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回家也没在餐桌旁边看见了简兮,江沅就觉得不对劲儿,上了二楼卧室也也没看见简兮,江沅的面色就有些很难看了。“夫人从早晨和先生一起去了学校后就也没回去。”管家适时地的“夫人从早上和先生一同去了学校之后就没有回来。”管家适时的走到江沅的身边。。...

一回到家没有在餐桌旁边看见简兮,江沅就感觉不对劲,上了二楼卧室也没有看到简兮,江沅的面色就有些难看了。

“夫人从早上和先生一同去了学校之后就没有回来。”管家适时的走到江沅的身边。

抬手看了看腕表,现在早已经过了简兮下课的时间。“我派去的司机呢?怎么没把夫人接回来?”

“司机到达学校的时候,夫人已经走了,询问了同学,也没有人知道夫人去了哪里。”管家毕恭毕敬的回答着江沅的问题,生怕一个回答不对,就挑起了江沅的怒气。

“一群废物。”江沅眼底寒光闪烁,脸上面寒似冰,“所有的司机,全部换血,明天我要见到全新高效的司机团队。”

“是,我马上就去办。”管家趁机脚底抹油赶紧离开,等到江沅真的爆发怒气的时候他就走不了了。

没空理会管家的小动作,江沅拿起手机来正要吩咐手下人全城寻找简兮,转念一想又把手机放下了。简兮的活动范围很小,可以去的地方就那么几个。他想,他知道简兮在哪里了。

仁和医院。

坐在医院的草坪上,胭脂色的夕阳铎在简兮周身,柔和而明媚的五官笼罩在静谧的光线里,看上去朦胧而不可触碰。

“果然在这里。”如释重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简兮闻声看去,就见到踏着夕阳余晖信步走开的江沅。微微眯了眯眼睛,这一刻的江沅太耀眼,刺的她眼眸生痛。

“你怎么来了?”

“我的小妻子失踪了,我能不来吗?”随意坐在简兮身边,江沅一点也没有在意他身上价值不菲的西装。“在学校过的不好么?同学孤立你了?”

“还好,我本来也没什么朋友,就只有一个丁景尧还是成天气我的那种。”无奈的笑了笑,其实她没有真正讨厌过丁景尧。他们两个的相处模式就是不互爱只互殴。

“好了,不说了,我们回去吧。”向坐在地上的简兮伸出手,江沅打断了这个话题。他不喜欢从简兮口中提到别的男人,即使是丁景尧。

看到江沅递过来的手,简兮有些怔忡。眼前的手,指尖修长骨节分明,白皙而有力。反握住江沅的手,他掌心的温度依旧温热,烙的简兮肌肤也微微发烫。

坐在车上,简兮见江沅没有回家而是往相反的方向开,不由得问,“我们要去哪?”

“陪我去参加一个宴会。”江沅目不转睛的开着车,“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带你去改造一下自己。”

坐在化妆间里,发型师看着简兮的头发反复换了几个发型,最终还是全部放弃了。

“简小姐的头发这么漂亮,只有披着是最好看的,做什么造型都是浪费,连马尾都是多余的。”

“谢谢。”听到有人夸赞她的头发简兮很高兴,这头秀发可是她的宝贝。

三个小时之后简兮才从化妆室里出来。

红色的小礼群线条流畅剪裁熨帖,完美的勾勒出简兮优美的曲线和纤细的腰肢。如瀑的黑发柔顺的散在脑后,越发趁的简兮肤色晶莹。灵动清亮的眼眸含着笑意,略施粉黛的小脸光彩照人。莹润的唇瓣似乎是紧抿着,似乎是有些忐忑的问了一句:

“好看么?”

第3章 视频

2021-06-11

第3章 视频

2021-06-11

书评(353)

我要评论
  • 子哥又&一定是

    “卖个面子嘛,如何?”公子哥又凑了上来,身上的香水味呛的简兮直想打喷嚏。放在平日简兮一定是一杯红酒直接泼到对方脸上的,可今天上台前老板交代过了,晚上有重要的客人来,她绝不能闹出大动静。

  • 在了车&的到抽

    骑着单车刚刚转了个弯,汽车轮胎和地面的摩擦声就充斥在简兮耳畔,尽管对面的车辆刹车及时,简兮还是撞在了车身上。温热的液体从肌肤里渗出,简兮疼的到抽了一口冷气。

  • 勾唇一&个人是

    “好啊。”简兮突然勾唇一笑,看来这几个人是第一次来这里玩,想把她简兮灌醉,做梦!

  • 无表情&是很久

    仿佛看不见对面伸过来的手,江沅依旧面无表情,说出的话也是云淡风轻,“还好,也不是很久,不过等了路总三十二分钟零一十八秒。”

  • &任甲一

    只是路任甲一走江沅就感觉不对,有热浪从小腹一阵阵袭来,看着那个空空的酒杯,江沅面寒似冰。

  • 接过酒&说无益

    一丝不耐从江沅的眼眸里一闪而过,随即接过酒杯来一饮而尽,“多说无益,路总还是赶快签字吧。”

  • &市最大

    匆忙赶到夜未央,简兮只是随便处理了一下伤口就登台表演了。夜未央是全市最大的酒吧,简兮就是夜未央的台柱,每晚她的表演,都是整场狂欢的高潮。

  • ,你没&中年司

    “小姐,你没事吧?”穿着制服的中年司机礼貌的询问着,简兮闻言连忙摇了摇头。

  • 空气中&安的荷

    七月是z市最热的季节,一场倾盆的大雨过后,消退了空气中的燥热因子,却压不灭漂浮在城市上方男男女女躁动不安的荷尔蒙。

  • 签了字&,一份

    “好好好。”路任甲爽快的签了字,一份合约就这样生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