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溢放低声音说:“他是私生子,小时候据传吃了很多苦,再后来慢慢长大些就始终游学活动在外,三年前沈老爷子重病不治,临死前前派人来将他从国外找了回去,接着请了律师团在病床边拟下遗不过我也不得不承认,我听得挺过瘾的,心里紧张的感觉也消减了许多。。...

左溢压低声音说:“他是私生子,小时候据说吃了很多苦,后来长大些就一直游学在外,三年前沈老爷子重病不治,临死前派人将他从国外找了回来,然后请了律师团在病床边拟下遗嘱,将整个L集团的所有执行大权都交到了他的手里……,要知道,他若不回来,这L集团可就是咱们沈副总的囊中之物,他这一回来,咱们沈副总直接就从沈总降成了沈副总……”

没想到左溢这么八卦,连大BOSS的隐私也敢扒。

不过我也不得不承认,我听得挺过瘾的,心里紧张的感觉也消减了许多。

左溢带我办了入职手续,将我安置在了开发部。

开发部的头儿姓李,是个微微腆着肚子的中年男人。

他看了我的履历,拍着肚子犹豫了一会儿,一脸为难道:“德语系毕业?大学期间还修了日语?没有工作经验?……,左溢,咱们开发部,需要的是能够独当一面的精英,你将梁小姐这么个……优秀的人才安置在我这里恐怕不合适吧?”

我也觉得有些尴尬,侧身看向左溢:“要不……,我去别的部门儿吧?”

我的目的只是要接近沈野,以此来报复朱美亚,至于在什么部门工作根本不重要,因为我知道,我压根儿就没有成为职场精英的资质与潜力。

所以,去哪儿都一样,只要能呆在L集团,有机会接近沈野就够了。

左溢却十分坚持:“李经理,梁小姐是沈副总亲自招聘进来的,将她安置在你们开发部,也是沈副总再三考虑清楚了的,怎么?你不服沈副总的安排?”

李经理胖乎乎的看起来一团和气很好说话,骨子里却也有些执拗。

他盯着我看了两眼,莫名其妙就笑了起来:“梁小姐确实长得不错!可是沈副总是不是也太不把我们开发部当回事儿了?啊?他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安排一两个花瓶美女在我们开发部,这到底是要闹那样呀?没错,我们开发部确实挺有油水,可也不能因为这是个有油水的部门儿,就将我们开发部变成他沈副总的后宫吧?”

这话说得太难听了,我更加尴尬的看向左溢。

左溢也没想到李经理会这么不给面子,顿时也有些下不来台:“李明德你别嚣张!这是在L集团,沈副总有权利决定开发部的人事去留,也包括你!”

这是在威胁李经理了?

李经理若不接纳我,沈野就要将堂堂李经理开除了?

天呐,我可不想闹成这样!

我走到左溢身边,低声说道:“左溢,要不我去前台吧?我没关系的,随便什么部门都行,后勤也可以……”

李经理哈哈笑了起来:“对对,梁小姐这么漂亮,身材也这么好,就是应该去前台那样的地方嘛!”

左溢却狠狠瞪了我一眼,强硬道:“不行!沈副总让你在开发部,你就必须要在开发部!”

空气当中充满了火药味儿,毫无经验的我抹着额头上的冷汗,一时也而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正是僵持不下的时候,李经理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李经理将我的人事档案毫不客气的拍在我面前,然后走过去看了一眼来电号码,脸色顿时恭敬起来:“沈总!”

第2章 秘密

2021-05-04

第2章 秘密

2021-05-04

第13章 挑拨

2021-05-04

书评(167)

我要评论
  • 爱抚我&楠。

    他迫不及待的闯入并占有了我,事后又抱着我,怜惜的爱抚我,亲吻我……,我以为那人就是程楠。

  • 昨晚他&,一直

    昨晚他很生猛,我压抑太久也变得十分饥渴,我们在床上,在地上,在阳台上,在浴室里,一直到最后,相拥而眠。

  • 我站在&塌!

    我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交叠在一起的身体,只觉得三观尽碎,世界崩塌!

  • 楠坦言&时没法

    回来之后,程楠坦言他身体功能障碍,暂时没法满足我那方面的需求。

  • 惶恐忿&经满怀

    我越想越觉得惶恐忿恨,曾经满怀憧憬的婚姻,此时看来就是牢笼,是地狱,是无边的深渊!

  • 的声音&死了!

    是闺蜜朱美亚打过来的,含含糊糊的声音带着三分醉意和几分哭音:“夏夏,夏夏你过来陪陪我吧,我难受,我难受死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