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帐?这两个字让简兮的记忆又一次回了那天下午早上,那次江沅也是说要付帐,结果就……“不行啊!”简兮突然拨高声音说了一句,对面的江沅闻言较为明显一愣。“什么不行啊?”“付帐“什么不行?”。...

付账?这两个字让简兮的记忆又一次回到了那天晚上,那次江沅也是说要付账,结果就……

“不行!”简兮突然拔高声音说了一句,对面的江沅闻言明显一愣。

“什么不行?”

“付账不行!”简兮义正言辞的说,脸颊上还泛起了可疑的红晕,“我没有偷看你,也不能用那种方式付账。”

“我还什么都没有说呢,你就知道我要做什么了?”江沅屈起食指在简兮的额头上弹了一下,“思想不纯洁的丫头,懂得是不是有点多了?”

简兮:“……”谁思想不纯洁,谁懂得多了?不带这么恶人先告状的。

“不过话都已经说出来了,是不是说明这就是你心中所想?”将两手撑在简兮两侧的床榻上,江沅说出的话让简兮瞬间就炸毛了。

“我什么都没想……唔!”

剩下的话都被江沅吞在了腹中,毫不犹豫的吻了下去,江沅的一只手已经解开了简兮浴袍上松松垮垮的结。

“砰砰砰。”

猛烈的敲门声响起,江沅动作一顿,刚要继续深入就被简兮拼命推拒着胸膛。“有人来了,你还是先去看看!”

无奈直起了身子,江沅面色不善的走了出去,外面的人最好有什么很重要的事!

“江总。”魏芷欣慵懒的倚在门框上,对江沅不太友善的目光一点都不畏惧,“江总,我衣服上的纽扣掉了,你能帮我找找么?”

轻轻一扯,魏芷欣校服上的纽扣就又脱落了几颗,幽深的事业线毫不吝啬的暴露在江沅的面前。像是邀请一般,魏芷欣又往江沅的方向凑了凑,“就帮我找一下,好不好啊江总?”

“不好。”江沅看着正在用心引诱他的魏芷欣,有些不明白简兮怎么会和这种人交朋友,“搔首弄姿的话,魏小姐还是另寻他人的好,虽然魏小姐很想,也很适合当一个小三,但我毕竟是一个有妇之夫,也没有那么饥不择食。”

说完江沅“砰”的一声就关上了房门,毫不留情的将魏芷欣要说的话挡在了门板外。依照江沅的脾气,魏芷欣敢在这个时候打扰他,他没把她打出去就已经是给简兮面子了。

重新回到房间里,刚刚还乖乖坐在床边的简兮突然消失了踪影。低头在偌大的房间里搜寻了一圈,结果却在床脚处发现了把自己裹成粽子打地铺的简兮。

“你在干嘛?”看到只露出一个头来的简兮,江沅有些哭笑不得,他真有那么可怕?

“你睡床,你我打地铺就好,不用管我的。”说着简兮又把自己往紧裹了裹,只露出一个头和黑亮的秀发,配上纯白的被子,看上去还真有些渗人。

“让一个女人睡地铺,你还真是给我面子啊。”一把将简兮横报起来,江沅大手一挥就把想简兮身上的被子掀到一边。

慌忙拉紧身上的被子,简兮刚想裹着被子滚下床,就被江沅拉了回去。

“好好躺着,我不碰你。”江沅的话有一种安定人心的力量,简兮瞬间就忘记了挣扎,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江沅抱在怀里了。

太过亲密的姿势让简兮很不习惯,扭动着身子想要脱离江沅,却被江沅在臀部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

“别动,否则后果自负!”

简兮果然一动不动,鼻尖萦绕着江沅身上清爽的气息,这和她之前闻到的男士香水都不一样。缓缓闭上眼睛,简兮最终沉沉睡去。

一夜无梦。

第3章 视频

2021-06-11

第3章 视频

2021-06-11

书评(141)

我要评论
  • 简兮这&歌声,

    没人能想到在简兮这么柔弱的外表下会隐藏着这么有爆发力的歌声,她发出的每一个音节,都像是凭空生成的闪电,利落的劈开了暗沉夜幕,重新勾画着天地人心。她能够征服在场的每一个人,不论男女。

  • “好啊&兮灌醉

    “好啊。”简兮突然勾唇一笑,看来这几个人是第一次来这里玩,想把她简兮灌醉,做梦!

  • 是很久&总三十

    仿佛看不见对面伸过来的手,江沅依旧面无表情,说出的话也是云淡风轻,“还好,也不是很久,不过等了路总三十二分钟零一十八秒。”

  • 一丝不&还是赶

    一丝不耐从江沅的眼眸里一闪而过,随即接过酒杯来一饮而尽,“多说无益,路总还是赶快签字吧。”

  • &,“路

    路任甲有些尴尬的擦了擦额头的汗,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顺道给江沅也到了一杯,“路某人在这里赔罪了。”

  • 是客户&绝不会

    简兮在酒吧里和人拼酒拼的热火朝天,包厢里江沅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一脸疲惫不堪的样子。他不喜欢这种地方,如果不是客户坚持要在这里商谈合作事宜,他是绝不会来的。

  • 突然出&物。

    车内的江沅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在他车前的女孩,艳丽的红裙盖不住她明媚的五官,及腰的长发微乱的散在背后,低头蹙眉的时候有夕阳笼罩在她周身,美艳到不可方物。

  • &欢的高

    匆忙赶到夜未央,简兮只是随便处理了一下伤口就登台表演了。夜未央是全市最大的酒吧,简兮就是夜未央的台柱,每晚她的表演,都是整场狂欢的高潮。

  • 杯站在&杯。”

    一曲唱罢,简兮退下高台,却在拐角处被人堵住。油头粉面的公子哥端着酒杯站在简兮面前,笑的轻佻。“小台柱,陪哥哥我喝一杯。”

  • 转身欲&被几个

    “我只唱歌,不陪酒。”简兮说罢转身欲走,还没来得及移动后路就被几个小弟模样的人截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