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自己在这场婚约里面角色的角色倍感悲哀!我立誓,我会让自己再这般悲哀一直这样!他们出门时置办东西,我也出门时去了瑜伽馆。结婚了之后程楠不许我回去工作,我闲得无聊的,去办结婚之后程楠不准我出去工作,我闲得无聊,去办了一张瑜伽馆的年卡,不过我这人懒,去的次数也没超过五次。。...

我为自己在这场婚约里面扮演的角色感到悲哀!

我发誓,我不会让自己再这般悲哀下去!

他们出门添置东西,我也出门去了瑜伽馆。

结婚之后程楠不准我出去工作,我闲得无聊,去办了一张瑜伽馆的年卡,不过我这人懒,去的次数也没超过五次。

不过我现在决定了,从今天开始,一有时间我得去瑜伽馆跟着老师慢慢练一练。

我需要足够的体力和精神力,才能抗衡程楠,才能反虐朱美亚!

我可不想动不动就哭哭啼啼,更不想随时随地都晕倒。

因为,我身边没有帮我擦眼泪的人,更没有在我晕倒的时候照顾我的人!

做完一套瑜伽动作,我去休息室喝水,听到手机在储物柜里面不停的震动嗡鸣。

是一个没有存储的陌生号码!

我犹豫了片刻,接听道:“喂!找谁呀?”

陌生的男子声音,带着几分不确定和几分小心翼翼:“是……梁夏吗?”

我怔了怔:“你是?”

“我是沈野!”

是沈野打打来的电话。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突然有些激动:“沈野?好久没联系了哈,对了,你怎么会有我的电话?美亚呢,听说你们闪电结婚了?结婚也不请我,真不够意思!”

沈野听出了我声音里面久别重逢的惊喜,便也朗声笑了起来:“梁夏,能听见你的声音真是太好了!哈哈,不说结婚的事儿了!说说你吧,你现在怎么样?我在公司的招聘页面上看到你的应聘资料,怎么?你要找工作?”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对呀!再不工作我整个人就废了!”

沈野说:“你要找工作直接给我打电话就行,还投什么简历呀?这样吧,你明天上午到L集团找左溢吧,他会安排你入职的!”

我故作惊喜:“沈野,你,你这是破格儿录用我了?”

不等他回答,我又说:“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公司其他人不会说闲话吧?还有美亚,美亚她……”

“不用管她!”沈野的声音沉了沉:“她一天到晚不务正业,除了添乱什么事儿也干不好!我当初就不该赌气和她结婚……”

我听着沈野抱怨朱美亚,嘴角忍不住浮上一丝冷笑:“沈野,你不该这样说美亚,她为了你可是痴狂得很呢……”

说到这里我语气一转,虚假道:“对了!听说你出车祸了?伤在哪里?严重不严重?要不我去看看你吧?”

沈野在电话里面静默了几秒,然后低低说道:“梁夏,你这是在关心我吗?我真的好感动……”

我突然就有些装不下去了,握着手机一时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一起练瑜伽的一个姐妹在旁边催促我道:“梁夏,快,第二节课马上开始了!”

我连忙哦了一声:“我马上到!”

沈野在电话那端问我道:“梁夏你现在很忙吗?”

我笑着说:“在瑜伽馆,马上要上课了!”

“在瑜伽馆呀?”沈野半开玩笑的说道:“你身材那么好还练瑜伽?这不成心要迷死人吗?”

我只当听不懂他话里面的挑逗,笑着说:“也不完全是为身材,算是怡情养性吧!”

“怡情养性?嗯,说得好!”沈野又道:“梁夏,好久没见你,发张照片过来吧!我想看看你!”

我爽快的说:“好呀!”

挂断电话后,我想起朱美亚身体里面的乒乓球,忍不住低低骂了一声:“畜生!”

第2章 秘密

2021-05-04

第2章 秘密

2021-05-04

第13章 挑拨

2021-05-04

书评(148)

我要评论
  • 越觉得&此时看

    我越想越觉得惶恐忿恨,曾经满怀憧憬的婚姻,此时看来就是牢笼,是地狱,是无边的深渊!

  • 都在凯&人!

    这两次都在凯撒酒店2020,都是程楠选的时间和地点,如果不是程楠,也一定是程楠认识的人!

  • 闯入并&,我以

    他迫不及待的闯入并占有了我,事后又抱着我,怜惜的爱抚我,亲吻我……,我以为那人就是程楠。

  • 梁夏那&心里就

    何庭生说:“楠哥,我一想到你和梁夏那个女人睡在一起,我心里就觉得好难过!”

  • 回来之&。

    回来之后,程楠坦言他身体功能障碍,暂时没法满足我那方面的需求。

  • 我提前&机会看

    若不是我提前回家,只怕永远也没机会看见这肮脏的一幕。

  • 我结婚&才半年

    他们一个是和我结婚才半年的好老公程楠,一个是我老公带回家住了五个月的同事兼朋友何庭生!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