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的宴会江沅是最后一个到的,可即使如此,当他带着简兮迈入宴会大厅的时候,全场的目光但是都集聚在了他们身上。简兮明白他们在看些什么,可她不不喜欢这种被人当作动物园简兮知道他们在看些什么,可她不喜欢这种被人当做动物园参观的感觉。不自觉皱起眉头,江沅在身边不轻不重的握了握她的手,像是安抚一般。。...

这次的宴会江沅是最后一个到的,可即便如此,当他带着简兮步入宴会大厅的时候,全场的目光还是都聚集在了他们身上。

简兮知道他们在看些什么,可她不喜欢这种被人当做动物园参观的感觉。不自觉皱起眉头,江沅在身边不轻不重的握了握她的手,像是安抚一般。

视线淡淡的在大厅里扫了一圈,明明江沅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悦,刚刚那些肆无忌惮打量简兮的人却都不自觉转移了目光。一时之间大厅里又是觥筹交错,气氛和谐的不像话。

趁人不注意把江沅拉到角落里,冷秋面色不善的看着一旁的简兮,“你把这个上不得台面的女人带过来干什么?”

“她是我的妻子你的儿媳,怎么就上不得台面了?”江沅的语气有了明显的不悦,这是对着亲人才会表露的真实情感,“妈,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有什么事情都过去吧,简兮她都不计较,你还有什么好计较的?”

“她倒是想计较啊,她凭什么?”狠狠瞪向简兮,冷秋对她的不满都摆在了脸上,“少在我儿子面前挑拨离间!”

简兮:“……”她好像还什么都没说呢,怎么就挑拨离间了?

“妈!”江沅想说些什么,看到对面有几个贵太太端着酒杯走了过来之后抿起了唇线,“有人来了,我先走了。”

一路拉着简兮走到了美食区,江沅拿起甜点来放到简兮手上,“还没吃饭吧,先吃点东西,这场宴会很长。”

端着手里的甜点,简兮觉得有些食不下咽,“其实你只需要跟你母亲说明情况,你们就不会吵架了,她只是误会了我们的关系而已,可我们,本身就没有什么关系啊。”

“那你自己怎么不跟她说?”江沅端着香槟啜了一口,半个身影站在阴影处让简兮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你才是这件事情的主导者,我有什么资格去说啊?”简兮低头喃喃着,“再者说了,就是我说,她也得信啊。”

这么说,这丫头还真的想过跟母亲和盘托出?真是好样的!

手腕突然被人握住,一个旋身就被人抵在了墙上,还没来得及惊呼,温热的吻就落了下来。

用力的在简兮唇瓣上吮吸了一下,一直吻到到她面色酡红依在他怀里才停歇。轻轻拨动了一下简兮的耳垂,毫不意外的看到了简兮的脸颊又红了几分。

“乖乖待在美食区等我,我要去应酬,一会带你回家。”

“知道了。”除了应和简兮什么反应也做不出来了,周围投过来的目光像是要把她看穿,实在是太丢人了!

“乖女孩。”江沅又在简兮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这才转身离开。

江沅一走,简兮终于舒了口气,径自拿着盘子走到美食区寻找食物,有了美食,什么异样的目光都可以忽略不计。

只是她怎么感觉有人在跟她抢吃的啊?她看上一个甜点,有一个镊子就会抢在她前面把甜点抢走,她想喝香槟,有一个人就会先她一步端走她眼前的香槟。

无奈的抬起头,简兮看着对面这个素不相识的俊朗少年,“哥们,你故意的吧?”

第3章 视频

2021-06-11

第3章 视频

2021-06-11

书评(476)

我要评论
  • 红裙盖&不住她

    车内的江沅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在他车前的女孩,艳丽的红裙盖不住她明媚的五官,及腰的长发微乱的散在背后,低头蹙眉的时候有夕阳笼罩在她周身,美艳到不可方物。

  • 直想打&放在平

    “卖个面子嘛,如何?”公子哥又凑了上来,身上的香水味呛的简兮直想打喷嚏。放在平日简兮一定是一杯红酒直接泼到对方脸上的,可今天上台前老板交代过了,晚上有重要的客人来,她绝不能闹出大动静。

  • ,随即&接过酒

    一丝不耐从江沅的眼眸里一闪而过,随即接过酒杯来一饮而尽,“多说无益,路总还是赶快签字吧。”

  • 尽,顺&道给江

    路任甲有些尴尬的擦了擦额头的汗,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顺道给江沅也到了一杯,“路某人在这里赔罪了。”

  • 兮突然&兮灌醉

    “好啊。”简兮突然勾唇一笑,看来这几个人是第一次来这里玩,想把她简兮灌醉,做梦!

  • 。”简&被几个

    “我只唱歌,不陪酒。”简兮说罢转身欲走,还没来得及移动后路就被几个小弟模样的人截住。

  • 杯站在&杯。”

    一曲唱罢,简兮退下高台,却在拐角处被人堵住。油头粉面的公子哥端着酒杯站在简兮面前,笑的轻佻。“小台柱,陪哥哥我喝一杯。”

  • 让您久&江沅伸

    “江总,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迟到很久的路任甲打着哈哈,向江沅伸出了他肥肥的大手。

  • 者说,&也赔不

    “没事,没事。”骑单车骑到她这个速度可算得上是飙车了,人家没计较她就不错了。再者说,对面那辆车可是兰博基尼,打死她也赔不起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