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门关着,他们像是在里面说话的,究竟说些什么,我听不真真切切。正因为听不真真切切,我反倒更是生疑。自从意外发现他们两人的基情后,我这心里或多或少就有了些高度警惕,总会觉得他们两个正因为听不真切,我反而更是起疑。。...

房门关着,他们好像在里面说话,到底说些什么,我听不真切。

正因为听不真切,我反而更是起疑。

自从发现他们两人的基情之后,我这心里或多或少就有了些警惕,总觉得他们两个背地里指不定在商量什么鬼主意要害我!

想了想,我将耳朵贴在门上,努力捕捉他们的声音。

然后,我便听到何庭生在里面亢奋的叫着楠哥楠哥我快不行了之类的,而程楠的声音更是充满了极致的兴奋,一面叫宝贝儿好爽,一面粗重的喘息……

那动静越来越大,越来越嚣张。

我不用将耳朵贴在门上,后退两步也能听见了!

这么猛烈的动静,是要结束了?

我吓得心惊肉跳,深知现在还不是捉奸在床的时候,万万不能被他们发现,便急忙踮着脚尖快速回到了卧室里。

关上房门,我才发现自己面红耳赤,双手汗湿。

结婚这半年里,程楠每天晚上都是这样,趁着我熟睡,偷偷溜进何庭生的房间鬼混!

可笑的是我这个明媒正娶的妻子,愚蠢得最近才有所察觉。

不过也还不算晚,只要能找到他们两个在一起的证据,我就可以毫不费力的击溃这炼狱一般的婚姻,全身而退了!

可是,要怎么才能拿到证据呢?

我在房间里面来回踱了几步,又拿手机登录了微信。

我点开他的对话框,问:C先生,你认识出售和安装针孔摄像头的人吗?

大半夜的他居然没睡,秒回道:认识!你遇到难事了?需要帮忙?

他的话让我心中涌起一阵莫名的暖意。

我回道:嗯,把他介绍给我吧,谢谢!

他很快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然后说:他姓杨,是我信赖的人,你也可以试着信任他!

我抿唇想了想,问:那你姓什么呢?

他长时间的沉默,到最后也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说:太晚了,你早点休息,祝你明天新工作愉快!

我也不好再追问,道了晚安,退出微信。

程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我并没有在意,因为这张床上有他没他都一个样,他从来也是不会主动碰我的。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的时候程楠还没醒。

不得不说,他有一副令大多数女人着迷的俊朗外表。

可是谁又能想到,这样一个英俊的男人对女人根本就不感兴趣,只有像何庭生那样的男人,才是他的心头爱。

我心中苦涩的笑了笑,取了便签留言给他:我今天有事,晚上才回来。

L集团位于桐城最繁华的黄金地段,拔地而起的高楼气势雄伟,是桐城的标志建筑之一。

同时,L集团作为东亚等地最大的金融集团,旗下产业遍布全国各地,这几年风头劲猛,精英们都以能进入L集团工作为荣。

我心里多少有些忐忑,因为我大学的专业既不是金融也不是财经,而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德语与日语,而且我只是一个本科生,并未读研深造,不知道沈野破格将我招聘进去,是要怎么安置。

光可鉴人的大厅里,赶来上班的精英们穿着合体的职业装,步履匆忙神色严谨,让我也忍不住紧张肃然起来。

前台的小姐妆容精致,笑容热情又标准:“小姐你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我说:“我找沈总!他在几楼?”

大概是找沈总的美女太多,前台小姐一听说我是来找沈总的,脸上的表情就多了些戒备。

她斜睨我一眼:“沈总?有预约吗?”

我揺了摇头,纳闷儿道:“见沈野还需要预约?”

第2章 秘密

2021-05-04

第2章 秘密

2021-05-04

第13章 挑拨

2021-05-04

书评(151)

我要评论
  • 上,程&楠又说

    我当时还很高兴,以为程楠那方面的障碍消失了,不曾想到了今天早上,程楠又说他不行了!

  • 门阔太&许多。

    朱美亚半年前嫁给沈野之后,便过上了豪门阔太的生活,我们的关系也因此疏淡了许多。

  • ?我和&半年,

    我老公程楠说:“有什么好难过的?我和她结婚半年,根本就没碰过他一根手指头!”

  • 的,含&死了!

    是闺蜜朱美亚打过来的,含含糊糊的声音带着三分醉意和几分哭音:“夏夏,夏夏你过来陪陪我吧,我难受,我难受死了!”

  • 又或者&问题,

    又或者他为了掩饰性取向的问题,暗地里请人替他履行丈夫的职责?

  • 行,此&生身上

    可如果真的不行,此时又怎么会趴在何庭生身上做这么恶心的事情?

  • &我提前

    若不是我提前回家,只怕永远也没机会看见这肮脏的一幕。

  • 具没有&突然震

    我离开了家,宛如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在街上游荡了不知道多久,捏在手中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