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绎是我的高中同学。”简兮皱着眉头仔细斟酌着自己的语句,说出来的话却但是带着护犊子通常的情绪,“留级当硕士什么的,在我的确再正常地但是了,他始终都很非常优秀。”闻言,江沅意闻言,江沅意味不明的笑了笑,放下手中的早餐之后起身向门外走去。。...

“沈绎是我的高中同学。”简兮皱着眉头斟酌着自己的语句,说出的话却还是带着护短一般的情绪,“跳级当硕士什么的,在我看来再正常不过了,他一直都很优秀。”

闻言,江沅意味不明的笑了笑,放下手中的早餐之后起身向门外走去。

简兮见状脱口而出的问,“你去哪?”

“公司。”江沅回答的言简意赅。

“可你刚刚不是说今天公司没事不用去了么?”

闻言江沅脚步停顿了一瞬,“那是刚才,我现在又突然想起来有事了,不可以么?”话落,江沅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

“哦,那你去吧。”看着好像又有点不高兴的江沅,简兮暗自撇了撇嘴,还真是喜怒无常,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伴君如伴虎?

江沅前脚刚走,嗡嗡的手机铃声后脚就响了起来,看着自己依旧黑屏的手机,简兮发现江沅把手机落下了。

正犹豫着是先去追赶已经离开的江沅,还是先帮江沅把电话接起来,屏幕上闪烁的“父亲”两个字让简兮倒吸了一口冷气。尚未谋面的公公的电话,是接?还是不接?

正思索着,嗡嗡的震动声停歇了,太长时间无人接听,手机已经自动挂断了。可还没等简兮舒一口气,江沅父亲的电话就又打了过来,看着光亮闪烁的屏幕,简兮放在接听键上的手怎么也松不开。

“夫人,还是快接电话吧。”万能的管家又一次适时出现在简兮身边,“要是把老爷子惹怒了,可就不好办了。”

说得有理。简兮抢在电话又一次自动挂断之前按下了接听键,声音甜美语调轻快的说了一句,“喂,你好,我是简兮。”

对面的人在听到女声的时候明显有一瞬间的停顿,“你是谁?江沅呢?”

“江沅去公司了,他把手机落在家里了,我是……”

“你是跟他领证的那个女人?”江志承抢在简兮表明身份前下了结论。

“是……是的。”跟他领证的那个女人,不是江沅的妻子,也不是他的儿媳,从江老爷子这一句话里,简兮就能感觉到他对自己的排斥。

“马上把手机送到江沅手里。”江志承说完就挂断了电话,话语里的发号施令让简兮很是郁闷了一会。

重重的叹了口气,简兮整理好情绪,微笑着对管家说,“替我准备辆车吧,我要到公司去给江沅送手机。”

“车早已经准备好了,夫人请。”

她还没说就准备好了,怪不得能在江沅的手底下做事这么久。

从江沅家到公司有将近两个小时的车程,一直坐车坐到昏昏欲睡,简兮才到达江氏企业。

在管家的带领下,简兮没有经过身份认证之类的程序就到了公司的最顶层,一路上没人敢明目张胆的讨论她,但那种被人观赏的感觉还是很不舒服。

“先生。”管家率先敲开了江沅办公室的门。

“什么事?”江沅头也不抬的问。

“我是来给你送手机的。”突然传来的女声让江沅怔了一瞬,抬头看向简兮,此时的管家已经退出去了。

“你父亲刚刚给你打了电话,叫我把手机给你送过来。”

伸手接过简兮握着的手机,江沅给江志承回了一个电话。看到他们两父子打电话,简兮正要离开,却被江沅握住了手腕。

第3章 视频

2021-06-11

第3章 视频

2021-06-11

书评(129)

我要评论
  • 移动在&不抓紧

    骑着单车快速移动在残存着水渍的道路上,简兮的焦急写在脸上,刚刚那场大雨耽误了她太多时间,再不抓紧时间她真的要迟到了。

  • ,“多&还是赶

    一丝不耐从江沅的眼眸里一闪而过,随即接过酒杯来一饮而尽,“多说无益,路总还是赶快签字吧。”

  • 路任甲&出了他

    “江总,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迟到很久的路任甲打着哈哈,向江沅伸出了他肥肥的大手。

  • 灭漂浮&躁动不

    七月是z市最热的季节,一场倾盆的大雨过后,消退了空气中的燥热因子,却压不灭漂浮在城市上方男男女女躁动不安的荷尔蒙。

  • 斥在简&兮耳畔

    骑着单车刚刚转了个弯,汽车轮胎和地面的摩擦声就充斥在简兮耳畔,尽管对面的车辆刹车及时,简兮还是撞在了车身上。温热的液体从肌肤里渗出,简兮疼的到抽了一口冷气。

  • 劈开了&男女。

    没人能想到在简兮这么柔弱的外表下会隐藏着这么有爆发力的歌声,她发出的每一个音节,都像是凭空生成的闪电,利落的劈开了暗沉夜幕,重新勾画着天地人心。她能够征服在场的每一个人,不论男女。

  • 兮退下&我喝一

    一曲唱罢,简兮退下高台,却在拐角处被人堵住。油头粉面的公子哥端着酒杯站在简兮面前,笑的轻佻。“小台柱,陪哥哥我喝一杯。”

  • 今天上&出大动

    “卖个面子嘛,如何?”公子哥又凑了上来,身上的香水味呛的简兮直想打喷嚏。放在平日简兮一定是一杯红酒直接泼到对方脸上的,可今天上台前老板交代过了,晚上有重要的客人来,她绝不能闹出大动静。

  • “我只&不陪酒

    “我只唱歌,不陪酒。”简兮说罢转身欲走,还没来得及移动后路就被几个小弟模样的人截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