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兮话一出口,所有的化妆室都抿嘴笑笑了笑。简兮本来就天生丽质,这一番精心装扮后更是楚楚动人。潸然泪下的时候我见犹怜,笑容的时候明艳非凡。连他们看了都会觉得简兮是个很难得“不好看。”江沅掷地有声的给出了回复,这下不止简兮,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了。。...

简兮话一出口,所有的化妆室都抿嘴笑了笑。简兮原本就天生丽质,这一番精心打扮之后更是楚楚动人。落泪的时候我见犹怜,微笑的时候明艳非凡。连他们看了都觉得简兮是个难得的清丽佳人,何况总裁呢?

“不好看。”江沅掷地有声的给出了回复,这下不止简兮,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了。

脸色白了一瞬,简兮咬了咬下唇,转身就往化妆间走。他不喜欢,她还懒得打扮给他看呢!

见两人气氛不对,为首的化妆师连忙赔着笑脸,“没把夫人打扮好是我们的不对,可是这宴会即将开始,要不您就凑合凑合?”

“凑合?我的女人需要凑合?”反问了化妆师一句,江沅只是径直走到了化妆间里,环顾四周空空荡荡没有一个人,江沅转身又推开了更衣室的门。

简兮正在换衣服。

衣服刚刚褪到一半,大片的美背露了出来,肌肤莹润胜雪,灯光晦暗不明,长发若有若无的披散身后,朦胧之中更是美的极致。

眼前的一幕让江沅眼底一黯,随手将们锁上,江沅的语气带了怒火,“你换衣服都不知道锁门的么?”

突然出现在身后的声音让简兮大吃一惊,即使那人是江沅也让她尴尬万分。“谁知道你会突然进来啊?你快出去,快出去!”

慌忙想将衣服重新穿回去,结果越着急就越穿不上去。不尴不尬的卡在那里,简兮想死的心都有了。

一双手忽然扶在她肩头,一点一滴帮她把衣服重新穿回身上,指尖似有似无的扫过她的肩头锁骨,最后停留在她腰间,缓缓环住了她的身子。

“真美。”江沅说话的音调像是情人间呢喃。

“你刚刚还说不好看的!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

吻了吻简兮红晕的脸颊,江沅温热的呼吸就喷洒在她耳畔,“可这好看是让我一个人看的,不是用来让大家欣赏的,懂了么?”

“懂……懂了。”推开江沅的手,简兮后退一步和他拉开距离,“我在整理一下,你先出去。”

刚刚帮了忙就撵人,还真是没心肝。江沅摇摇头转身离开。结果一推开门就看见一群笑的暧昧不明的化妆师,刚刚在简兮面前的柔情全数消失,冷冷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江沅的语气依旧云淡风轻。

“你们,还不走?”

“马上……马上就走。”讪讪的笑了几下,化妆师们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怎么会想起来挖总裁的八卦呢?简直就是嫌命太长了啊。

三分钟后简兮走出化妆室,发现只有江沅一个人在等着她。“怎么只有你一个?那些化妆师呢?”

“我放他们提前下班了。”江沅这话说的脸不红气不喘。

“这么好?我以后也要进你公司。”简兮半开玩笑的一句话,江沅却好像当真了一样追问。

“你说真的?毕业了来我公司,我可以给你走后门。”

“后门就不用了,我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实力进入任何一家服装公司。”这是从认识简兮以来简兮说过最张扬的一句话了。

明明是张扬到狂妄的言论,但江沅却知道,她说的只是实情。

第3章 视频

2021-06-11

第3章 视频

2021-06-11

书评(468)

我要评论
  • 在沙发&欢这种

    简兮在酒吧里和人拼酒拼的热火朝天,包厢里江沅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一脸疲惫不堪的样子。他不喜欢这种地方,如果不是客户坚持要在这里商谈合作事宜,他是绝不会来的。

  • 个人是&来这里

    “好啊。”简兮突然勾唇一笑,看来这几个人是第一次来这里玩,想把她简兮灌醉,做梦!

  • 上方男&躁动不

    七月是z市最热的季节,一场倾盆的大雨过后,消退了空气中的燥热因子,却压不灭漂浮在城市上方男男女女躁动不安的荷尔蒙。

  • “好好&这样生

    “好好好。”路任甲爽快的签了字,一份合约就这样生效。

  • &“江总

    “江总,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迟到很久的路任甲打着哈哈,向江沅伸出了他肥肥的大手。

  • 声就充&,尽管

    骑着单车刚刚转了个弯,汽车轮胎和地面的摩擦声就充斥在简兮耳畔,尽管对面的车辆刹车及时,简兮还是撞在了车身上。温热的液体从肌肤里渗出,简兮疼的到抽了一口冷气。

  • 央是全&未央的

    匆忙赶到夜未央,简兮只是随便处理了一下伤口就登台表演了。夜未央是全市最大的酒吧,简兮就是夜未央的台柱,每晚她的表演,都是整场狂欢的高潮。

  • 。油头&我喝一

    一曲唱罢,简兮退下高台,却在拐角处被人堵住。油头粉面的公子哥端着酒杯站在简兮面前,笑的轻佻。“小台柱,陪哥哥我喝一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