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兮脸上的和嘴角的伤伤口愈合了是一周后了,除了嘴角除了一些不太较为明显的伤疤,整张脸看上来豪无瑕疵。最终决定再次回学校的当日简兮把所有的东西都拾掇好,本来是想要搬回宿舍决定重新回到学校的当天简兮把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原本是想要搬回宿舍的,结果话一出口就遭到了江沅的反对。。...

简兮脸上的和唇角的伤愈合已经是一周后了,除了唇角还有一些不太明显的伤疤,整张脸看上去毫无瑕疵。

决定重新回到学校的当天简兮把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原本是想要搬回宿舍的,结果话一出口就遭到了江沅的反对。

“不行。”江沅头也不抬的说,注意力依旧在早餐上。

“为什么不行?我是学生,住在宿舍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闻言,一直埋头吃饭的江沅终于抬起头来,一字一顿的对简兮说,“我说,不行。”

“……你说不行就不行吧。”这里他才是老大,他要是不点头,简兮根本别想走出别墅的大门,把行李铺盖全部放下,简兮认命的的叹了口气,“你好好吃饭,我先走了。”

“不行。”慢条斯理的将最后一口早餐吃完,江沅抢在简兮爆发前说,“我送你去学校。”

坐在那辆当初被她用单车撞了一个坑的兰博基尼上,车内的气氛突然就尴尬了起来。一路上都在想同学们要是问起来她要怎么解释,连到学校了简兮都没有发现。

“怎么?舍不得走了,想要和我依依惜别一番?”江沅戏谑的话语拉回了简兮的思绪,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简兮刚要下车,就被江沅拉到怀里,还没来得及抗议铺天盖地的吻就落了下来,汹涌而炙热。

握住简兮拼命推打他的手,江沅的声音有些喑哑,“配合一下,有记者。”

闻言简兮用余光想车窗外看去,果然发现了隐藏在播出的闪光灯。僵硬的靠在江沅怀里,简兮闭上眼睛,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一点。

只是闭着眼睛的简兮没有看到江沅轻轻勾起的唇角,也没有发现这个为了应付记者而形成的吻,持续时间有点太长了。

“好了。”第一时间发现记者撤退,简兮连忙推开江沅。

真是个害羞的丫头,江沅揉了揉简兮的发顶,“我去公司了,你进学校吧。”

“嗯。”简兮点点头,末了又补充了一句,“早点回来。”

话一出口简兮就发现不对了,这对话怎么这么想老夫老妻依依惜别啊?摇了摇头推开车门,直到进入校园简兮都没有再回头。

再次回到教室,简兮已经做好成为众矢之的的准备。只是一进门全班同学就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她,还是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原本很欣赏她的老师也不在课上提问她了,下课了大家也都对她避之唯恐不及,而教导主任见了她那种很谄媚的笑脸又让她觉得恶心。除了偶尔遇见她就给她脸色看的丁景尧,一时之间还真没有人理会她了。

包括魏芷欣。

她是灰姑娘,魏芷欣才是公主。与其说她和魏芷欣是朋友,不如说她是魏芷欣的女佣。当初那个女佣处处不如她,她自然可以和女佣和平相处。

可现在这个女佣在某一方面赢过她了,即使这个某一方面只是一个男人,她也绝不允许。

这样的友谊啊,当真是可笑极了。

可是,就算是这样

可笑的友谊,她现在也失去了。

这个学校,她是待不下去了。背起书包转身离开,连放学时间都没到简兮就离开了学校。

第3章 视频

2021-06-11

第3章 视频

2021-06-11

书评(191)

我要评论
  • 走江沅&就感觉

    只是路任甲一走江沅就感觉不对,有热浪从小腹一阵阵袭来,看着那个空空的酒杯,江沅面寒似冰。

  • 灭漂浮&躁动不

    七月是z市最热的季节,一场倾盆的大雨过后,消退了空气中的燥热因子,却压不灭漂浮在城市上方男男女女躁动不安的荷尔蒙。

  • ,端起&道给江

    路任甲有些尴尬的擦了擦额头的汗,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顺道给江沅也到了一杯,“路某人在这里赔罪了。”

  • 现在他&在背后

    车内的江沅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在他车前的女孩,艳丽的红裙盖不住她明媚的五官,及腰的长发微乱的散在背后,低头蹙眉的时候有夕阳笼罩在她周身,美艳到不可方物。

  • 市最大&,都是

    匆忙赶到夜未央,简兮只是随便处理了一下伤口就登台表演了。夜未央是全市最大的酒吧,简兮就是夜未央的台柱,每晚她的表演,都是整场狂欢的高潮。

  • 很久的&肥肥的

    “江总,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迟到很久的路任甲打着哈哈,向江沅伸出了他肥肥的大手。

  • 说无益&还是赶

    一丝不耐从江沅的眼眸里一闪而过,随即接过酒杯来一饮而尽,“多说无益,路总还是赶快签字吧。”

  • 和人拼&沅闭着

    简兮在酒吧里和人拼酒拼的热火朝天,包厢里江沅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一脸疲惫不堪的样子。他不喜欢这种地方,如果不是客户坚持要在这里商谈合作事宜,他是绝不会来的。

  • &了摇头

    “小姐,你没事吧?”穿着制服的中年司机礼貌的询问着,简兮闻言连忙摇了摇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