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沅对简兮说这场宴会会很长,现在的的确是真长啊。她吃甜点都都快吃撑了,江沅还也没交际应酬完。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肚皮,简兮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江沅,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能交际应酬“江沅,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应酬完啊?”。...

江沅对简兮说这场宴会会很长,现在看来是真长啊。她吃甜点都快要吃撑了,江沅还没有应酬完。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肚皮,简兮无奈的叹了口气。

“江沅,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应酬完啊?”

“现在。”修长有力的胳膊揽住简兮的腰,江沅身上沾染了酒气,“都处理好了,我带你回家。”

终于可以回去了,简兮点点头刚要搭腔,就被一道声音打断了。

“这么快就要回去了,我还没来得及敬小婶一杯呢。”满满一杯的红酒端到简兮面前,江滨动作语气带着不容置疑。

有些犹疑的看向江滨,简兮思忖,该怎么说才能把这杯酒推拒掉呢?

“我……我不会喝酒。”

闻言,江滨端着酒的动作没有半分移动,“原来当酒吧驻唱可以不会喝酒啊,小婶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了。”

在这里抖出简兮的工作,无疑是在往江沅脸上扇耳光。十指隐隐攥起,简兮咬了咬牙,伸手就要去端酒杯,却被江沅抢了先。

“她的酒,我替她喝。”说着江沅就将红酒一饮而尽,江滨见状眼底寒光一闪,抚掌轻拍了三下。

“小叔果然怜香惜玉,倒是我的不对了。只是要是小叔替酒,只喝这一杯可是不够的。”从旁拿出一瓶高烈度白酒放到桌上,江滨笑的不以为然,“小叔要替酒,得把这一瓶都喝掉。”

没空去想江滨怎么会在这么高端的宴会大厅拿到这么高烈度的白酒,简兮拉了拉江沅的衣袖,摇头示意他不要冲动。

可江沅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了,已经和了第一杯,这剩下的酒无论如何都得全部喝完。拿起酒瓶来看了一眼,江沅毫不犹豫的一饮而尽。

辛辣的液体流过咽喉,当一瓶白酒全数喝完,江沅的咽喉好像被灼烧一般疼痛。随意的将酒瓶一丢,玻璃碎片飞溅的瞬间,全场都寂静无声。

“走。”江沅拉着简兮大步离开宴会,转角到了卫生间,顾不得什么男女之别,简兮跟着江沅一起进了男卫生间。

猛烈的呕吐了几下,简兮拍着江沅的后背,语气里有些心疼。“不过就是一杯酒而已,我喝了也不会有什么大碍的,干嘛替我顶啊?”

“那你刚才还拒绝他?我还真当你不会喝酒了呢。”用冷水洗了洗脸,江沅拉着简兮走了出去,“还是说你怕又一次酒后乱性?”

“不是,谁酒后乱性了?”简兮这话说的有点底气不足,在推开车门前,一把从江沅的手中拿过车钥匙,“你喝了那么多酒,还是别开车了,我来吧。”

“与其相信一个连单车都能骑成飙车的人,我还是自己来吧。”江沅凑近简兮,指尖一挑就从简兮的手中重新拿回车钥匙,“放心,比起我平时的应酬这已经是喝的很少了,不会有事的。”

说这话的时候,江沅身上的酒气都窜到简兮的鼻腔里了,可是就这么一个醉鬼说出的话,简兮没有思考的就相信了。

坐在车里,简兮一直相当警惕的看着江沅,一脸“你要是出点什么意外,我可就跟你同归于尽了”的表情。这种近乎于找死的眼神看的江沅啼笑皆非。

“别看了,再看你就爱上我了。”抽出一只手在简兮脸上捏了捏,江沅像是想起什么一样突然问,“今天看见那个女人跟你示威,你有什么感觉?”

第3章 视频

2021-06-11

第3章 视频

2021-06-11

书评(489)

我要评论
  • ,撞到&了一位

    “江总,撞到了一位小姐,可她不肯要赔偿,匆忙离开了。”

  • ,却是&睑,江

    站起身的女孩身量很高挑,鲜血顺着她的小腿蜿蜒流淌,却是触目惊心得好看。收回目光合上眼睑,江沅眼底的情绪是一贯的波澜不惊,“开车。”

  • &有些尴

    路任甲有些尴尬的擦了擦额头的汗,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顺道给江沅也到了一杯,“路某人在这里赔罪了。”

  • ,也不&零一十

    仿佛看不见对面伸过来的手,江沅依旧面无表情,说出的话也是云淡风轻,“还好,也不是很久,不过等了路总三十二分钟零一十八秒。”

  • 幕,重&她能够

    没人能想到在简兮这么柔弱的外表下会隐藏着这么有爆发力的歌声,她发出的每一个音节,都像是凭空生成的闪电,利落的劈开了暗沉夜幕,重新勾画着天地人心。她能够征服在场的每一个人,不论男女。

  • 现在他&及腰的

    车内的江沅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在他车前的女孩,艳丽的红裙盖不住她明媚的五官,及腰的长发微乱的散在背后,低头蹙眉的时候有夕阳笼罩在她周身,美艳到不可方物。

  • 骑着单&车快速

    骑着单车快速移动在残存着水渍的道路上,简兮的焦急写在脸上,刚刚那场大雨耽误了她太多时间,再不抓紧时间她真的要迟到了。

  • 兮突然&兮灌醉

    “好啊。”简兮突然勾唇一笑,看来这几个人是第一次来这里玩,想把她简兮灌醉,做梦!

  • 及移动&被几个

    “我只唱歌,不陪酒。”简兮说罢转身欲走,还没来得及移动后路就被几个小弟模样的人截住。

  • 沅的眼&还是赶

    一丝不耐从江沅的眼眸里一闪而过,随即接过酒杯来一饮而尽,“多说无益,路总还是赶快签字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