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腥甜的味道从嘴角迅速蔓延到口腔,指尖触上损坏的嘴角,简兮轻轻地到抽了一口冷气,还挺疼。掏出纸巾拭擦掉嘴角的鲜血,简兮说话的的语气漫不经心,“阿姨,么你昨天来这里是拿出纸巾擦拭掉唇角的鲜血,简兮说话的语气漫不经心,“阿姨,难道你今天来这里就是来找我麻烦的?我好像没有惹到你,你不需要,也不应该这么讨厌我。”。...

有腥甜的味道从嘴角蔓延到口腔,指尖触上破损的唇角,简兮轻轻到抽了一口冷气,还挺疼。

拿出纸巾擦拭掉唇角的鲜血,简兮说话的语气漫不经心,“阿姨,难道你今天来这里就是来找我麻烦的?我好像没有惹到你,你不需要,也不应该这么讨厌我。”

“既然知道我讨厌你,就赶紧离开江家,离开小沅!”她那么出色的儿子,差点就毁在这个桃色事件里,她怎么能不讨厌这个女人?

“离婚这种事情,不是一个人说了算的,您还是从您儿子那里做工作的好,毕竟江家财大势大,江沅签了字我也不敢不从啊。”随手将纸巾丢到垃圾桶,简兮看着面露难色的冷秋冷笑了一声。

“您刚才说我没家教,不过如果您是一个有家教的贵妇人,还是听我一句,不要在这里找我麻烦了,这跟无理取闹泼妇行径没有区别。”

“是不是没有人告诉你,我最讨厌牙尖嘴利的女孩!”看到简兮红肿的脸颊,冷秋没有半点不忍,直接抬起手朝简兮的另一半脸颊扇去!

简兮下意识想躲,往后退了一步就碰到了床沿,一瞬闪神之后冷秋的手已经近在眼前,退无可退之后简兮把头偏向一边,这样冷秋耳光落下来的时候就只能打到她的脖颈了。

冷秋的巴掌还没有落下,流动的空气就拍到了简兮的肌肤上,死命的闭上眼睛,冷秋巴掌落下之前房外忽然爆出了一声厉喝:

“妈!”

一个字,冷秋的巴掌就停在简兮脸颊面前不能再靠近。看了看明显不悦的儿子,又看了看没有躲避的简兮,冷秋冷笑一声,“我说怎么装的跟个受气小媳妇似的,原来是看到救兵来了。”

“不是的,我刚刚没有看到他……”算了,不解释了,一个人如果讨厌你,那么无论你做什么都是错的。

走到两人的身边,简兮脸上的红肿直接映到了江沅眼底,“妈,你太过分了。”

“我过分?我看是你被这个女人柔弱无害的样子给骗了,你知道她刚才是怎么说我么?她居然说我……”

“我不想知道,妈。”江沅生硬的打断了冷秋的话,“时候不早了,我派人送你回老宅。”

江沅说出口的话向来没有人可以质疑反驳,包括他的母亲。所以即使心不甘情不愿,冷秋依旧在江沅的安排下回了老宅。

从柜子里拿出医药箱,江沅拿出冰袋敷在简兮脸上,又取了药酒擦在简兮唇角的伤口处。棉签抵在伤口上,江沅一用力简兮就到抽了一口冷气。

“疼,轻点。”简兮不满抗议。

“现在知道疼了,刚刚怎么不知道躲啊?”想起冷秋的话,江沅上药的动作一顿,“难道真的看见我了?”

“我闭着眼睛呢,怎么看你啊。”简兮垂下睫毛,遮挡住了眼底的情绪,“我不是不躲,是没躲开,况且我刚才对你母亲说话的态度的确不好,被打一下就权当让她消气了。”

“哼,说得好听。”熟悉又刺耳的声音传来,简兮皱了皱眉毛,一抬头果然看到了丁景尧那张欠扁的脸。一时间,简兮原本就不好的心情瞬间跌落谷底。

第3章 视频

2021-06-11

第3章 视频

2021-06-11

书评(198)

我要评论
  • “好啊&玩,想

    “好啊。”简兮突然勾唇一笑,看来这几个人是第一次来这里玩,想把她简兮灌醉,做梦!

  • 市最大&每晚她

    匆忙赶到夜未央,简兮只是随便处理了一下伤口就登台表演了。夜未央是全市最大的酒吧,简兮就是夜未央的台柱,每晚她的表演,都是整场狂欢的高潮。

  • 道路上&刚那场

    骑着单车快速移动在残存着水渍的道路上,简兮的焦急写在脸上,刚刚那场大雨耽误了她太多时间,再不抓紧时间她真的要迟到了。

  • 仿佛看&八秒。

    仿佛看不见对面伸过来的手,江沅依旧面无表情,说出的话也是云淡风轻,“还好,也不是很久,不过等了路总三十二分钟零一十八秒。”

  • 睑,江&沅眼底

    站起身的女孩身量很高挑,鲜血顺着她的小腿蜿蜒流淌,却是触目惊心得好看。收回目光合上眼睑,江沅眼底的情绪是一贯的波澜不惊,“开车。”

  • 液体从&肌肤里

    骑着单车刚刚转了个弯,汽车轮胎和地面的摩擦声就充斥在简兮耳畔,尽管对面的车辆刹车及时,简兮还是撞在了车身上。温热的液体从肌肤里渗出,简兮疼的到抽了一口冷气。

  • ”穿着&连忙摇

    “小姐,你没事吧?”穿着制服的中年司机礼貌的询问着,简兮闻言连忙摇了摇头。

  • 长发微&周身,

    车内的江沅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在他车前的女孩,艳丽的红裙盖不住她明媚的五官,及腰的长发微乱的散在背后,低头蹙眉的时候有夕阳笼罩在她周身,美艳到不可方物。

  • 头的汗&某人在

    路任甲有些尴尬的擦了擦额头的汗,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顺道给江沅也到了一杯,“路某人在这里赔罪了。”

  • &爽快的

    “好好好。”路任甲爽快的签了字,一份合约就这样生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