偎依在江沅的怀里,简兮破天荒的也没提早保持清醒,不是始终沉沉睡到九点半。温暖的的阳光玻璃窗窗户阳光照射到她身上,整个人都弥漫在璀璨的金黄色泽里,缓缓地睁开眼睛眼睛,简兮向身旁看去揉了揉仍旧惺忪的眼睛,简兮拢了拢耳后的碎发,推门下了楼。意外的看到江沅还在楼下吃早餐,简兮愣了一瞬,随即也做到了餐桌旁边。。...

依偎在江沅的怀里,简兮破天荒的没有提前清醒,而是一直沉沉睡到八点半。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到她身上,整个人都笼罩在璀璨的金黄色泽里,缓缓睁开眼睛,简兮向身旁看去,江沅已经不在了。

揉了揉仍旧惺忪的眼睛,简兮拢了拢耳后的碎发,推门下了楼。意外的看到江沅还在楼下吃早餐,简兮愣了一瞬,随即也做到了餐桌旁边。

“这么晚了还没去上班,你也睡过头了?”简兮一边咬着面包一边问,现在的她一点都不担心迟到的事,就算她无故翘课,学校里的老师都不会拿她怎样的。

“今天公司没事,我给自己放了个假,顺便也给你放了一个。”公司的确没事,但江沅从不是一个会放纵自己的人。他只是想替简兮缓解一下紧绷的生活节奏,这个女孩活的很累,即使是在睡梦中,也始终保持着宛如出生婴儿一样的,蜷缩在一起的睡姿。

“真是放任自流,你是总裁哎,不应该以身作则的么?”简兮苦口婆心的对江沅说着,抬眼看了看原本属于自己的二楼卧室,“对了,魏芷欣呢?”

“一早就被我送走了。”提起这个女人,江沅的话里明显带着寒意,“下不为例,你以后都不许带这种随便的人回来。”

“知道了,这次是意外,以后都不会了。”随便的人,听到江沅对魏芷欣的评价,简兮无意识的勾了勾唇角。

“对了,你通讯录里面有一个特别分组,里面只装了一个人,是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么?” 江沅似是不经意间挑起了一个话题。

简兮闻言突然抬头看着江沅,目光里闪烁的防备有些刺眼。“你怎么知道我有一个特别分组?你翻我手机?”

“别多想,我只是替你打电话请假的时候不小心看见的。”江沅的语气也在瞬间冷凝了下来,“我江沅想知道的事情,还不需要用翻人手机的方式来获取。”

“对不起。”简兮低声说着,手指有意无意的撕扯着手中的面包,“那只是一个分组而已,分组里的人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没什么特殊的,没什么。”

是啊,的确没什么,如果今天江沅不提,简兮都快忘记沈绎单独一个人在一个分组里面这件事了,毕竟他们已经四年没有联系过了。

她只是,习惯了而已。

“我只是觉得那个人的名字有点耳熟,所以才会突然问你的。”江沅的解释听起来很是自然,“沈绎,那可是美国很有名的青年才俊,连跳几级拿了硕士文凭,孤身一人在美国打出了一片江山。”

只是江沅第一次听到沈绎这个名字,却是在简兮的口中。他是简兮的第一个男人也会是最后一个。可那夜醉酒迷情时,简兮口中溢出的呢喃很清楚的告诉他,沈绎才是简兮心甘情愿托付的男人,无论是身,还是心。

江沅有意无意的每一句话都跳跃在简兮的耳畔,刺得人耳膜生疼。喝了一口橙汁,简兮觉得今天的橙汁好像变质了,有点苦。

第3章 视频

2021-06-11

第3章 视频

2021-06-11

书评(450)

我要评论
  • &等了路

    仿佛看不见对面伸过来的手,江沅依旧面无表情,说出的话也是云淡风轻,“还好,也不是很久,不过等了路总三十二分钟零一十八秒。”

  • 打着哈&江沅伸

    “江总,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迟到很久的路任甲打着哈哈,向江沅伸出了他肥肥的大手。

  • 幕,重&一个人

    没人能想到在简兮这么柔弱的外表下会隐藏着这么有爆发力的歌声,她发出的每一个音节,都像是凭空生成的闪电,利落的劈开了暗沉夜幕,重新勾画着天地人心。她能够征服在场的每一个人,不论男女。

  • &就登台

    匆忙赶到夜未央,简兮只是随便处理了一下伤口就登台表演了。夜未央是全市最大的酒吧,简兮就是夜未央的台柱,每晚她的表演,都是整场狂欢的高潮。

  • 高台,&台柱,

    一曲唱罢,简兮退下高台,却在拐角处被人堵住。油头粉面的公子哥端着酒杯站在简兮面前,笑的轻佻。“小台柱,陪哥哥我喝一杯。”

  • ,“路&某人在

    路任甲有些尴尬的擦了擦额头的汗,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顺道给江沅也到了一杯,“路某人在这里赔罪了。”

  • &的酒杯

    只是路任甲一走江沅就感觉不对,有热浪从小腹一阵阵袭来,看着那个空空的酒杯,江沅面寒似冰。

  • &闪而过

    一丝不耐从江沅的眼眸里一闪而过,随即接过酒杯来一饮而尽,“多说无益,路总还是赶快签字吧。”

  • 水渍的&误了她

    骑着单车快速移动在残存着水渍的道路上,简兮的焦急写在脸上,刚刚那场大雨耽误了她太多时间,再不抓紧时间她真的要迟到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