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眉目俊美的少年笑的愈发开怀大笑,“是啊,我是故意的,这些都是我替你准备好啊。”甜点和香槟一起放在简兮手中,少年恍然大悟的似的说了一句,“但是小婶,称谓可不能够叫唤小婶?!这样的高辈分让简兮一口香槟卡在喉咙里,“你叫我小婶?也就是说你是江沅的侄子?那你今年多大了?”。...

闻言,眉目俊朗的少年笑的越发开怀,“是啊,我是故意的,这些都是我替你准备啊。”甜点和香槟一同放到简兮手中,少年恍然大悟的似的说了一句,“不过小婶,称呼可不能乱叫,你叫我哥们可就乱了辈分了。”

小婶?!这样的高辈分让简兮一口香槟卡在喉咙里,“你叫我小婶?也就是说你是江沅的侄子?那你今年多大了?”

“是的,我是江沅的侄子。”少年笑的依旧人畜无害,“我叫江滨,今年二十五岁。”

就差三岁的叔侄啊。简兮打量着眼前的江滨,突然多了个这么大的侄子,也不知道是吃亏还是沾光。

“当然是沾光了。”江滨像是看出了简兮心中所想一般突然凑近简兮,戏谑的声音就徘徊在她耳畔,“能够成为我的小婶,可是全市女人都奢求的殊荣。”

这话也不知道是在夸奖江沅还是江滨,又或者是在赞叹江家家大业大。可无论是哪一层意思,这样的语气都让简兮很不舒服,明明江滨的表情很是温良,可简兮就是有一种毒蛇缠绕在脖颈上吐信子的感觉。凉的她毛骨悚然。

不着痕迹的向后退了一步,简兮唇角勾起的弧度刚刚好,“我也觉得能够嫁给江沅是我的荣幸。”

“可要是没有我,这荣幸恐怕也就落不在小婶的头上了。”江滨的话意有所指,简兮正要开口询问就被一道柔弱温婉的女声打断了。

“江滨,你在这里做什么?”

简兮觉得这声音真是前所未有的好听,终于不用这么尴尬的和江滨这个怪小孩相处了,这姑娘简直就是救星啊。

只是简兮忘了,江滨比她还大两岁,她却真的把对方当成小辈了。

“小雅来的正好,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小婶,简兮。”说罢又对着简兮介绍温雅,“这是我的未婚妻,温雅。”

“你好。”简兮明朗一笑,主动向温雅伸出手。

温雅却是细细打量了简兮半晌才伸出手,只是象征性的握了一下,指尖冰凉,掌心微微向下。“你好。”

之前见到的冷秋是故意的不屑,魏芷欣是娇惯的脾气,只有这个温雅,她是真正的习惯了高姿态,是自幼养尊处优培养出来的贵气。和她比起来,魏芷欣只能算是翘着尾巴的骄傲孔雀,温雅才是真正高贵的公主。

只是这个公主好像身体不太好,指尖的温度冰到简兮一阵肌肤战栗。

“江滨,你怎么站在这里啊?这里人这么多,空气太闷了。”温雅拉着江滨的衣袖,像是撒娇一样诉说着请求。

这里好像就有三个人吧?说人多不就是嫌她多余么?这公主说起话来还真有技术含量。不过江沅叫她站在这里等,那她就不会离开,任凭你说的再有技术含量,也不离开。

“嫌闷我带你出去转转。”江滨刮了刮温雅的鼻尖,离开前对简兮道了个别,“下次再见了,小婶。”

明明是很正常的一句话,简兮硬是听出了阴阳怪气。跟在江滨身旁的温雅在此时突然回头看着简兮,漂亮的双目里蕴含的敌意分外明显。

只是……为什么要对她有敌意啊?

第3章 视频

2021-06-11

第3章 视频

2021-06-11

书评(362)

我要评论
  • 事吧?&中年司

    “小姐,你没事吧?”穿着制服的中年司机礼貌的询问着,简兮闻言连忙摇了摇头。

  • 七月是&尔蒙。

    七月是z市最热的季节,一场倾盆的大雨过后,消退了空气中的燥热因子,却压不灭漂浮在城市上方男男女女躁动不安的荷尔蒙。

  • “江总&了一位

    “江总,撞到了一位小姐,可她不肯要赔偿,匆忙离开了。”

  • 说无益&吧。”

    一丝不耐从江沅的眼眸里一闪而过,随即接过酒杯来一饮而尽,“多说无益,路总还是赶快签字吧。”

  • ,却是&看。收

    站起身的女孩身量很高挑,鲜血顺着她的小腿蜿蜒流淌,却是触目惊心得好看。收回目光合上眼睑,江沅眼底的情绪是一贯的波澜不惊,“开车。”

  • 酒拼的&来的。

    简兮在酒吧里和人拼酒拼的热火朝天,包厢里江沅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一脸疲惫不堪的样子。他不喜欢这种地方,如果不是客户坚持要在这里商谈合作事宜,他是绝不会来的。

  • 简兮面&台柱,

    一曲唱罢,简兮退下高台,却在拐角处被人堵住。油头粉面的公子哥端着酒杯站在简兮面前,笑的轻佻。“小台柱,陪哥哥我喝一杯。”

  • 单车骑&到她这

    “没事,没事。”骑单车骑到她这个速度可算得上是飙车了,人家没计较她就不错了。再者说,对面那辆车可是兰博基尼,打死她也赔不起啊。

  • 弯,汽&,尽管

    骑着单车刚刚转了个弯,汽车轮胎和地面的摩擦声就充斥在简兮耳畔,尽管对面的车辆刹车及时,简兮还是撞在了车身上。温热的液体从肌肤里渗出,简兮疼的到抽了一口冷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