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后了丁景尧江沅后转身走到了简兮的房间,本来是想再次替简兮上药,结果回来后才意外发现简兮了自己全部处理方式好了。“怎么没等我回来?一个人处理方式多不更方便。”江沅抬着简兮的“怎么没等我过来?一个人处理多不方便。”江沅抬着简兮的下巴,细细观察着简兮唇角的伤口以及脸上的红肿。。...

送走了丁景尧江沅转身走到了简兮的房间,原本是想继续替简兮上药,结果过来之后才发现简兮已经自己全部处理好了。

“怎么没等我过来?一个人处理多不方便。”江沅抬着简兮的下巴,细细观察着简兮唇角的伤口以及脸上的红肿。

两个人靠的很近,温热的呼吸都纠缠在一起,江沅璨若星辰的眼眸就在简兮眼前,漆黑晶亮仿佛无边无际的黑洞,诱人沉沦。

脸颊不可遏制的泛起了红晕,简兮有些慌乱的垂下睫毛,“我,我习惯一个人了。”

“这习惯得改。”江沅低低的轻笑一声,越发的靠近简兮,鼻息就扫在她的肌肤上,温热的,让她下意识想要瑟缩。可下巴却还被江沅捧在掌心,让她连转头的动作都不能有,只能继续低垂眼睑。

“简兮?”江沅突然叫了她一声,简兮下意识抬头回应,刚刚扬起头就触上了江沅的唇瓣,猝不及防。

浅浅吻在简兮唇角的伤口上,江沅的唇瓣勾起一个弧度。趁着简兮还在发愣的时候转移到唇齿之间,舌尖一挑就撬开了简兮的牙关。

唇齿相依,唇瓣厮磨,辗转亲吻间简兮的唇角忽然一阵疼痛,像是惊醒了什么一样,简兮忽然用力推开了江沅,身子快速向后移动了几步。

见到简兮这样的举动,江沅似乎没有生气,只是挑眉问,“怎么了?”

怎么了?这样漫不经心的语气,好像情人间耳鬓厮磨一般的理所当然,明明什么都没有说,却让简兮觉得好像做错了什么一样心虚。

“我……我想回学校!”话一出口简兮就像咬掉自己的舌头,找借口也找个像样点的啊!

果不其然,江沅听了这话之后极其明显的笑了一声,“脸都伤成这个样子了,你还惦记着去学校?”看到简兮的唇角好像又有一点撕裂了,江沅拿出药酒来重新涂抹在伤口处。“再者说,你今天才打电话告诉教导主任不想去,现在说这话不是打脸么?”

“你怎么知道的?”她今天那番狐假虎威的话让他听到了啊,真丢人!

“这家里的事我有什么不知道的?要不然我也不会那么及时的回来救你了。”

她就说这么久没见的江沅今天怎么突然回来了,原来是……为了她啊。心跳突然之间变得有点快,好像江沅正在为她上药的举动都变得暧昧非常。

只是,这个男人不是她的。就好像,当初有一个人也是这样温柔的对她好,最后却还是将她弃如敝履。所有的温度在这一瞬间消退,简兮垂着眼睑,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上学的事情,等你的脸完全恢复之后再说吧。以你的成绩,是不会落下什么功课的。”将药酒重新当回医药箱里,江沅确认无碍之后转身离开。

推门的瞬间,突然听见简兮几不可闻的说了一句,“谢谢。”

听到这么生疏的道谢江沅的身子僵了一下,停顿了一下转身对着简兮说,“不用客气,还有,刚刚那个是晚安吻。”

原本静谧的空气忽然又被江沅挑动的暧昧起来,看着简兮隐隐泛红的脸颊,江沅勾了勾唇角。

初恋又怎样?谁在眼前才是最重要的。

第3章 视频

2021-06-11

第3章 视频

2021-06-11

书评(236)

我要评论
  • &。”骑

    “没事,没事。”骑单车骑到她这个速度可算得上是飙车了,人家没计较她就不错了。再者说,对面那辆车可是兰博基尼,打死她也赔不起啊。

  • 生成的&劈开了

    没人能想到在简兮这么柔弱的外表下会隐藏着这么有爆发力的歌声,她发出的每一个音节,都像是凭空生成的闪电,利落的劈开了暗沉夜幕,重新勾画着天地人心。她能够征服在场的每一个人,不论男女。

  • &,你没

    “小姐,你没事吧?”穿着制服的中年司机礼貌的询问着,简兮闻言连忙摇了摇头。

  • 上,刚&时间她

    骑着单车快速移动在残存着水渍的道路上,简兮的焦急写在脸上,刚刚那场大雨耽误了她太多时间,再不抓紧时间她真的要迟到了。

  • z市最&的大雨

    七月是z市最热的季节,一场倾盆的大雨过后,消退了空气中的燥热因子,却压不灭漂浮在城市上方男男女女躁动不安的荷尔蒙。

  • 唱歌,&样的人

    “我只唱歌,不陪酒。”简兮说罢转身欲走,还没来得及移动后路就被几个小弟模样的人截住。

  • 有些尴&尬的擦

    路任甲有些尴尬的擦了擦额头的汗,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顺道给江沅也到了一杯,“路某人在这里赔罪了。”

  • 来的手&,说出

    仿佛看不见对面伸过来的手,江沅依旧面无表情,说出的话也是云淡风轻,“还好,也不是很久,不过等了路总三十二分钟零一十八秒。”

  • ,随即&说无益

    一丝不耐从江沅的眼眸里一闪而过,随即接过酒杯来一饮而尽,“多说无益,路总还是赶快签字吧。”

  • 路任甲&这样生

    “好好好。”路任甲爽快的签了字,一份合约就这样生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