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干嘛?”简兮没好气的说,语气里的腻烦显而易见。“我为什么不能够来?还真当这里是你家了啊?”丁景尧反唇相讥的毫不含含糊糊,两道眉毛拧在一起,像是看见简兮是一件有多“我为什么不能来?还真当这里是你家了啊?”丁景尧反唇相讥的毫不含糊,两道眉毛拧在一起,好像看到简兮是一件多么令人厌恶的事情。。...

“你来干嘛?”简兮没好气的说,语气里的厌烦显而易见。

“我为什么不能来?还真当这里是你家了啊?”丁景尧反唇相讥的毫不含糊,两道眉毛拧在一起,好像看到简兮是一件多么令人厌恶的事情。

“说得好像这是你家似的,你无非就是隔不受欢迎的客人!”江沅还没见过简兮情绪起伏这么大的样子,脸颊红扑扑的,眼睛里有似乎是有火焰在跳跃。

“你……我受不受欢迎,不是你说了算的,刚刚还装的一副很有教养的样子,现在不就原形毕露了?一个会撒酒疯的女人,还有什么教养可言?”

“你不乱说话,我会冲着你撒酒疯?”她说过阿绎是她不可触碰的底线,可他非要出言侮辱,再加上她喝高了,撒撒酒疯也在所难免。她依稀记得她把丁景尧的脸抓出了三道抓痕。

此时的丁景尧只顾着反驳简兮的伶牙俐齿,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的口不择言,“真不知道刘阿姨那样的人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人,一看就是你父亲没被教好。”

“啪”的一声,一杯水狠狠泼在了丁景尧的脸上,零星的水滴顺着他的下巴脖颈滑落,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

“有本事你再说一遍!”简兮死死握着手中的被子,骨节处因为过度用力而有些泛白。“我说过了丁景尧,我有两个底线,你、不、能、碰。”

“你……”看到简兮脸上狠绝的表情丁景尧有些怔忡,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脸上的表情有些懊恼,说出的话却还是一贯的死要面子。“你个泼妇,我才懒得理你,江沅,我先走了。”

“等等。”江沅叫住了转身欲走的丁景尧,“先去我房间换件衣服,狼狈成这个样子怎么出门?”

丁景尧知道换衣服什么的都是借口,江沅是有话要问他。一脸愤愤不平的走到江沅房间里,刚一关上门江沅就开始发问。

“你们两个到底怎么回事?”

“你没查吗?我是她继父家的儿子,她是我后母家的女儿,我们俩从第一次见面就开始相看两相厌了。”丁景尧背对着江沅,无所顾忌的开始换衣服。灯光打在他肌理分明的身形上,带着光晕。

“这个我知道,我问的是我不知道而你知道的,简兮的另一个禁忌。”江沅问的慢条斯理,说出的每一个字都有一种叫人不可退拒的力量。

“是她的初恋,四年前抛下她出国了,她还傻不愣登的对人家念念不忘。”丁景尧的语气里带着些愤愤不平,“我就没看出来那小子有什么好的。”

已经出国的初恋?江沅忽然想起了那晚在酒吧里,简兮沉沦迷醉时呢喃出的一句“阿绎。”瞬间面寒似冰。

抬眼看到丁景尧明显不甘心的表情,江沅意识到了丁景尧从来不曾发现的,他对简兮的感情。

从酒柜里拿出红酒,江沅端着酒杯一饮而尽,辛辣的液体流过咽喉,他随后一字一句的对丁景尧说,“简兮以前怎样我不管,现在她是我看上的人,也就只能是我的人了。”

不管是谁都不能接近她。

不管是谁。

第3章 视频

2021-06-11

第3章 视频

2021-06-11

书评(328)

我要评论
  • 的焦急&间,再

    骑着单车快速移动在残存着水渍的道路上,简兮的焦急写在脸上,刚刚那场大雨耽误了她太多时间,再不抓紧时间她真的要迟到了。

  • 接过酒&,路总

    一丝不耐从江沅的眼眸里一闪而过,随即接过酒杯来一饮而尽,“多说无益,路总还是赶快签字吧。”

  • 没人能&劈开了

    没人能想到在简兮这么柔弱的外表下会隐藏着这么有爆发力的歌声,她发出的每一个音节,都像是凭空生成的闪电,利落的劈开了暗沉夜幕,重新勾画着天地人心。她能够征服在场的每一个人,不论男女。

  • ,低头&罩在她

    车内的江沅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在他车前的女孩,艳丽的红裙盖不住她明媚的五官,及腰的长发微乱的散在背后,低头蹙眉的时候有夕阳笼罩在她周身,美艳到不可方物。

  • 让您久&大手。

    “江总,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迟到很久的路任甲打着哈哈,向江沅伸出了他肥肥的大手。

  • 站起身&蜒流淌

    站起身的女孩身量很高挑,鲜血顺着她的小腿蜿蜒流淌,却是触目惊心得好看。收回目光合上眼睑,江沅眼底的情绪是一贯的波澜不惊,“开车。”

  • &玩,想

    “好啊。”简兮突然勾唇一笑,看来这几个人是第一次来这里玩,想把她简兮灌醉,做梦!

  • 人家没&计较她

    “没事,没事。”骑单车骑到她这个速度可算得上是飙车了,人家没计较她就不错了。再者说,对面那辆车可是兰博基尼,打死她也赔不起啊。

  • 到夜未&未央的

    匆忙赶到夜未央,简兮只是随便处理了一下伤口就登台表演了。夜未央是全市最大的酒吧,简兮就是夜未央的台柱,每晚她的表演,都是整场狂欢的高潮。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