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身出户的话,也没其他工作也没收入的我,以后得靠什么生活?父母会会会觉得有我这样一个离过婚的女儿很丢脸?他们原本就不不喜欢我,复婚后恐怕会连家门也不给我进吧?除了,大何庭生见状,连忙将手里正吃着的榴莲放下,笑着过来打圆场道:“楠哥你不该这样说梁夏姐姐,梁夏姐姐每天为我们洗衣做饭,还要收拾屋子,家里这一摊子事儿也够她忙的了!”。...

净身出户的话,没有工作没有收入的我,以后要靠什么生活?

父母会不会觉得有我这样一个离过婚的女儿很丢人?

他们本来就不喜欢我,离婚后估计会连家门也不让我进吧?

还有,大哥的女儿甜甜在程楠任职的桐城一小读书,闹出搞基丑闻会不会让甜甜觉得没脸见人?

该会不会影响她的身心健康?

我脑子里面念头急转,左右权衡之后,明明觉得离婚是行不通的,可是嘴巴却不受控制的淡淡吐出一句话来:“程楠,我们离婚吧!”

程楠正吧啦吧啦的数落我,听了这话一下子就怔住了,半晌,才哑声问:“梁夏你说什么?”

我直直望向他,平静却坚定的说道:“我说,我想离婚!”

离婚这两个字,一说出口我反倒轻松了。

何庭生见状,连忙将手里正吃着的榴莲放下,笑着过来打圆场道:“楠哥你不该这样说梁夏姐姐,梁夏姐姐每天为我们洗衣做饭,还要收拾屋子,家里这一摊子事儿也够她忙的了!”

安抚了程楠,何庭生又走到我身边,俊秀白净的脸上带着讨好的笑意:“梁夏姐你也别怪楠哥,楠哥这段时间工作压力大……,其实他对你挺好的,知道你爱吃榴莲,托人从泰国专门给你带了几只,可香了!!”

他一口一个楠哥,听得我直犯恶心。

我往茶几上面已经被吃得所剩无几的榴莲看了一眼,冷嗤道:“我不爱吃榴莲!爱吃榴莲的人是你!”

他们两人果然是做贼心虚敏感得很,我这话一出,他们齐齐往我看了过来。

程楠皱眉道:“梁夏你什么意思?”

我淡淡说:“没意思!”

进屋后,我砰一声将房门狠狠甩上,将一脸不敢置信的他们甩在了门外。

没错,我要离婚!!

所有不离婚的理由,都抵不过‘他不爱我’这一条!

他不仅不爱我,还设计陷害我,这更是让我无法忍受的!

现在想一想,我与程楠大学相识,感情一直慢吞吞不温不火,他对我温柔体贴,柔情款款,可从来没有像别的情侣那般情难自控过。

他对我的触碰,仅限于牵手和拥抱。

唯一一次亲吻,还是他求婚的时候,我主动吻上去的!

我还记得,吻他之后,他很快就躲开了。

我当时傻乎乎的根本没有在意,还以为他是保守内敛,也就没往深处想。

此时想来,他定是早就清楚自己的性取向,为了不让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他,所以他需要一场恋爱,一场婚约,和一个听话的姑娘来做他的遮羞布!

而我,就是那个听话的,倒霉的姑娘!

我打开文档,准备起草离婚协议,程楠却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他的脸色比刚才缓和了一些,将手机递给我道:“梁夏,咱妈的电话,找你!”

我今儿邪火大得很,故意找茬问:“谁妈?”

他耐着性子说:“你妈!”

我瞪着他,一拍桌子吼道:“你妈!”

第2章 秘密

2021-05-04

第2章 秘密

2021-05-04

第13章 挑拨

2021-05-04

书评(444)

我要评论
  • 想了想&其实也

    我仔细想了想,结婚半年,我和老公程楠在一起其实也就只有两次。

  • 他为了&丈夫的

    又或者他为了掩饰性取向的问题,暗地里请人替他履行丈夫的职责?

  • 我老公&?我和

    我老公程楠说:“有什么好难过的?我和她结婚半年,根本就没碰过他一根手指头!”

  • 只怕永&机会看

    若不是我提前回家,只怕永远也没机会看见这肮脏的一幕。

  • &着我,

    他迫不及待的闯入并占有了我,事后又抱着我,怜惜的爱抚我,亲吻我……,我以为那人就是程楠。

  • &是程楠

    这两次都在凯撒酒店2020,都是程楠选的时间和地点,如果不是程楠,也一定是程楠认识的人!

  • 楠忙于&碰过我

    老家里面又是公公婆婆,又是姐姐姐夫叔伯兄弟的,程楠忙于各种应酬,就没有再碰过我!

  • 兴,以&他不行

    我当时还很高兴,以为程楠那方面的障碍消失了,不曾想到了今天早上,程楠又说他不行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