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有些气结,楞了楞,又将手机将我面前递了递,好脾气的说:“快接吧!你妈我妈都是咱妈嘛!”我盯着他看了半晌,慢慢明白过来了,他这是打电话给我妈告状,说我要离婚呢吧?他搂过我的肩膀拍了...

他有些气结,楞了楞,又将手机将我面前递了递,好脾气的说:“快接吧!你妈我妈都是咱妈嘛!”

我盯着他看了半晌,慢慢明白过来了,他这是打电话给我妈告状,说我要离婚呢吧?

他搂过我的肩膀拍了拍,哄道:“乖!快接电话,别让咱妈等久了!”

我甩开他的手,接过电话喊了一声:“妈!”

我妈急吼吼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梁夏,你一天到晚别不知道好歹!程楠多好的孩子呀,你脑子被门夹了要和他离婚?他辛辛苦苦挣钱供着你,养着你,替你孝敬我们老两口儿,还帮甜甜解决了读书的问题,这么好的男人,你上哪儿找去?我告诉你呀梁夏,你要敢离婚,我就死给你看……”

我妈在乡镇上教书,五十岁还没退休,对学生尽职尽责,对身边的人也还算和气,唯独对我这个女儿,每次都是什么难听说什么,什么刺耳骂什么,从来也不顾及我的感受。

从小到大,我也习惯了,这厚皮大包子的性格也是我妈这样一手塑造而成的。

等她咆哮够了,我平静的说道:“妈,你别生气,这世上好男人多的是,回头我再给你找个更好的!”

“梁夏,你有没有羞耻心?哪个好人家的女儿会离婚?你再敢和程楠提离婚的事儿,我就让你爸打断你的腿……”

我妈还在电话里骂我,我已经转手将电话递给了程楠:“你来解释吧!”

程楠的表情有些尴尬,对着电话说:“妈你别气!梁夏也只是和我闹闹小脾气,没事儿,我哄哄她就好了……,不离婚不离婚,我这么爱她,绝对不会和她离婚的!!”

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打开电脑,准备继续起草离婚协议。

程楠和我妈说完电话,走过来啪一声将电脑给我合上,黑着脸说:“梁夏你闹够了没有,明知道咱妈身体不好你还说那样的话气她!”

我呼一下站起来,直着脖子嚷道:“程楠你还好意思说我?明知道我妈身体不好血压高,你还将我们离婚的事情告诉她?”

“梁夏你抽风呢吧?谁说要和你离婚了?”程楠盯着我,脸色阴沉得可怕:“就为了一件没有熨烫的衬衣?就因为我说了你两句,你就要离婚?梁夏你至于吗?”

呵呵,他到现在还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和他离婚!

他是真把我梁夏当傻子,当白痴吗?

我张口想要戳破他与何庭生的奸情,可是我转念一想,这样无凭无据的指控,有用吗?

他会承认吗?

他一定不会承认!

他会抵死否认,说不定还会反咬我一口,说我与别的男人有染,因为鬼知道新婚夜和生日夜他有没有让那个睡我的男人拍下视频或者留下证据!

而最要命的则是,昨天晚上,我居然又莫名其妙的被人睡了!

也就是说,这三个晚上,睡我的很有可能是两个不同的男人,说不定还是三个不同的男人?

我的清白之身,早就被他们玷污得不成样子了!

我暗暗发誓,一定要让他们所有人都付出代价!

眼下这种情况,我需要的是静下心来好好谋算,而不是鲁莽的闹着要离婚……

第2章 秘密

2021-05-04

第2章 秘密

2021-05-04

第13章 挑拨

2021-05-04

书评(120)

我要评论
  • 半年,&两次。

    我仔细想了想,结婚半年,我和老公程楠在一起其实也就只有两次。

  • 头:我&有碰过

    我看着他们,脑子里来来回回只有一个念头:我老公程楠如果喜欢的是男人,如果他真的从来没有碰过我,那昨天晚上一次次不停要我的男人是谁?

  • 我老公&她结婚

    我老公程楠说:“有什么好难过的?我和她结婚半年,根本就没碰过他一根手指头!”

  • 难受,&死了!

    是闺蜜朱美亚打过来的,含含糊糊的声音带着三分醉意和几分哭音:“夏夏,夏夏你过来陪陪我吧,我难受,我难受死了!”

  • ,我以&为那人

    他迫不及待的闯入并占有了我,事后又抱着我,怜惜的爱抚我,亲吻我……,我以为那人就是程楠。

  • 岁生日&,程楠

    昨天是我25岁生日,程楠约我去的地方,还是凯撒酒店的2020号房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