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绎是我的高中同学。”简兮皱着眉头仔细斟酌着自己的语句,说出来的话却但是带着护犊子通常的情绪,“留级当硕士什么的,在我的确再正常地但是了,他始终都很非常优秀。”闻言,江沅意闻言,江沅意味不明的笑了笑,放下手中的早餐之后起身向门外走去。。...

“沈绎是我的高中同学。”简兮皱着眉头斟酌着自己的语句,说出的话却还是带着护短一般的情绪,“跳级当硕士什么的,在我看来再正常不过了,他一直都很优秀。”

闻言,江沅意味不明的笑了笑,放下手中的早餐之后起身向门外走去。

简兮见状脱口而出的问,“你去哪?”

“公司。”江沅回答的言简意赅。

“可你刚刚不是说今天公司没事不用去了么?”

闻言江沅脚步停顿了一瞬,“那是刚才,我现在又突然想起来有事了,不可以么?”话落,江沅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

“哦,那你去吧。”看着好像又有点不高兴的江沅,简兮暗自撇了撇嘴,还真是喜怒无常,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伴君如伴虎?

江沅前脚刚走,嗡嗡的手机铃声后脚就响了起来,看着自己依旧黑屏的手机,简兮发现江沅把手机落下了。

正犹豫着是先去追赶已经离开的江沅,还是先帮江沅把电话接起来,屏幕上闪烁的“父亲”两个字让简兮倒吸了一口冷气。尚未谋面的公公的电话,是接?还是不接?

正思索着,嗡嗡的震动声停歇了,太长时间无人接听,手机已经自动挂断了。可还没等简兮舒一口气,江沅父亲的电话就又打了过来,看着光亮闪烁的屏幕,简兮放在接听键上的手怎么也松不开。

“夫人,还是快接电话吧。”万能的管家又一次适时出现在简兮身边,“要是把老爷子惹怒了,可就不好办了。”

说得有理。简兮抢在电话又一次自动挂断之前按下了接听键,声音甜美语调轻快的说了一句,“喂,你好,我是简兮。”

对面的人在听到女声的时候明显有一瞬间的停顿,“你是谁?江沅呢?”

“江沅去公司了,他把手机落在家里了,我是……”

“你是跟他领证的那个女人?”江志承抢在简兮表明身份前下了结论。

“是……是的。”跟他领证的那个女人,不是江沅的妻子,也不是他的儿媳,从江老爷子这一句话里,简兮就能感觉到他对自己的排斥。

“马上把手机送到江沅手里。”江志承说完就挂断了电话,话语里的发号施令让简兮很是郁闷了一会。

重重的叹了口气,简兮整理好情绪,微笑着对管家说,“替我准备辆车吧,我要到公司去给江沅送手机。”

“车早已经准备好了,夫人请。”

她还没说就准备好了,怪不得能在江沅的手底下做事这么久。

从江沅家到公司有将近两个小时的车程,一直坐车坐到昏昏欲睡,简兮才到达江氏企业。

在管家的带领下,简兮没有经过身份认证之类的程序就到了公司的最顶层,一路上没人敢明目张胆的讨论她,但那种被人观赏的感觉还是很不舒服。

“先生。”管家率先敲开了江沅办公室的门。

“什么事?”江沅头也不抬的问。

“我是来给你送手机的。”突然传来的女声让江沅怔了一瞬,抬头看向简兮,此时的管家已经退出去了。

“你父亲刚刚给你打了电话,叫我把手机给你送过来。”

伸手接过简兮握着的手机,江沅给江志承回了一个电话。看到他们两父子打电话,简兮正要离开,却被江沅握住了手腕。

第3章 视频

2021-06-11

第3章 视频

2021-06-11

书评(302)

我要评论
  • 唱歌,&及移动

    “我只唱歌,不陪酒。”简兮说罢转身欲走,还没来得及移动后路就被几个小弟模样的人截住。

  • 节,一&上方男

    七月是z市最热的季节,一场倾盆的大雨过后,消退了空气中的燥热因子,却压不灭漂浮在城市上方男男女女躁动不安的荷尔蒙。

  • 在沙发&不堪的

    简兮在酒吧里和人拼酒拼的热火朝天,包厢里江沅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一脸疲惫不堪的样子。他不喜欢这种地方,如果不是客户坚持要在这里商谈合作事宜,他是绝不会来的。

  • ”穿着&中年司

    “小姐,你没事吧?”穿着制服的中年司机礼貌的询问着,简兮闻言连忙摇了摇头。

  • 计较她&了。再

    “没事,没事。”骑单车骑到她这个速度可算得上是飙车了,人家没计较她就不错了。再者说,对面那辆车可是兰博基尼,打死她也赔不起啊。

  • 了一位&小姐,

    “江总,撞到了一位小姐,可她不肯要赔偿,匆忙离开了。”

  • 着这个&现在他

    车内的江沅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在他车前的女孩,艳丽的红裙盖不住她明媚的五官,及腰的长发微乱的散在背后,低头蹙眉的时候有夕阳笼罩在她周身,美艳到不可方物。

  • 路任甲&沅也到

    路任甲有些尴尬的擦了擦额头的汗,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顺道给江沅也到了一杯,“路某人在这里赔罪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