是连花瓶都算不上的人物,谈何堵心?

  • 来的第&,老公

    舒言醒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老公有了婚外情,自己都快离婚了还出轨!

  • 要的,&她不会

    所以,她决定快刀斩乱麻,但她不是圣人,没有净身出户的那套理论,该她要的,她不会少一分。

  • 的轮廓&浴室的

    却不料,那道门缓慢地被拉开,门口的高大身影影射出一个渐渐清晰的轮廓,体格巍然,高大的身子把浴室的光线都遮住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