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隔着面膜冲他们眨了眨眼睛:“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程楠黑着脸,连鞋都顾不上换,直接冲我面前大声道:“梁夏你搞什么鬼?弄这么多玫瑰花是要闹哪样?”我站起身,拉着他的胳膊撒娇的揺...

我隔着面膜冲他们眨了眨眼睛:“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

程楠黑着脸,连鞋都顾不上换,直接冲我面前大声道:“梁夏你搞什么鬼?弄这么多玫瑰花是要闹哪样?”

我站起身,拉着他的胳膊撒娇的揺了揺,故意嗲声说道:“我想着再过几天就是七夕了嘛,可你又要去云南不能陪我一起过,所以我就买了玫瑰花提前庆祝!怎么了亲爱的?不好吗?你不喜欢吗?”

我把‘亲爱的’这三个字拖得格外长,加上嗲声,甜甜腻腻的,连我自己都忍不住起了鸡皮疙瘩。

程楠正要说话,何庭生已经径直走进了客房,重重甩上了房门。

随着他甩门的声音,我明显感觉到程楠的身体颤了颤。

看得出,他很在意何庭生的情绪,看见何庭生不开心,他也很想追上去安抚一番!

我也看得出,他对何庭生,应该是真正有感情的!

我不歧视任何发自真心的感情,包括同性恋。

可是我绝对不能容忍他们为了掩盖同性恋的事实,将我拖进这炼狱一般的婚姻!

更恶心的是,他居然还找人睡了我!

这已经严重超出了我的忍耐底线,不出这口恶气,我梁夏誓不为人!

脸上的海藻面膜掩盖了我此时的情绪,我在沙发上坐下来,继续看电视。

程楠语气有些冰冷的说道:“梁夏,我们谈谈!”

我抬眼看他:“好呀,你要和我谈什么?”

程楠长长叹了一口气,抬手,想要抚摸我的头发。

恋爱那会儿,我最喜欢他轻抚我的头发,每当这时候,我都觉得他是爱我的,是全心呵护我的!

可是现在,他的抚摸对我而言,也不过是他想要降服我的手段而已。

他定是察觉到我这两天的异样,所以又想表现出很爱我的样子。

呵呵,我现在可不吃他这一套!

我偏头避开,口不对心的说道:“程楠你放心,我不会和你离婚的!因为我发现我越来越离不开你了!”

“不离婚当然最好!不过我还是要给你说声道歉,因为我那方面确实有些障碍,恐怕短时间之内都无法满足你了!”

他的手僵在半空中,颓然叹了一口气,继续又道:“我知道你是个正常的女人,那方面的需求得不到满足会很痛苦很烦躁,可是你也得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我看你这两天神神叨叨的,越来越不像我认识的梁夏了!”

呵呵,这还怪上我了?

我刚要辩驳,眼角余光突然瞥见何庭生拉开房门,捧着玫瑰花从里面走了出来。

于是我马上改口道:“程楠你可真逗!谁说你有障碍不能满足我?上周咱们不是做过五次吗?还有这周,这周除了昨天晚上我在朱美亚那里没回家,其余的时间咱们不都做得很嗨吗?你还帮我口……”

我话还没说完,何庭生已经俊脸一黑,将手中花瓶重重放在过厅的阁架上,极为幽怨的瞪了程楠一眼,转身进屋,又砰一声将门甩上了。

我不解的看向程楠:“何庭生脾气还挺大哈!他好像不希望看见我们好?”

程楠忙道:“哪有?他可能是太累了,心情不好吧!”

我装出一副什么都看不懂的蠢样子,点头说:“嗯,那你快去安慰安慰他吧,我看会儿电视就睡了!”

第2章 秘密

2021-05-04

第2章 秘密

2021-05-04

第13章 挑拨

2021-05-04

书评(250)

我要评论
  • 我25&号房间

    昨天是我25岁生日,程楠约我去的地方,还是凯撒酒店的2020号房间!

  • 有钱老&门子电

    这深更半夜的,她不在家里陪她的有钱老公,给我打哪门子电话?

  • &果不是

    这两次都在凯撒酒店2020,都是程楠选的时间和地点,如果不是程楠,也一定是程楠认识的人!

  • &,而且

    我叫梁夏,我从来没想过我的老公会出轨,而且出轨的对象居然还是个男人!

  • 得三观&尽碎,

    我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交叠在一起的身体,只觉得三观尽碎,世界崩塌!

  • 真的不&行,此

    可如果真的不行,此时又怎么会趴在何庭生身上做这么恶心的事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